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其他小说 > 良知尚在侧 > 26.己所不欲

26.己所不欲

上一章良知尚在侧章节列表下一章
有声小说,三江阁在线收听!
接下来的大半天,徐吟终究是没能送她爹。

因为裴战一整天都坐在书房里,点名只要她沏茶。

徐吟看着裴战在书房里一封一封看着公文,完全油盐不进的样子就生气。

但生气归生气,她惹不起裴战。

思来想去,觉得裴战这个人好像吃软不吃硬,她决定铤而走险。于是她放下茶杯直接走到裴战书案前。

裴战见她来,第一反应连忙伸手把砚台护住:“站开。”

徐吟识趣地移开一步,就在裴战丢掉戒备准备继续写公文时,徐吟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

地板是木头铺的,难免有空鼓,她这一跪,扑通一声就像把头丢在地板上一样震撼。

裴战手一顿,笔中的墨汁滴落在纸上,这篇公文已经写了半天又给弄花了。

“公子!我就剩下我爹了,我要是没爹我就是孤儿了!你行行好吧!你让我去见他最后一面吧!求你了!”本就哭得悲伤,又趴在木地板上,“呜呜呜”的回声响彻整个书房。

裴战放下笔,站起来:“徐吟,你起来说。”

徐吟悲壮地回答:“我不,你不答应我出去见我爹最后一面我就跪死在这。”

谁知裴战站到一侧不受她这一礼:“你实在要跪就跪吧。”

“????”徐吟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裴战,“裴战你不是人!”

裴战眼神移开,显然没有讨价还价余地:“随你怎么骂。”

见行不通,徐吟立刻从地上站起来,走到他跟前:“公子,这人总要讲理是不是!你要是有难处你给我说一下,我该理解的我会理解的是不是?”

裴战不理她。

“公子,有什么我们商量嘛。”说着徐吟就去扯裴战的手臂,希望他有点反应。

这一扯,裴战吃痛一下,立刻捂着伤处。

徐吟这才想起咬过他:“呀?你没事吧?我看看。”说罢一把就撩开裴战的衣袖,裴战白皙的手臂上只见一个血色的牙印,都结痂了又被扯流血了。

徐吟连忙伸手去按住伤口:“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公子,我给你拿药去。”

她刚想走,裴战一把抓住她:“你又想跑。”

“我是那么没有良知的人吗?”

裴战将她手抓住,不放。

徐吟想挣开:“公子公子,我们有话好好说,别拉拉扯扯的叫人见了不好。”

裴战反问:“你扯我衣袖让人见了就好?”

徐吟连忙解释:“公子,你别钻牛角尖,我那是关心你。”

“关心我?”裴战盯着她,“你不是讨厌我吗?”

看圆不过去了,徐吟只好坦白:“我那是气话,我不讨厌你。”

裴战却追问:“即使不让你去送你父亲你也不讨厌我?”

怎么可能?

却见,徐吟听到这,笑了笑,抬起眼看着他:“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我相信你。”

裴战整个人为之一顿。

“说来也奇怪,我以前是挺讨厌你的,但现在我总觉得你是好人。”徐吟继续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觉得你是好人。”

裴战沉默了。

徐吟见奏效了,连忙补充道:“没关系的公子,你要是不想说就不说了,虽然你这个人很奇怪,但还好我能适应,我其实就气头一过就好了。主要是公子你,被我咬伤成这样我心里着实过意不去,也很担心……”

裴战缓缓放开她的手。

徐吟试探地缩回手:“公子,你别动,我去给你拿药,你放心,现在已经去过了一天了,我爹早走远了。”

这次,裴战没有阻止。

徐吟刚踏出门,抬头看了看天色。

这富家子弟从小就是缺乏社会的毒打与锤炼,将这真心托的满地都是,被人践踏。

徐吟立即就翻墙跑了。

跑就跑吧,她还顺走了夫人的两支金钗子。

最绝的是,她还把小舟舟卖了!

房间里留了一封信,说要把小舟舟卖给裴战卖七百年,多出来的两百年抵钗子钱。

小舟舟莫名其妙就被卖了七百年。亲姐姐!

信的末尾还假情假意地嘱咐裴战要照顾好小舟舟督促他学习文化。

古人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姐姐好歹是读过书的人!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小舟舟哭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小小年纪就看尽世态炎凉。

裴战一看到信,连话都没说就匆匆牵了匹马跟出去。

林二狗见裴战跟去了,立即拐杖一丢也跟了出去。

小舟舟惊了,满脸鼻涕眼泪边擦边喊:“二狗哥哥,你腿不是断了嘛?”

林二狗没有回话,而是健步如飞,几下就跟着裴战出门去了。

不是这人一共有几条腿啊?怎么断了一根还有俩?
本章已完成!
上一章良知尚在侧章节列表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