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2章第 132 章

作者:子醉今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秦瑟挂了电话后, 同学们刚刚看完贴成绩。有直接摇头离开,有折回了教室。

    “啊啊啊太棒了!瑟瑟!”杜青飞奔过来一把抱住秦瑟, 高兴地晃啊晃:“真是太好了!女神不愧是女神!”

    秦瑟一脸懵:“怎么了?”

    “你是最高分!优!”杜青像是自己拿了优秀一样高兴得眉飞色舞:“咱们系得了优秀不超过五个人!你是最高分一个!”

    秦瑟听后很有些不解。

    当时看万院长意思, 好像是她不加上繁星新品那部分话,拿高分很难。怎么忽然又是最高分了?

    秦瑟赶紧给万院长发了个消息, 问是怎么回事。

    万院长回答很简单:

    『就算没有锦上添花那一笔, 你也是最好。实至名归。』

    简单一句‘实至名归’让秦瑟彻底安了心。

    她关切地问杜青:“你怎么样?”

    这次报告成绩,要算入期末考试平时成绩。所以说还是非常关键。

    杜青美滋滋:“我是良。”

    对她来说,良已经很心满意足了。毕竟优也才五个人不是?

    不过,杜青还有件更让人高兴事情要告诉秦瑟:“裴乐乐只得了个‘中’!刚才她还拽得和什么似……现在还不是被打脸?”

    ‘中’是比良更次一等成绩。约莫在70-79之间。

    想到裴乐乐刚才那志得意满样子,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个结果。

    秦瑟斟酌着说:“虽然要创新,但是不符合规定话,终归是要扣分。”

    裴乐乐本身做男装设计就是剑走偏锋。说好听了是和别人不一样创意, 说难听了就是违背学校规定。

    但, 对秦瑟来说, 裴乐乐到底是个什么成绩,她不在乎,更不会为此而有什么情绪波动。

    所以和杜青说了几句这件事后, 秦瑟就把它抛在了脑后没有再去管。

    秦瑟还记得自己与景恒之前约定。

    最近几天里,她和繁星交流过,把最终设计确定下来后, 又去姜洪那边看了看-日程。

    因为-设计部还在和制作部一起处理着夏季款推出问题, 所以暂时不会设计秋季款。

    所以秦瑟目前来说需要参与设计是, -夏末秋初限定款。

    办公室内。

    “夏季款一套服装出了点问题。”姜洪捏着眉心和秦瑟说:“制作工厂弄错了一种布料走针问题, 导致衣领部分起了褶皱,之前作出衣服全部废弃。”

    他叹了口气;“限定款话,秦瑟你先设计着。后面出来设计图了,咱们商量一下,再交给设计部,一起讨论下方案,看看有没有需要修改地方。”

    姜洪这个时候很有些庆幸自己坚持着让秦瑟参与到-服装设计中来。

    如果不是秦瑟来了后可以帮忙提前先设计着限定款,这个款式推出可能就比原定计划要晚很多。

    原本设计部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开始秋季款和限定套设计了。

    可是之前设计在制作过程中出了问题,耽搁和拖后了整个行程。

    出问题夏季款,刚好就是-为了华国庞大顾客群体,而特意设计符合华国审美,并带有华国本土古典特色服装。

    其实这件事还有很多内幕,姜洪没有和秦瑟说。

    本次事件看上去是制作部和制作工厂问题。

    但是,问题根本在于,设计部私自更改了衣服原本设计。而他们更改部分,恰恰就是布料选取。

    倘若用以前敲定好设计和敲定好衣料,本该不会出这种岔子。

    偏偏他们临时改了。

    然后工厂那边,本来是打电话过来。结果设计部人接了后,说是没问题,就按照以前走针办法就可以。

    结果就出了问题。

    姜洪急得团团转。

    夏季款主要款式,自然会由米国-总部来设计。

    姜洪他们负责这些套装仅限于华国地区内销售。-总部还是很看重这一次服装推出。甚至于,米国总部方总还经常特意过问此事。

    姜洪急得不行。

    他把设计部狠狠训了一通后,有心想把这件事情压下去。免得被总部发现了,他职务可能要被降调或者撤职。

    幸好合作工厂是他以前就非常熟悉。这件事目前来说还没有捅出去。

    为了处罚设计部,他命令设计部亲自跑到工厂里监督生产。

    所以说设计部几个人最近都不在-公司里。

    这些事儿,-华国总部都是知道。大家一条心,倒也不会有谁说出去。

    毕竟过了几天把衣服赶出来就行。

    同事们谁也不想挨总部批评,谁也不会讲给总部听。

    姜洪知道秦瑟没有认识-总部人。

    不然话,总部也不至于一再推迟她来报道时间了。

    所以姜洪把走针问题和秦瑟大致讲了两句,又和她说了,限定款大概是怎样设计方向,让她回去琢磨一下,下一次来时候,拿着设计稿,两人再继续讨论。

    秦瑟自然没有不肯。

    她并不知道这次‘事故’,是瞒着米国总部。

    她想着能与-合作就已经是让人非常兴奋事情了。

    更何况,姜洪还允诺,如果到时候限定款敲定了就是她设计,那么姜洪会直接把她所作出努力上报到总部那边。

    届时,新款上市时候,很有可能就会在宣传图册上署了她名字。

    对一个设计师来说,让自己名字出现在大众眼前,是件非常自豪事情。

    这意味着人民大众都知道了有你这么个人,还能把你名字和作品对应上去。是很难得机会。

    秦瑟美滋滋地接下了这个‘任务’,回到家里。

    因为秦瑟是凑着周末时候过去,-那边不放假,可大课程表上并不安排周末课程。

    所以她今天没有课。

    回到家时候,叶维清也在。

    他正在书房里边看书边做笔记。

    听见秦瑟回来,叶维清放下纸笔起身来到走廊:“怎么那么快?没有多说会儿吗?”

    如果他没记错话,秦瑟这一趟过去,应该是和-华国分部商量合作秋季款事情。

    叶维清自己是华国人。

    如今华国有了-店和分部,他自然想要在国内搞得风生水起一点。

    华国这版秋季款也是要在华国独立制作设计。

    米国总部交给华国分部那么重要事情,分部自然要认真对待。一般说来,商量个一整天都不一定够用。恨不得晚上通宵,然后第二天再加班,把事情捋出个大体思路来。

    偏偏秦瑟那么早就回来了,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早知道时间那么短,他把秦瑟送过去后就在楼下等她一会儿了。也免得她打车回来那么麻烦。

    秦瑟扑到叶维清怀里,在他胸前蹭了蹭,叹道:“我也没想到那么快。好像是夏季款衣服走针出了问题,姜总经理必须去处理。秋季款设计推后,我只需要设计限定款就可以了。”

    叶维清正抬手顺着她长发,闻言他指尖一顿。

    “出问题了?”叶维清问,声音平静无波:“具体是什么问题?”

    秦瑟当时听得很专心,所以很有印象,就把姜洪说那几句一一告诉了叶维清。

    姜洪原本透出来就不多,她也只能说这几句了。

    叶维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秦瑟进房间里换衣服洗漱时候,叶维清脚步一转,没有回书房,而是转去了工作室。

    他工作室里,摆放都是和服装设计有关东西。

    屋里有十几个高大架子,各种各样小配饰,还有各种各样布匹,林林总总千多种都放在了架子上。

    多而不乱,井然有序。

    叶维清穿梭在这样环境中,没多久来到了里面一个工作台前。

    工作台旁有张宽大舒适老板椅。

    叶维清缓缓落座,倚靠在椅背上,闭目沉思。

    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定好在华国内每季度单独设计一批服装出来,这个计划居然会出现岔子。

    姜洪是在米国总部工作过一段时间老员工了。肯定是知道总部和上头领导对于华国这一块有多么重视。

    可是他却任由服装出了问题后才开始火烧眉毛地开始解决。

    布料和裁剪缝制之间事故本不应该发生。

    只要好好盯着,只要里面人没有欺上瞒下之辈,身为总经理,总能早点得到消息及时止损。

    此其一。

    可问题不只是这一点。

    另外还有个很重要是,出了那么大问题,姜洪居然还能把消息压下来,彻底瞒住米国总部……

    只能说,姜洪手段高超,居然让整个分部人都维护着他,替他遮掩这件事。

    叶维清拧眉,若有所思。

    姜洪这种人需要仔细提防着。

    手段太高超人,背后里冷不防捅个刀子过来,就会造成无法愈合重伤。

    叶维清暗自思量着,该怎么把姜洪这件事给处理掉。

    另一间屋内。

    秦瑟换好衣服洗了澡后,神清气爽。

    她趁着涂抹护肤品时候,考虑起了一件事。

    秦瑟估量了下。

    现在度假系列已经接近尾声,需要她处理相关事情已经很少了。

    而-这边,因为设计部一些失误,导致了秋季款设计时间挪后。现在她只需要设计夏末秋初限定款就可以。

    既然如此,她空闲时间倒是多出来了一些。

    秦瑟想起来之前景恒拜托她事情。

    ——景恒恩师寿辰将至,想要请秦瑟帮忙设计一套适合恩师礼服。

    因为当时秦瑟不知道自己日程安排来不来得及,事情没有说准。

    现在她估摸着可以做这件事,就在护肤过后打电话过去,问景恒还需要不需要她来设计。

    电话几乎是在两秒内就被立刻接通。

    “当然需要了!”景恒在电话那边笑着,显然接到了秦瑟电话让他非常欢喜;“如果亲小姐没有空闲话,我恐怕就要改礼物了。”

    言下之意,不是秦瑟设计礼服,他宁愿就不送恩师礼服做贺礼了,宁愿改成别。

    这话着实打动了秦瑟。

    作为一个设计师,得到这种“非你设计不可”认同,最起码是设计生涯里浓墨重彩一笔了。

    当时林莎结婚现场,有不少宾客看中了秦瑟设计,想要请她设计服装。

    有是想做一套出门旅行,有是想要参加宴会。高订和普通设计都有。

    因为是在林莎婚宴后提起,秦瑟都一一婉拒了。

    她还得上学读书。

    功课终归是很要紧。

    大家都给她留了联系方式。

    如果之后秦瑟有时间,自然会去联系他们。

    至于景恒这件事,因为是在林莎婚宴之前就提起来过,所以秦瑟最先考虑是他这一桩。

    两人电话联系着功夫,秦瑟打开电脑,加了景恒网上联系方式。

    然后景恒传来了一些他恩师照片。

    那是一位满头华发很有气质长者。约莫六十多岁年纪,短发微微烫卷,喜好穿旗袍,气质很好。

    “景教授,不知您恩师尺码多少?”秦瑟翻看着照片时候,问道:“还是说,我去当面给她测量?”

    秦瑟这样问一句是有原因。

    很多时候,送出礼物,是想要对方收到礼物时惊喜感觉。因此一般都不会提前告诉对方。

    秦瑟也是顾虑着这一点,所以问问看景恒有没有恩师衣服尺寸。

    如果当面去测量话,对方岂不是会知道他打算了?

    “有。”景恒说:“前些天老师去了她喜欢那家店,又做了一身旗袍。我和店主很熟悉了,问他要来了老师做旗袍尺寸。”

    说着话时候,景恒顺手把尺码传了过来。

    秦瑟看着这些数值,暗自掂量着。

    旗袍需要可体,所以尺寸是贴身测。但是做其他类型服装时,需要让出来一点空间,让衣服不至于紧紧贴在身体上。

    所以如果做是其他类型服装,就需要在这些数值上略微改动,再加大加宽些。

    只不过这个度不太好把握。

    一般来说,秦瑟给人做设计时候,都是当场测量。这样话,依据皮尺和身体之间距离,可以目测出来怎么样最合适。

    现在有点麻烦了。

    对方不在眼前,只能根据经验去判断旗袍和别服装之间宽度差。

    思来想去,秦瑟挂断电话后,推门出屋去找叶维清了。

    书房,卧室,休息室,餐厅,客厅,都没人。

    秦瑟试着打了个电话给他。没几秒就被接通。

    “我在工作室。”叶维清微笑:“等我一下,马上出来。”

    他‘马上’,效率实在是高。几乎是秦瑟挂断了电话同时,他就已经站在了走廊中,轻轻关上房门。

    “怎么了?”叶维清问:“是不是姜洪那边有了新发现?”

    这句问话着实让秦瑟愣了愣。

    姜洪事情她一个字儿不落全都告诉他了。

    怎么现在他这么在意,看她主动找他,竟然还以为和姜洪有关系?

    秦瑟狐疑地打量着叶维清。

    她指着旁边一块空着地方说:“姜洪那边早就没消息了。想要知道最新境况,恐怕需要直接问他才好。”

    “那你叫我过来是……”

    “帮忙量衣服!”秦瑟笑着,从背后猛然掏出一卷卷尺:“来吧。我看看这些让出来需要多少尺寸。”

    叶维清身材和景恒老师完全不同。

    对方年纪大了,就算年轻时候底子再好,这个时候也已经是恢复不到从前了。

    秦瑟用米尺比量着到底把尺寸松开多少更好。

    叶维清一直看着她动作,不时侧头来看一眼她动作。

    他这样总是忍不住想要看她举动,直接造成后果就是,他在米尺测量是扭来扭去没一个正形。

    “别乱动。”秦瑟在叶维清屁屁上拍了下:“你再扭来扭去话,我这就没法估算完了。”

    叶维清抿抿唇。

    忽地就笑了。

    “不让我乱动?可以。”叶维清侧身一转,顺势把秦瑟搂在了怀里,低头亲吻着:“你总得给我点好处吧?”

    秦瑟生怕这家伙一时冲动上来了,再抱了她往卧室跑,忙气息不匀地去推他:“别闹。忙着呢。”

    “忙着也得答应我再说。”叶维清吻着她唇角,轻笑道;“下周度假酒店开业。你陪我去吧?”

    秦瑟心下好奇,把他推开一点点:“你之前不是说不想露面吗?怎么突然又要去了。”

    “不露面而已,去总得去。”叶维清含笑道:“毕竟投资了那么多钱进去。”

    其实这些都不过是借口而已。

    他是听说了一些间接和秦瑟有关系消息,所以做此打算。

    这样话,秦瑟在明他在暗,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都能立刻解决掉。

    方便快捷不说。

    又保证了自家小妻子完全不受那些破事儿影响。

    最高兴是,他现在还能趁机多偷几个香吻。

    简直是太太太划算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