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军史小说 > 崇祯十五年 > 第1107章 雨疏风骤

第1107章 雨疏风骤

上一章崇祯十五年章节列表下一页
有声小说,三江阁在线收听!
……

丹书铁券有免死的功能,朱元璋可以不承认自己所写的,崇祯也可以,但后面的皇帝却不行,自己可以反对自己,但儿子却不能反对父亲。

如果赵之龙真拿出了丹书铁券,即便再恨,隆武帝也无法处死他。

赵之龙被关在诏狱,他大喊大叫之后,诏狱锦衣卫立刻将情况上报。

---明制,所有的丹书铁券都是一式两件,一件授予获赐者,另一件藏于内府。在需要查验时,只要将它们放在一起,便可真伪立辨。因此判断赵之龙所说真假一点都不难。

……

这个插曲出乎朱慈烺的意料。

赵之龙的求生欲,倒是强烈的很啊。

判决一出,圣旨以下,赵之龙却忽然拿出了免死的丹书铁券,难道一切要推翻不成?

就心底来说,朱慈烺实在是不想放过这个毫无气节、拱手献城、害江南轻易沦陷的大罪人。

不承认丹书铁券?或者阴谋诡计,派人阻挠,令赵之龙的家人拿不出丹书铁券?

倒也不必。

丹书铁券虽然免死,但却不能免刑。

“那就遂他心愿吧,传旨,因丹书铁券的庇佑,赵之龙改杖六十,流放河套。”

杖六十,可以活人,也可以死人,是死是活,关键就要看刑仗的锦衣卫了。

……

诏狱。

“陛下,陛下~~~臣有罪,臣也愿意伏法,但为什么丹书铁券也不能免啊,为什么啊?”

听到被免死,赵之龙先是大喜,继而听到杖六十,他脸色惨白、一下就瘫软在了地上,他明白,陛下终究是不放过他,终究是要他死啊。

为什么?为什么啊?

……

那一边,刘孔昭在疯狂挣扎,疯了一样的喊:“我是大明的诚意伯,我先祖刘伯温,太祖高皇帝于我祖有誓言,你们不能杀我,不能杀我啊~~求求你们,让我去见陛下一面,我有冤屈啊~~”

——————南明史学大家顾诚先生曾经评价明末勋贵道:明国勋贵主要是开国和靖难之役的功臣后裔,他们仗着祖宗余荫的庇佑,穷奢极侈,一旦国难当头,除了极少部分的人有抵抗意志之外,大部分都是身家之念重于国家,个人生死重于荣辱,屈膝投降也就是势在必然了。

简单讲,大明朝不但养了猪一样的宗室,也养了猪一样的勋贵,大厦将倾,天崩地裂之时,没有一个是管用的。

这不是个人,而是明朝的宗室和勋臣制度出现了大问题。

……

定王之乱时,京师勋贵大半参与,最后都被惩处,南京之乱又几乎将南京勋贵一扫而空,经此两次,南北勋贵大大减少,剩下的勋贵也都警醒,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对朝廷的国策,再没有人敢暗中抗拒和捣乱。

清查军田和摊丁入亩之事,在南直隶顺利推行,连勋贵侯爷们都倒了,杀头的杀头,流放的流放,还有人谁敢不从?

隆武帝微有欣慰。

但萧汉俊和闻香教的阴影,依然盘旋在他的心头。他担心萧汉俊还会有后招……

旅顺金州倒是一直都有好消息传来,在登莱等地招募的第一批流民,已经顺利渡海,到达了旅顺,高斗枢正按计划将他们分置。而金州的防御工事,正在稳定修建中,再有三个月、预期十月份就可以基本完工,在菱堡壕沟,多重火力的阻隔之下,建虏想要攻下金州,几乎是不可能。

而大明付出的代价也是昂贵的,这段时间,各种物资源源不断的过海运往旅顺和金州,不说粮草,也不说火药,只说各种物资的价值和往来的耗费,就已经超过五十万两了。

但朱慈烺不动摇,内阁军机处也不动摇,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只要守住金州旅顺,就等于是在建虏腰间插了一把刀子,建虏再无法肆无忌惮的从辽西发起攻击,辽西稳,宁远稳,京师就稳,而从辽南的静默就可以猜出,建虏正在积蓄力量,今冬辽南必有大战,为了胜利,朝廷花费再多的银子也是值得的。

这中间,复州的济尔哈郎曾经派出游骑,到金州骚扰,但都被击退,见无机可乘,济尔哈郎转而向高斗枢学习,也开始专心于复州的城防,尤其是在海边修筑了大量的墩堡炮台,在明军可能登陆的地方,挖掘壕沟,设置重重阻碍,以防止明军登陆。

不止复州,盖州连云岛等地在济尔哈郎的命令下,也开始没日没夜的加固海防---明军占领旅顺之后,其水师可以更快速更便捷的袭击辽东各处海岸,有崇祯十六年的前车之鉴,济尔哈郎一点都不敢大意,不过让他头疼的是,粮草物资严重不足,为此,不得不牺牲汉人包衣的利益,在缩减他们口粮的同时,却又要令他们做更多更重的活。

--这些情况,一些是高斗枢所获,另一些则是高文采通过秘密渠道,辗转传来的。

沈志祥幡然醒悟,以死赎罪,被追封为“归正伯”的消息,虽然建虏严密封锁,但还是渐渐在辽东传开,有汉人私下里在悄悄议论,浮动人心的效果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崇祯十五年章节列表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