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其他小说 > 良知尚在侧 > 55.淹龙王庙

55.淹龙王庙

上一章良知尚在侧章节列表下一页
有声小说,三江阁在线收听!
事实证明,篝火晚会是开不成的。

哪有在树木茂密的森林里开篝火晚会的?一不小心就开成烧烤大会。

消防安全要重视,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真有鬼,他娘的大头鬼吧?”搜山的一人举着火把站在原地,满怀质疑,“有鬼能让人寻见?傻子才相信!司空岘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找不到的,白费劲,混一会回去睡觉得了。”

另一人看着他那懒散的样子就来气,而且他居然辱骂自己的上司,上前就是一脚:“他妈的最聪明?你寻个山意见也挺多?啥都白费劲?你去当皇上得了!”

莫名其妙就挨了一脚,那人气不过,将火把随手一扔上去就给了对方一拳:“就你?连个功勋也没有也敢踢老子?就骂司空岘怎么了!”

对方猝不及防嘴皮被打破了,啐了口血也将火把扔了,抄起袖子就去打架。

一旁人连忙去拉他们:“别打别打,一会让头儿们看见了!”

我说你们劝架就劝架,嫌碍手把火把到处插是怎么回事?只见那火苗顺着枯叶爬上藤蔓,最后窜上树枝,噼噼剥剥欢快地庆祝胜利。

闹腾一阵,只好奇怎么周围越来越亮,是不是人全跑来围观来了,劝架一人余光一瞥,瞬间大惊失色喊:“啊!山火山火!”

打架的两人被他这一嗓子吓得跳开,一看周围已然燃成一片:“哎呀!不好!烧起来了烧起来了!”

一时漫山遍野乱作一团。

徐吟还说等他们找上来之后跟着他们回去算了,就听得山下面一阵闹腾,越来越亮。

“真开篝火晚会了?”徐吟连忙爬起来往下走,“开晚会得去看热闹啊。”她知道南州有开这种晚会的习俗,听说还会烤一只整猪,皮焦肉嫩,可香了。

她顺着山路朝下走,越走近越不对,当滚滚的热浪扑腾着扑面来时,她终于意识到这不是闹着玩的。

发山火了!

她吓得连忙回头跑,可火势就是朝上走的,她的安全范围越来越窄,很快就被山火逼的跑向山尖。

司空岘站在山火之外,虽然看不清但满眼都是火光,心虚得直冒冷汗。直娘贼!怎么就有这种不靠谱的下属,搜个女鬼都能把山烧了!气死个人了!

可他是谁?堂堂大将军,能被这点小场面给唬住?

“司空将军你处死我吧!全是我的错!”自认为“罪魁祸首”的手下跪在他面前痛哭流涕。

但司空岘犹豫了,其实,要说今晚这事也算是司空岘自己可挑的头,全怪人家头上不道义,而且这个兵是他一手带起来的为了维护自己才打架,加之上有老母下有妻儿,今晚这祸他扛不起。

于是他故作深沉,咳嗽了一声,指着山火道:“别担心,这正是本将军的谋略,用山火超度那女鬼,定能火神到邪祟除。”

这个角度很清奇。

“将军英明!”一干人全部附和。

甚至一人眼看机会来了,趁机拍着马屁高谈阔论:“那女鬼是从废弃矿坑中爬出来,此地矿伴泉生,所以女鬼属阴,火乃至阳之物,必当克之。将军真乃深谋远虑。”

“放你娘的屁!”突然有一人拨开众人怒气冲冲地走过来:“司空岘你他娘的要烧山?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是御前左将王之力。

司空岘眼看对头来了,气势上更不能输:“我用不着你来教我做事,我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动了些许皮毛怕什么!”

“皮毛?”

司空岘嘴硬:“火又烧不到山体,只把树烧秃几棵,有什么大不了?真要出事找我司空岘就是了。”

那人青筋爆露:“要是皇上有什么闪失,你担得起吗?!”

司空岘哼道:“你少拿皇上压我!就知道告状。”

那人急得跳脚:“我压你奶奶个腿!看啥看啊!你他娘又看不见!你们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灭火?!”

一时众人才纷纷反应过来,去打水的打水,砍树的砍树。

徐吟很绝望,万万没想到,原来今夜篝火晚会烤的全猪竟是自己。

她实在是跑不动了,晚饭也没吃,又爬山洞又跑鬼的,现在体力全无头晕眼花,看哪都是火。

各人自有天命,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限将至吧,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烤的金黄酥脆,鲜嫩多汁?

也不知道裴战现在睡着没有,等一会烧死了去托梦给他,让他别担心,九族里没他。至于欠债,下辈子会继续还他的。还有,当了哪怕一天的裴夫人徐吟就觉得这辈子没亏,毕竟他是自己喜欢了整整十年的月光呀。

还要托梦给小舟舟,叫他多吃点,长高点,别老被其他孩子欺负,谁欺负他我就去给那人托梦吓唬他。

还要给林二狗,不,林御,给他说声对不起,其实他没有坏心思自己早就知道,只是恨他不坦诚。

还有爹,叫别再这样造反下去了,回头是岸,不然会害死全家人的。

还有娘……

这一算计,一晚上怕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良知尚在侧章节列表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