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81章 挨骂是好事

作者:荒野悲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次锒铛入狱,刘文博这履历也算传奇了。

    这次出来,肯定不能再回去读大学了,年纪已经很大了。

    周不器的态度比较谨慎。

    之所以同意出来见一面,很大原因也是给季子安面子。早在很多年前,季子安就和刘文博是很好的朋友。甚至季子安能入伙,当初也是刘文博拉进来的。

    可第二天,还是没见成。

    宁雅娴很担心,觉得可能会有危险。

    保镖罗华磊也分析了多种遭受伤害的可能性。除非提前让他去搜身,然后见面的时候让他在身边保护。

    可这是不可能的,搜身跟羞辱没什么区别,还不如不见呢。

    周不器便打电话问了孟厚坤。

    孟厚坤一听,直接炸毛,撂下电话就跑到了他办公室,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给他一顿臭骂:“我看你就是假仁假义、妇人之仁!还君子不器呢,知不知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第二次坐牢,就是咱俩把他送进去的。你要干什么?给毒蛇包扎伤口吗?”

    周不器被损了一通,很是无奈,就做出保证,不会去见刘文博了。

    他还想玩一出相逢一笑泯恩仇呢!

    就像当年柳老总和他的弟子孙红斌。他亲手把弟子送进监狱。等孙红斌出狱后,立刻就要拜见柳老总。当时联想的人都吓坏了,都阻拦不让见。结果柳老总魄力够大,还是见了一面,化解了仇怨。然后,又借了50万,指点他去做房地产。

    接下来,才有了孙红斌的地产王国,接盘乐视、接盘万达,无限风光。

    相比之下,周不器觉得自己的胆魄跟前辈相比还是差了点。

    他也很怕死啊!

    万一见面的时候,刘文博掏出一把枪怎么办?就算搞不到枪,弄来一瓶浓硫酸泼一下,也是半条命进去了。

    孟厚坤说的对,还是老实一点。

    现在,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成功人士,对方是刚刚出狱的阶下囚,已经不是一类人了,没必要再打交道。

    不过,周不器还是安排罗华磊,送去了一张50万元的卡。

    等孟厚坤离开后,宁雅娴如释重负的样子,睁大美眸,问道:“他怎么能跟你这么说话?”

    “怎么了?”

    “他骂你了!”

    “骂就骂呗。”

    “你不生气?”

    周不器有些好笑,“生气什么?他是为了我好。”

    宁雅娴不解,“那也不能那样跟你说话啊,他是下属。”

    周不器摇头道:“你这个思维方式就不对,紫微星推崇的是全员平等,只有汇报关系,没有上下级关系。而且,我不是跟你说过嘛,他是我的创业伙伴,和郭鹏飞、陈东、张银磊他们几个,是一起打天下的。”

    深受日企职场近乎严苛的上下级关系影响的宁雅娴,显然不太能适应这种企业文化。

    平等就会引发争吵,就意味着执行力的降低。

    周不器向她勾了勾手,等她靠近了,才低声道:“国内几千年的文化传统是改不了的,再怎么推崇平等,骨子里的东西也变不了,从一出生开始就有上下尊卑的概念,在家要听家长的、在校要听老师的、在单位要听领导的。”

    “嗯嗯嗯。”

    宁雅娴眼眸亮晶晶的。

    周不器叹了口气,正色道:“人无完人啊,谁都可能犯错。我是公司的老板,可要是人人都怕我,那就一定会堵塞言路,读过《资治通鉴》吗?”

    “没有。”

    “古代的明君,身边一定都有几个敢挑战自己逆鳞,敢骂自己的人。当人高高在上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心理的优越感,大家都捧着你、拱着你,报好不报忧,就会产生一种无所不能的错觉。这是极度危险的。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人能站出来当头棒喝。”

    “骂你一顿,还是好事?”

    “对。”

    “你有病。”

    宁雅娴现学现卖,想往“诤臣”的路上靠。

    “你才有病!”

    周不器眼睛一瞪,不太高兴,“孟厚坤是我的兄弟,石婧琳是我的女人,那是我故意纵容。你想干啥?一个小秘书也想翻天?”

    宁雅娴备受打击,“我不是小秘书,我比你大。”

    “脸大?胸大?屁股大?”

    “你……”

    宁雅娴颇有些羞愤,甩手走了,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生闷气。

    周不器颇有些尴尬。

    被骂一通,谁心情能舒服?

    结果怒气发在女人身上了,这习惯可不好,得改。可让他这样过去道歉,又有点下不来台。刚好,这时罗华磊回来了,把那张卡还了回来。

    “怎么呢?”

    “他说他不是乞丐。”

    “还挺有骨气。”

    “他说他要回老家,主要是想跟你道别,算是把过去的事做个了结,没别的意思。”

    “算了,爱咋咋地吧,本来就没抱希望。”

    周不器摆了摆手,打发走了罗华磊,然后就轻咳了一声,喊了一声:“雅娴,你过来一下。”

    宁雅娴的职业素养出奇的高,已经收拾好了情绪,很平静的走了过来,轻声问:“老板,你叫我?”

    周不器问她:“你有晚礼服吗?”

    “有两条旧的,怎么了?”

    宁雅娴有点奇怪。

    周不器试探着道:“后天,华易的王小磊搬家,给我发邀请帖了。这属于工作上的事,要不你陪我去应酬一下?”

    宁雅娴差点笑出来。

    老板和秘书说话,哪有用这种请求姿态的?

    她心里舒服了许多,觉得他虽然是个老板,但到底是个孩子,有时候发发脾气也正常,就很大度的说:“你是老板,你说的算。”

    周不器松了口气,笑了笑,“那行,就这么定了。这样,下午我给你放假,你拿着这卡,去买条礼裙,挑好一点的。到时候肯定有不少娱乐明星在场,咱也别丢了份儿。你再想想,有什么适合乔迁之喜送的礼物,有合适的就买一个,不买也无所谓。”

    “你呢?”

    “我怎么了?”

    “你那天穿什么衣服啊?我总得搭配着你来吧?”

    “我随意……呃,黑西服、白衬衫吧,标准搭配,谁都挑不出毛病。”

    “行吧。”

    宁雅娴还是第一次跟娱乐圈打交道,心中充满了好奇。尤其是听说有女明星在场,作为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心中难免也起了争奇斗艳的心思。

    再加上小老板年轻帅气,搭配好了,一亮相……那还不是全场焦点?所有女明星的美艳,都要被她给压盖下去。

    只可惜,老板好像对出风头的事不感兴趣。

    ……

    下午,周不器和温知夏去奶茶厂。

    随着《奔跑吧,兄弟》热播,缘味奶茶几乎是一夜之间打开了知名度。按照收视率和媒体热度来看,这是仅次于《超级女声》的现象级综艺节目。

    一去了厂里,就看到了一辆辆拉货的大卡车。

    工人师傅们忙忙碌碌。

    生意红红火火。

    跟当初房启文做的那个饮料厂的冷清气氛,已经是完全不同。

    直接去董事长办公室,熊包老爸一见面就臭显摆,说奶茶业务空前暴增,只一个上午,就收到了98万件的订单!

    每件有6箱,每箱有6杯奶茶。

    出厂价是70块6。

    也就是说,单单一个上午,就收获了7000万的销售额。

    整个上半年,总销售额也才9000万,不足竞争对手香飘飘的一半。

    下半年度……说不定真的能完成逆袭。

    熊包老爸巴拉巴拉的说了半天,说是跟房厂长都规划好了,把总部设在首都,把生产工厂都搬到中部劳动力密集、土地价格低且有更多税收优惠的地方去。

    这是一定的。

    通常情况,越穷的地方,土地价格越低、劳动力越廉价、税收优惠政策越好。最便利的就是去中部省份。

    东北不行,冬天太冷。

    而且太偏远,运输成本太高,不便于向全国输送。

    投资不过山海关,不止是高科技过不去,就算个奶茶厂都没法往那边搬。

    周不器没兴趣听老爸啰里吧嗦的瞎扯淡。

    就打断了他的话,说是让温知夏过来工作。

    老爸当然没问题。

    “不过,伍叔叔那边你得帮我说说。”

    这才是周不器亲自跑一趟的原因。

    伍雨的老爸在这里当副厂长。几个月前温知夏的表妹来厂里工作,结果被他穿小鞋,给欺负了好一通。

    可不能让他连温老师也欺负了去。

    老爸当即表态:“必须的!我去跟老伍谈!别人也就算了,欺负我儿媳妇,我不跟他拼命?”

    周不器讪讪,“不至于,人家是小雨的老爸,咱理亏呢。”

    “屁话!”熊包老爸骂了一句,瞪他一眼,“理亏个屁啊?他姑娘跟了你,那是他老伍家祖坟冒青烟。白活这么多年,这点事都不懂?”

    周不器也没法跟老爸犟嘴,“反正你态度好点,问问伍叔叔有啥条件,能答应的都答应他。”

    “提条件?老子不跟他替条件要贵重嫁妆就不错了。我儿子给他安排了工作,买了房子,咋地?他还想干啥?”

    “那也得看着小雨那边啊,你这边咋咋呼呼,她怎么办?”

    “行了,你滚蛋吧!”熊包老爸不耐烦的一挥手,“不就是讨个小老婆嘛,屁大点事,老子给你摆平。”

    也是。

    这是他的强项。

    当晚,周不器就带着伍雨,大包小包买了一堆礼物,上门去了。

    吃了一顿晚饭。

    伍妈妈好像不知情,对女婿格外关照。

    伍爸爸表情就复杂了许多,却也没多说什么,喝了几杯酒,语重心长的把一句话重复了好几句:“小器,你可得对我闺女好一点。”

    伍雨笑嘻嘻的说:“他对我可好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