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其他小说 > 良知尚在侧 > 61.惨遭起底

61.惨遭起底

上一章良知尚在侧章节列表下一页
有声小说,三江阁在线收听!
所谓自己人,即要有引荐人,要有担保人,还要投名状,才能正式加入叛军。

阿吟是二王爷的女儿,自然可以不用投名状。

可林御是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

“那就让他拿着秦谦的头来当投名状吧。”

秦谦,朝廷大将军,此番平叛挂帅之人。

一来就要人家二十几万人的老大的头颅。

“是不是太难了?”徐王小心翼翼问。

“你不是说他本事齐天,可以为我们所用吗?这就是证明实力的时候。”赵王幸灾乐祸。

二王爷理了理刘海,翻了白眼慢条斯理地说:“你干脆叫他一个人推翻朝廷算了,有谁能单枪匹马杀掉秦谦还要我们来干什么?”他难得与徐王站在一起。

洞穴之上,阴影里坐着个人,静静地看着他们。

齐王道:“那也不能太容易,随便哪个虾兵蟹将,岂不是太容易了?”

二王爷今日义愤填膺,啐了一口:“既然来开会,那我们先把态度摆正,到底是要为难人家还是要证明忠心?”

这话说的在理,徐王啪啪啪地拍手鼓掌:“老二!好!!”

这俩死对头今日居然粘在一起了?其余几个王爷相互“眉来眼去”好一阵搞不懂他们是真的还是假的,一时不敢说话。

张沅江见他们互相猜疑得差不多了,这才慢悠悠问出一句话来,一是显示其主心骨地位,二是故意拿着王牌最后卖弄一番好闲得高深莫测。

只听他问:“谁说那小子武功高超,可以为我所用?”说罢头转向司空岘。

司空岘回了一声呼噜。

司空岘昨晚上一夜没睡,今儿早又到处跑,现在屁股还没沾过床,眼看他们吵得欢快就悄悄下梦海里摸个鱼,刚见着周公的倩影,突然有人推了他一下,立刻就吓清醒了:“什么?散会了?!”

张沅江咳嗽一声,二王爷连忙提醒:“皇上问你林御武功如何?”

“林御?”司空岘放下佩剑,擦了擦眼睛,“林御那小子,原以为他大概有两把刷子,刚才又试了一下。”

众王爷十分关心:“怎么样?”

司空岘掐指一算:“现在觉得,他起码有个十几二十把刷子吧。”司空岘扫了一圈,“先声明我没有讽刺的意思。就硬要说的话,在座的各位……”

他话还没说完,张沅江一声咳嗽打断他:“与你相比呢?”

司空岘一寻思:“那得试试,也许不在我之下。”

一个司空岘就是叛军的武力担当了,又来一个?还有这等好事?

纷纷谏言要是这么一位高手一定要为我所用。

张沅江一点不吃惊,又问:“司空岘,可能看出那人师出何处?哪条路子的?”

司空岘如实答:“问了,没回答我。但依我感觉不是江湖门派。倒有些像……”

“像什么?”其余人都很关心。

司空岘犹豫。

张沅江见他不敢说,得意地补充道:“像飞鱼卫。”

飞鱼卫三个字一出,全洞哗然,前期由于张沅江培训到位,大家伙都知道朝廷还有这么一支狠货。

“这是朝廷派出的细作!”

“此人不能留!”

飞鱼卫是什么,皇帝亲卫,绝不叛主,怎么可能被我所用呢!

二王爷和徐王冷汗都被这三个字吓出来了,俩老伙计饱含热泪在桌下悄悄握紧对方的手,完了押错宝了,这下子只怕要共赴黄泉了。

唯一一个思维跳出六界之外的是司空岘,他琢磨着张沅江这口气,问:“皇上早就知道了?”

张沅江挥手示意他们安静,安抚道:“不要紧张,像飞鱼卫也不一定是嘛。”

二王爷和徐大壮又看到了生还的希望,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伸长了脖子看向高处。

张沅江慢悠悠道:“自从徐王接回这女婿,我就派人去查了查,飞鱼卫以前是有个总旗,叫林御。可是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因为背叛公主已经被逐出来了。逐出理由嘛……”张沅江看向徐王。

徐王汗毛倒立:“皇上,这我真不知道。”

张沅江笑得很隐晦:“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林总旗是因为徐王的女儿才被逐出飞鱼卫的。”

此言一出,在场诸位齐齐发出一声看戏吃瓜的喝彩:“喔唷!”

二王爷哎呀一声,甩开徐大壮的手,生起闷气来,心想这没戏了,为了他女儿被逐出飞鱼卫都行,这感情钢板一块,插不进第三者。

徐王尴尬地回应着各处对他女儿相貌的猜测:“谬赞谬赞。”

只有司空岘愣头青一样问了句:“皇上,你连这些风花雪月都知道?”

张沅江扼腕叹息,训诫道:“叫你们平日多维系人际关系,不管有事没事多走动,多沟通,你看一到关键时候关系就是比什么都管用!没有关系我能查到飞鱼卫的事?”

司空岘头铁得很:“你既然能查到飞鱼卫的事情,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良知尚在侧章节列表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