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其他小说 > 良知尚在侧 > 6.慌不择路

6.慌不择路

上一章良知尚在侧章节列表下一页
有声小说,三江阁在线收听!
但人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偏在这时,背后似乎有人发现了他们,立刻有人喊:“探花郎不就在那吗!”

裴战停下脚步,他将徐吟往身前一拉:“去躲起来,快。”然后自己转身将徐吟挡在身后。

眼看一群兵士簇拥着一个红衣太监越走越近,徐吟连忙向旁边灌木里钻去。

这是一丛野牡丹,初春的天带着花苞,叶子还算茂盛,能把徐吟刚好遮住。

只见那红衣太监走得气喘吁吁,拿着一张丝巾直扇边抱怨:“哎哟,探花郎啊,你这次可给老身累死了。”

裴战喊了句“俞公公”便没有答话。

那老太监絮絮叨叨继续讲:“我们家公主说即使委屈了全天下人也不能委屈裴郎半分,定要把那不识好歹的东西给揪出来。可怜老身一把年纪还要跑这穷山恶水来,偏还没抓到,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

裴战没说话,看他站的笔直的身板,脸上淡漠的表情,这哪像怕太监的人?

反而老太监急了:“探花郎,你可得在公主面前说点好话啊。”

裴战说:“公主自有决断,不必我多言。”

谈话间已是日头渐西,天一暗虫子就多,突然徐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痒得“嘶”了一声。

就这轻微一声,人没听到,官军的猎犬却开始咆哮,甚至有一条挣脱了绳套径直向野牡丹从里奔去。

徐吟吓得连忙起身就跑。

“是什么人!”官军沸腾了,周围的人基本该抓走的都抓了,还有漏网之鱼?

不等裴战阻止,一干兵士一拥而上,跟着追进灌木丛。

“诶?给我抓住他!要活的!要四肢全!重重有赏!”红衣公公又看到了希望。

裴战不再纠缠,转头也跟着追上去。

朝京禁军的猎犬,四条腿着地都要半人高,那血盆大口一张能把人头都咬掉。

徐吟从未见过这么大的狗,拼了老命在跑,她宁愿累死也不愿意被这群猎犬撕碎。

好在她熟悉地形,她在灌木丛里像只蟑螂一样钻来钻去,最后一头扎进了琼原。

琼原很大,是一片苍茫无涯的草海。

朝京城地处北方,气候干燥,即使春天草木依旧不及南方温润翠绿,但奇特的是就在朝京城东就有这么大一片草海,自春天到秋天,草绿的发亮,远远看去就像一块碧玉,因此得名琼原。

琼原上草长得茂盛,人一扎进去就如同糖块掉进了白开水,顷刻就不见了踪影。

猎犬们追到深草处纷纷停下,不敢上前。

原因很简单,琼原上有狼,草上有狼的味道,猎犬们觉察到危险,只能在外呜咽。

裴战和官军们赶到的时候徐吟早已跑进了琼原深处。

“进了草海倒不好找了。”江之显初步判断道。

当然不好找,不然十年前裴战怎么会摔在里面河床里整整一天家丁都找不到呢?那时候的草远没有现在茂盛。

江之显正想劝裴战别追了,回头却发现裴战早已经扎进了深草去了。

徐吟虽然对琼原熟悉,但也从来没有在里面过夜,眼看天色渐黑,身后似乎没有猎犬的声音了。

她停下来,望着茫茫的草海,心里还是有些害怕,可她又不能后退,至少今夜前半夜得在这里面呆过去了。

若要过夜绝不可在草里,因为有狼。

再走一段就可以到那条断河,徐吟决定到哪里去。

日头一落,天就黑得快,才堪堪看到断河的河床,天就已经黑到路都看不清了。

摸到河边一块大石,周围黑的看不清五指,徐吟又累又饿又冷,一想到父母还有弟弟不知生死,一天之内自己竟家破人亡,她忍不住坐在大石上哭起来。

哭了一阵想也没用,索性不哭了。

月亮抛开乌云,重新占领高地,河床被映得通亮,徐吟忽然看到对面河岸上似乎有一丛虎耳草。

初春的虎耳草刚冒芽,嫩的掐水。

徐吟连忙顺着石头爬过去,果真是虎耳草,这是今天唯一的慰藉,她连掐了叶子往嘴里塞,生的虎耳草好苦,但苦死比饿死好。

“徐吟!”突然听到草海里有人喊她。

这声音是……裴战?

徐吟丢了虎耳草一下子站起来,朝着声音边跑边回应:“裴战!裴战!我在这!”

其实她也没想明白为什么裴战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就像天兵天将一样从天而降。

看到他时,是月亮太白了吗?他脸色也白。

徐吟看到他好像是笑了一下,问她:“你有……没有事?”

徐吟摇头。

裴战松了口气,似乎是松了一大口气,这口气一松,他立刻坚持不住,弯下腰。接着,用手捂着肩头停了好一会,这才道:“走……我们回去。”

刚直起身,他又痛的弯下腰。

徐吟连忙扶住他,不然他就要一头栽到旁边的石头上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良知尚在侧章节列表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