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九十六章 刀与剑,余元和玉鼎

作者:剑舞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对于余元,刘奈的印象还是停留在封神时期的那些法宝之上,什么化血神刀啊、什么穿心锁啊之类,对,你没有看错,当初通天教主就曾经将穿心锁交给了这位让他出去装杯。

    结果明明是偷袭用的好东西却愣是让他玩瞎了,装杯不成自己却杯具了。

    记得当初他好像就是折在了惧留孙的手中,如今突然出来,很难说是不是想要报仇还是怎样。

    嗡轰轰!

    震耳欲聋的梵音突然间响彻天地,那飞射向冰柱的巨大刀芒前陡然亮起刺眼的佛光。

    咣吟!

    佛光与刀芒相撞,两者几乎同时崩散,而在佛光保护下的冰柱表面也瞬间就划出无数刮痕。

    “哈哈哈,惧留孙,佛门已经衰败,你难道还要捧着过去的荣光不放吗?”余元丝毫没有因为刀芒破碎而感觉到愤怒,反而整个人都癫狂了起来,那耸立的剑眉好像一瞬间就斗志昂然起来。

    唰唰唰!大环刀在眼前疯狂的挥舞,无数刀芒在空中形成了一道横向的龙卷,所过之处冰骷髅无不化为齑粉,就是火灵圣母的火龙凶魂也毫不例外。

    这刀芒龙卷再次撞向冰柱,而之前作为防御的佛光同样跟着出现,不过这一次却是换了形态。佛光之中终于露出了真面目,那是一大串舍利佛珠,刘奈一时间也数不清到底是多少颗,但其中汹涌的佛力却让他心中震撼不已。

    好庞大的佛力啊,说起来他也是曾经靠着佛力混过日子的,所以对于这种事情有一些了解。

    其实所谓佛门信仰主要集中在两个人身上,一个是接引,另一个就是准提,当然,这仅仅是信仰,并不包括什么气运。

    而信仰孕育佛力,接引与准提就是佛门中佛力汇聚的两个核心。

    佛门衰败之后,仅剩的佛力会前所未有的集中在两位圣人身上。而当两位圣人合道之后,这佛门信仰就失去了核心与根源,自然无法再增长了。

    当初刘奈的血玉扳指之所以克制恶魔无往不利,就是因为其吸收了灵山破落后仅剩的佛力,而这些佛力便属于准提那一边。

    而如今惧留孙施展出来的佛力自然就属于接引那一边的,可以说,惧留孙与刘奈此时已经瓜分了所有的佛力。若非已经得知佛门衰败,不再有什么前途,他们甚至可以利用这些残余的佛力立地成佛了。

    “嘶!”刘奈忍不住抽了口气,话说这有点命中注定的意思啊,刘奈和惧留孙,是不是也可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土行孙与惧留孙呢?这是不是意味着,惧留孙和刘奈之间会有一战?

    刘奈的表情有点古怪,这种命中注定的感觉是什么鬼?

    不管刘奈的胡思乱想,下面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或者说是余元一手将战斗代入了白热化。

    他手中那把大环刀明显就是曾经有名的凶煞之宝化血神刀,那仿佛凝成实质的大杀器颇有神挡杀神的既视感,刀芒龙卷在三秒之内就扯碎了惧留孙的滂湃佛力,连那一大串舍利佛珠都光芒黯淡了一瞬。

    不过在刀芒龙卷即将接近冰柱的瞬间,一道刺眼的剑芒拔地而起,生生洞穿了龙卷将漫天的刀芒挥散。

    余元突进的身形跟着一顿,有些不爽,“玉鼎,这什么冰阵可没有你的份,怎么?你们十二金仙的老毛病又犯了,打算群殴?”

    余元说着颠了颠手中的大环刀,似乎根本没有在怕的,甚至于还有点跃跃欲试。

    只见冰柱之下缓缓浮起一个白袍青年,手中提一凄寒宝剑,整个人锋利的刺人。

    余元愣了一下,叹道:“怎么道士不做,做上剑客了!”嘴上虽然调侃,但其实心里也明白,甭管你前世有多牛逼,转世之后都难免会转换修炼方法,有些人运气好基础打得牢,恢复记忆之后也无须过多改正。可有些人就倒霉了,误入歧途不说,等到恢复记忆之后还很难改,甚至有不少的修士都只能自废重修。

    截教方面作为曾经的‘万仙来朝’,自然也有不少弟子很倒霉,余元也是见过很多,所以他几乎一眼就看出来了,这玉鼎真人在下界时应该是个剑修,而恢复过去记忆后也没有改变修行方式。

    “师兄当年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玉鼎确实很有剑修天赋,难怪能够在诛仙剑阵中摘了陷仙剑。”

    天外诸多大能汇聚之处,通天拍了拍腰间的陷仙剑,虽然语气中没什么恶意可也让元始天尊听得有点尴尬,这货很记仇啊!

    好吧,抛去当初表面上说的什么替天行道等口号,四个圣人围殴人家一个,这就很不给面子,也难怪人家记仇。

    不过刘奈可不管他们这帮前圣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他更好奇的是,玉鼎为何会选择剑道继续修习呢?

    之前就知道,修炼剑道的人是没有尽头的,因为大道的极限就在那里,就在诛仙四剑身上,如果光靠你自己领悟,就是脑袋瓜子薅秃了也别想有什么进展。

    若是玉鼎能够得到诛仙四年中任何一柄也就罢了,可现在四个剑主都存在了,玉鼎却还在修炼剑道,这有点不智啊!

    作为曾经杨戬的师傅,他会是如此不智之人吗?还是说他想要坑死四个剑主其中之一,然后抢夺四剑?

    好吧,敢想敢做也是好习惯,只不过问题来了。四个剑主中,戮仙剑在龟灵圣母转世韩彩香手中,其已经投靠了女娲,就算不投靠凭玉鼎怕是也打不过。绝仙剑在寒酥手里,其作为女娲的弟子兼随行侍女,根本就不会给玉鼎什么机会。诛仙剑在自己手中,他作为新国皇帝,一直会是坐镇后方的角色,就算想要给玉鼎机会怕是那些大臣也不让吧。至于陷仙剑主通天,嗯,梦里想想就好。

    叮吟!

    剑刀相撞,刺耳的金铁交鸣打断了刘奈的迷惑,只见玉鼎根本就没有任何说法,上来就开始白刃战。

    一者持剑,一者挥刀,两个修士竟然像是凡间武将般开始于空中疯狂对拼起来。

    霎时间飞沙走石,刀芒剑气交相辉映,火焰天盖变得稀薄,冰原寒气也散乱不堪,随着两者身形一动,道道沟壑开始在冰原划出玄妙痕迹,好像每一道都蕴含了玄妙刀剑极意。

    气息越发狂暴,两者速度也越来越快,天上的火龙惨叫不停,无数凶魂竟然连成型都难。地面的冰骷髅也再没有一只站起。原本的大阵与火龙都变成了配角或者说是背景板,真正夺人眼球的永远是那一把刀和那一柄剑。

    身影还在加快,即使是如今被气运加持的刘奈也有点看不清了,这就跟瞬移一样,夸张的过分。更加令他咋舌的是,刀芒剑气在挥动之后竟然停留在空中久久不散!

    整片天地都像是被刀剑丝线封锁切割着一样,不光飞鸟难度,就是风缓缓吹过也要被切割的半点不剩。

    呼哗啦啦!

    就在这时,冰盖消退了,那什么冰阵如今看来就像是个笑话,在玉鼎与余元的交战之中,他们竟然连偷袭助拳的资格都没有。

    是的,惧留孙和太乙真人还有灵宝**师刚刚就已经在考虑偷袭的问题了。但谁知道,玉鼎和余元似乎已经达到了另一个层次,一个他们根本没有资格偷袭的层次。

    哦,这么说也不对,应该说是玉鼎之前已经看出余元如今已经处于一个惧留孙等人无法企及的层次,所以才会主动出手跟其对战的。

    同样的,冰盖消退了,火龙群也被召唤了回来,火灵圣母挥手将受到重创的火龙凶魂们召回再次形成了一根拐杖握在手里,只是她并没有像惧留孙等人那般退出很远,反而有帮余元掠阵的意思。

    激战仍在继续,而上面观战的通天教主却是有些惋惜,“可惜啊,余元这孩子天赋不错,却修炼的是刀而非剑,否则我这陷仙剑就给他了。”

    女娲闻言笑道:“如今诛仙四剑也不算明珠暗投。”

    通天看看女娲身后的寒酥,又瞧瞧被随便别在刘奈后背的诛仙剑,“呵呵,这是孩子们自己的选择。”

    嗡吟!

    绝仙剑与诛仙剑突然间发出一阵剑吟,像是在响应通天教主一样。

    寒酥倒没有什么,刘奈则撇撇嘴,“跟在我身边做个善良之剑难道不好吗?每天打打杀杀多没意思,沾了血还要我帮你洗,嘁!”

    诛仙剑:“……”

    “看来胜负即将有结果了。”一直不怎么说话的老子突然间开口了。

    作为当年三清老大,这眼力可不得了,众人闻言不禁定睛望去,却见下方战场中余元首先变招,刀芒之中突然间混杂了刺耳摄魂的异响。

    叮叮咚!叮叮咚!叮叮咚!

    无数音波令人心魂剧丧,余元和玉鼎的身形猛然停滞在天空,不,是玉鼎单方面停滞,而余元则在由上至下的猛劈。

    当他们的身形显露之后,刘奈终于看清了那异响的来源,竟是余元大环刀刀背上的金属环!

    这音波手段端的是防不胜防,刘奈长呼一口气,原以为胜负已分时,却突然听到通天教主失望的声音,“唉,刀意难得却又将心思用在了音攻之道,始终失了纯粹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