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其他小说 > 良知尚在侧 > 69.井底崩塌

69.井底崩塌

上一章良知尚在侧章节列表下一章
有声小说,三江阁在线收听!
丙三今年刚满十八岁,可兵龄却有四年多了。

他笑着说:“嗨!将军,您是不知道,我当兵打燕国蛋子的时候您还在学堂里读书呢?我也不是卖老资历,其他我肯定不如您,但就单说打仗这块,您得听我的。”

裴战盯着地面没说话。

丙三上前,本想伸出手去安抚裴战,伸到一半却嫌自己的手脏了裴将军的衣服,又缩回来,嘿嘿笑道:“将军,战场上可没您这样的啊。我知道你们当官的杀人不见血,有句话孔夫子说过嘛,君子远庖厨,你们当官的都是君子,吃三净肉,我知道。”

裴战忍不住抬眼看了看他:“这句话不是这个意思。”

丙三却毫不在意:“意思差不多,反正我们老百姓也跟牲口差不多。不过,将军,我一点怪你的意思也没有,你是个善良官,从你跟着我们来,我就看出来了,但是……”

丙三叹了口气,看着裴战。

裴战也盯着他,眼里神色复杂:“但是什么?”

“但是。”丙三苦笑一声,“这世道,善良没有用,好官更没有用啊!过不了几年你就会跟他们一样,朝廷是个大染缸,多少寒窗苦读的清白人,一进去就黑了心呢。”

裴战坚定地摇头:“我不会的。”

丙三露出惊喜的神色:“你别骗我啊?都到这境地说话可是发誓的,如果当真那样,我死而无憾。将军,你动手吧。”

裴战看着他,无动于衷。

“将军,你要是不动手我俩都得死。我王丙三,愿意当将军这块垫脚石。我信你!”时至今日,裴战才知他姓王。

多少人埋没在这土地上变成冤鬼也不知道姓名。

裴战还是举不起手中的刀。

“将军,你想开点,做大事哪能没有牺牲呢?你回去在我坟头上挂个锦旗,再……给我娶个纸媳妇。哦对了,将军,我有个妹妹,叫王戌六,你要觉得对不起我你就当我妹夫,也让我王家跟着您发达一回?”说着王丙三对着裴战挤眉弄眼。

裴战叹了口气:“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开玩笑。”

王丙三憨厚地笑出声,拿起裴战脚下的刀,唱出戏腔:“我的将军————呐!你看这钢刀——”

裴战想夺过来却被他躲过,王丙三又唱:“当了三年兵,刀都不会使,真是笨死个人哦———”这是黄梅戏《李尔立功记》里的台词,家喻户晓。

后来的李尔,成了威风凛凛的将军,娶了青梅竹马的余落梅。

王丙三做足戏本里的气派,问裴战:“将军我这唱腔可还行?一般人我不给他露这一手。”

裴战无心与他逗趣:“别闹了,我想办法带你出去。”

王丙三继续唱:“你且将这钢刀在石头上磨这么嘿几下,嘿!闪闪发亮,再这么——”王丙三还真去磨刀去了,“磨呀磨——!”

“王丙三,把刀放下!”裴战命令道。

王丙三唱着唱着眼泪掉下来:“听了一辈子命令,我今天也想当一回将军。”

裴战答:“你以后有的是机会,说什么丧气话!”说着就想上前去拿刀。

王丙三突然往后一步,然后笑着说了句:“越津王丙三,是条汉子!”说罢一把将刀往脖子上抹去。

事出突然,猝不及防。裴战一惊,飞扑上去一手抓住刀刃,可已经晚了,喷涌而出的鲜血热得发烫,洗了裴战满身。

裴战连忙用手去捂他的伤口,可怎么也堵不住血浆往外冒。

王丙三全身发抖却还在笑,他说:“将军……我妹妹……”

最后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再也没有气息了。

裴战的世界红了。

一个人的热血可以穿透手指缝隙,喷面而来,犹如灼人的岩浆,所到之处摧毁所有的心理防线。

其实王丙三说的对,君子远庖厨,他父亲杀人手不沾血,权贵杀人根本不弄脏衣角,就算是战场,也还没有到他堂堂副将亲自入阵杀敌的窘境。

他自诩知道这世界残酷,可真当残酷摆在眼前的时候,他才发现血是烫的,人心是热的,灵魂可以嘶号,鬼魂会在良知里永生不灭。

人不应该只是牺牲战报上的一个名字,更不应该只是大军里一个数字。

裴战曾大言不惭要改变这个世界,可王丙三的死去,他却束手无策,他甚至不能立即克服这种负罪感。连这都做不到,谈何平天下?

天塌了,不会动摇井底之蛙。

井塌了才会。

裴战握着刀瘫坐在地上。
本章已完成!
上一章良知尚在侧章节列表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