三江阁 > 其他小说 > 良知尚在侧 > 9.鸡同鸭讲

9.鸡同鸭讲

上一章良知尚在侧章节列表下一章
有声小说,三江阁在线收听!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裴战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抱起景公主,一个闪身离开了开水漫处。

反倒是徐吟站在前面被开水溅得最多,双脚几乎踩在开水里,只是她没敢喊出声。

亏得裴战反应及时,景公主只是被溅到少许,就这点疼痛早就在裴战怀里烟消云散了。

到得安全处,裴战放下景公主,低头问:“公主可有伤到?”

景公主伏在裴战怀里,脸色飞红道:“我没事。你别责怪他。”

凉亭外的侍卫听到动静连忙冲进来,几乎拔刀就要将徐吟的头削掉。

裴战又立刻挡在徐吟身前:“请公主海涵,宽恕他无心之失。”

怡公主连忙喊道:“你们都退下!谁让你们进来的?是姐姐自己不小心撞了这个小东西,别在裴公子家里欺负他的书僮。”

景公主也不好说什么,侍卫们又退下了。

徐吟这才反应过来,就地跪下,地面上还是开水,她痛得一抖也不敢挪位置:“公主饶命!公主饶命!”

“小东西,起来吧。你也是无心之失,好在有裴郎在我没什么大碍。”景公主心有余悸的样子,转头对裴战说,“裴公子,我脚好像烫到了。”

怡公主哼了一声:“既然脚烫到了我们回宫去叫御医。”

景公主顺势道:“我脚疼的厉害,走不得了,烦请裴公子抱我去车撵上。”

裴战还没回话,怡公主先不同意:“不行不行,男女授受不亲,自家姐妹倒无所谓,只是让外人看见不好,我让他们把车撵抬过来。”

景公主还想说什么。

怡公主又道:“别说外人了,就算是阿宁知道了那也不得了。”

这句话把景公主给治住了。

只听得她们絮絮叨叨又拌了几句嘴,走了。

徐吟在地上跪到从开水变成温水了,裴战才送走公主们赶回来一把将她拉起。

“徐吟,你有没有事?”

徐吟十分愧疚地摇头:“我刚才真没注意景公主怎么走我后面去了……”

裴战却破天荒的没有责怪她的意思,而是说了句:“你这个人不怕疼的?”

徐吟突然想起,这句话裴战十年前也说过。

彼时徐吟背着他爬河床,手指甲盖都被石头掀翻,鲜血淋漓但为了挣三十棵虎耳草硬是没做声。

不提这还好,一提,徐吟登时就来气了。你看看,小姑娘血汗钱都骗,裴战你还是人吗?

裴战继续道:“我房里有伤药,我带你去。”

“不了吧。”徐吟直接回绝了,打算回屋去换身衣服。

她觉得裴战这厮鬼名堂多,万一一盒伤药又要收几百两黄金呢?

“徐吟。”裴战叫住她,欲言又止的样子。

徐吟回头看他表情就心想来了来了,这厮要使坏了。

“我刚才必须先保护好景公主,不然……”裴战说到一半,又放弃了。

不然,医治公主可比医治我花力气多了。

徐吟悄悄给他把话补齐,叹了口气,回道:“我理解的,懂的懂的。”

换做是我,我也救公主啊,我这条贱命哪有公主尊贵?无论从哪方面想,都应当救公主的,徐吟一点也没有想不开。

“你理解就好。”

徐吟莫名其妙,那我不理解我也不能咬你啊?说的什么鬼话,假惺惺的。

徐吟的屋子就在裴战房间的旁边的一个小耳室,原本是给陪房丫头准备的,因为裴战竟没有陪房丫头所以徐吟顺理成章就住在那。

她发现裴战这人有些奇怪,他基本不用下人的,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书僮,那在自己来之前裴战是没有贴身人的。

傍晚回去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床头有一瓶伤药。

“公子?是你放的吗?”徐吟隔着屋子问。

裴战明明在房间里,硬是没回答她。

不回答我就当捡的。

徐吟脱掉鞋子,开始给自己上药,疼得嘶嘶嘶的。

“别往伤口深处抹。”裴战忍不住隔着屋子嘱咐道。

徐吟“哦”了一声,继续龇牙咧嘴涂药。

也许是听得烦了,嘎吱一声,裴战竟打开门走了进来。

徐吟光着小腿露在外面,见状连忙缩回被窝,一脸惊恐问:“公子,你有事?”

裴战面无表情拿过药瓶,一把将徐吟被子掀开:“别把伤口往被子上蹭,水泡破了会留疤。”
本章已完成!
上一章良知尚在侧章节列表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