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其他小说 > 良知尚在侧 > 31.云泥之别

31.云泥之别

上一章良知尚在侧章节列表下一章
有声小说,三江阁在线收听!
初夏的阳光从薄雾中如利剑一般穿刺而出,将昨夜里的阴影涤荡殆尽。

驿馆的废墟还在冒烟,徐吟找到了她新买的驴,果然也在这场火灾中英勇牺牲。

“萝卜还没吃完呢,驴没了。”徐吟本想默默把萝卜放在那头驴身侧替她送行,突然闻着这味道……咽了口口水。

驴肉火烧那该死的香气。

也不能怪她,毕竟昨夜里鹌鹑只吃了半只,到现在早饭还没着落……情不自禁的,徐吟伸手擦了擦口水。

立刻她又甩甩头。徐吟!你还有没有良知!你怎么能吃驴驴肉肉呢!她那么可爱!还驮你!

等等?好像记得哪路边有几窝野香菜?野香菜配驴肉!绝了!

找找去!如果找到了那就不能怪我了。徐吟想罢扭头就跑。

“一头驴而已,徐吟她不至于这样伤心吧!还擦眼泪了?还跑了?”林二狗远远地看着很是不解,正待问裴战,回头却见裴战早跟了上去。

康王爷坐在石头上趁机道:“我算看出来了,人俩月老给牵了线了,你就是看戏的。不如你跟着我,你看你一表人才要什么女人没有?”

林二狗回头眉头一皱:“什么女人不女人的,我才不缺。”

康王爷露出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隐晦地笑道:“我懂我懂,不喜欢女的。”

林二狗懒得解释。

康王爷越说越来劲:“这点小爱好我也有,咋们是同道中人!”

同道中人??

林二狗突然汗毛倒立,他站起来,一瘸一拐地慢慢挪开:“哎!我去看看马车到没有。”

徐吟记得就在驿馆外面不远处是有野香菜的,好像还有野葱,如果能扒几头蒜就更好了。

还没找到呢,听得裴战在身后喊她。难不成裴战也想吃驴肉?

“你又乱跑。”裴战似有些责怪的意思。

徐吟连忙摇头:“我不是乱跑,我是来……”

“我知道你难过,也知道你在怪我。”裴战自顾解释道,“其实,一开始我不让你出来是因为我知道有人在京郊设下埋伏要刺杀康王爷,我担心会波及到你。”

“???”徐吟越听越觉得不对,不是我就捡个野香菜裴战在这说啥啊?

“你不用惊讶我为什么会知道,这是我们家族的秘密。”裴战很坦诚。

徐吟盯着她,小心翼翼问:“那家族的秘密你就这样告诉我了?”心想这厮不会要灭口吧?

裴战盯着她,缓缓一步一步靠近:“告诉你又何妨,若你继续蒙着头乱跑,我的命迟早都是你的。”

“?”徐吟缓缓冒出一个问号。眼看裴战越走越近,她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但不敢去想,连忙岔开话题:“裴大人,你说反了,我的命才是你的。我们签了卖身契的。”

裴战停下脚步:“徐吟,我在很认真地说。”

裴战不给她逃避的机会,徐吟咬了咬嘴唇没有回答。

裴战没有料到徐吟会是这样的反应,她好像很抵触的样子。

裴战停下脚步,既然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他有些不甘,继续道:“你把小舟舟卖给我,本来我们之间应该两清了。但我却无论如何也不肯和你做这笔买卖,我抛下母亲和翰林院出来寻你,你还不懂我的心意吗?”

这句话傻子也能听明白了。

徐吟心里有点慌,她很震惊,却好像又有些高兴,心里有一头小兽在无形的壁垒中撞来撞去。

裴战是在说喜欢她?

可他是裴战啊,是皇上钦点的探花郎,是公主争抢的如意郎君。

我是谁呢?

裴战怎么会喜欢我呢?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他之前还要挖我的眼睛呢。谁会放弃公主呢?

她爹曾说过,这世上只有多情的女儿,薄情的郎,就算青楼里也是这样。那怎么会有裴战这样不要公主要平民的傻子呢?他大概是一时兴起,就像说醉话一样,作不得数的。

那道无形的壁垒坚硬如铁,小鹿撞的遍体鳞伤,痛得厉害便退缩了。

见徐吟不回话,裴战有些失落:“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徐吟,你知道吗?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说你相信我,我就从不怀疑。”

徐吟打断他:“裴战,你是不是瞌睡了脑袋不清醒,说话不作数的。”说罢就想要逃走。

“徐吟。”裴战喊住她,“你这般反应可是因为林御?”

说起林御,徐吟猛地想起林御之前警告自己说的那些话。

徐吟一下子清醒过来,点头:“林御是同我说了一些事情。”

裴战一瞬间了然。他垂着眸子点点头:“我知道了。原来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了。”

徐吟欲言又止,她眼睁睁看着裴战转身越走越远,却觉得双脚动弹不得。

就仿佛落在地上的雨又回到了天上成为洁白美丽的云朵,地上的泥依旧是任人践踏的淤泥,这中间横着人间横着乾坤,无法跨越。
本章已完成!
上一章良知尚在侧章节列表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