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一十二章 谁是鬼

作者:我不是观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百一十二章谁是鬼

    “不错,好些年没见到过如此奇特的内功了,可惜你今天还是得死在这里…”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进张君耳中。

    菩提心经非一般内功可比,光从红纱妇使出的指法上就看得出来,一个有形有质,一个无形无质,相同的内力张君使出的指法绝对远超于她,但消耗上也是同样。

    咻!

    不与他做任何言语上的纠缠,张君又是一指点出,白色的寒芒直奔无头尸体。

    ‘蹦’的一声,腐臭的尸块漫天四射,一阵阵黑气朝张君涌了过来,竟是发出‘嗤嗤’的腐蚀声。

    脚下急退,即使有菩提心经护身,但驱毒也需要时间,贸然吸入这些毒气绝对不是好事。

    “好厉害的尸毒。”

    “有鬼啊!~~”

    崩溃的嘶喊声从张君身后传来,又一个黑衣人出现了,算上最开始死掉的和刚才死掉的两个,这是最后一个活人了。

    ‘嘎!~’

    一阵冷风朝张君刺了过来,速度奇快,黑糊糊的看不清样子,张君内力一转,身子晃动了两下,以大挪移避开了这东西。

    “恩?”转过头定睛一看,一只浑身漆黑瘦骨嶙峋的乌鸦正冷冷的盯着自己,张君眼睛微缩,开始在四周寻找刚才出声的怪人。

    “有鬼,有鬼!”黑衣人慌乱的跑到了张君旁边,但是在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时,一根看不见的线从他的喉咙处穿过。

    无声无息的,一颗头颅掉到了地上,咕噜咕噜的滚了几转。

    “咻!”白芒一下刺入黑夜,‘砰’的一声后石块纷飞,并没有任何人迹。

    “嘎~嘎~”

    渗人的怪叫在黑夜里回荡,张君一直觉得有一双眼睛躲在暗处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似乎他成了案板上的肉。

    “真可惜,差了那么一点…”不阴不阳的声音说道,好像在愚弄张君非常好玩一般。

    “你好像很有底气。”张君不紧不慢的喊道。

    “哈哈,我杀人不需要底气,但我能杀死你。”

    “你这么肯定能杀死我,就凭你那些丝线?”张君又问道。

    “怎么,想破解我的索命丝?劝你不要抱着侥幸的态度,你的指法对我不起作用。”不阴不阳的声音说道。

    回答他的是数道白色的寒芒,宛如一个整齐的方阵,将张君前方的所有丝线全部染上了寒霜。

    借着昏暗的月光,张君看到了一片密集的线网,这些线从四面八方盘旋而来,好像把四周的通道全部封闭了。

    “铮!”丝线开始了剧烈的颤动,瞬间就消去了表面的白霜。

    “别白费心机了,你是破不了我这索命丝的。”暗处的人好像猜到了张君的目的。

    “你把我们引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装鬼?”张君不动声色的问。

    “我把你们引来?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话,引你来的可不是我,这是我的地盘,至于其它人有没有出手,那不关我的事。”

    神秘人的话无疑揭开了谜题,这废宅内不止‘他’一个人在装神弄鬼,先前的鬼手和蜡烛,后来的惨叫和无头尸体,人数绝对在两个以上。

    “喔?这么说你还是被牵连的?”张君眉毛一挑。

    “呵呵,你很聪明,一直在套我的话,不过告诉你也无妨,这不是什么秘密,而且死人是不会说话的。”神秘人笑了起来,笑声尖锐刺耳,让人鸡皮疙瘩直冒。

    “洗耳恭听。”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张君也不着急,先把一条命的钱赚回来再说。

    “你们这些人恐怕是为了云家被灭一事追来的吧,你跟踪的人可有什么特征?”神秘声音问道。

    特征?张君想到了一点。

    “身法很奇特,像蜈蚣一样。”

    “哈哈!”神秘声音大笑。

    张君一头雾水,这废宅内玄机太多,为什么要装鬼吓人呢?而且这神秘人给张君的感觉不像是常年混迹江湖的人。

    言多必有失,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包括张君杀人的时候,很少啰嗦,除非是逼问。

    “五十年了,这些人竟然还没有放弃,可惜了,这一次也是空手而归吧,这也是最后一次了,苟延残喘了五十年,也不知道消停消停。”

    莫名其妙的话让张君一愣,五十年了?难道说这些人就在这废宅里住了五十年?苟延残喘是什么意思?有人在威胁他们?

    没等张君再问,‘铮’的一声刺耳尖啸,让张君心都提了起来。

    是后背

    身子陡然间一趴,张君感觉头顶刺刺的,冰凉凉的某种东西从头上勒过。

    “老太婆,你什么时候这么啰嗦了,让我解决了这小子。”话音刚落,张君四周被尖啸声包裹,这是要把张君切成肉块的节奏。

    “嗡~!”

    一种钻心的疼痛从脑袋里升起,张君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四周的空气厉啸不断,发出了密集的金铁交鸣声。

    “老太婆,你这是什么意思。”苍老的声音怒急道。

    “你擅自到我的地盘来,我还没问你是什么意思,你倒还问起罪了。”不阴不阳的声音浮现,张君也对她的性别有了认识。

    “哼,我要是不出来,你爱啰嗦的毛病可又犯了,快入土的人了还要人帮你擦屁股,也不害臊。”苍老的声音奚落道。

    “轰!”在张君还沉寂在疼痛的时候,不远处的房顶忽然猛的炸开,一个黑色的东西飞了出去。

    “死老太婆,你来真的。”苍老的声音大骂。

    “滚出我的地盘。”没有理会他的骂声,‘老太婆’依旧毫无情绪波动。

    苍老的声音消失了,好像真的离开了附近。

    能把旁门功法练得如此厉害,必然是一辈子都在钻研,刚才神秘的老太婆所说的五十年,不正是练就此门武功的条件吗。

    而且这武功受限制太大了,这些看不见的丝线必然是早就准备好的,若是换一个环境,恐怕就没这么厉害了。

    “小子,该说的都说了,现在该送你上路了。”老太婆的声音响了起来,张君就看到远处的空气里时隐时现的白光划过,宛如渔网一样密集。

    “慢!”张君出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