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4章第 104 章

作者:子醉今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龚语珍到来实在出乎秦瑟意料之外。

    外婆那么大年纪还千里迢迢赶来了, 总不能让她老人家立刻回去。

    秦瑟就和叶维清商量着,在市好好招待外婆。

    龚语珍被蒋爱中万分敬仰万分恭敬地请去大旁边茶楼喝茶了。同行还有段校长和万院长。

    秦瑟和叶维清是后辈, 不太适合出席, 两人索性先一起璟园。

    “我请外婆来时候,和她提过这个, 想陪她在周遭逛逛。”叶维清唇角止不住地上扬着, 心情非常愉悦,悄摸摸拉了秦瑟手。

    见她没反对,他更是心情舒畅:“外婆说她天南地北跑,还总和外公一起出国游。区区来一趟市不算什么。没想着多留几天,打算立刻走。预计可能是明天吧。”

    秦瑟有些心情低落。

    好不容易见到了亲人,总想多处处。更何况,外婆年纪大了, 今天乘机来, 明天乘机走, 也确实有点累吧。

    她正这样想着,就听叶维清忽地一笑:“所以说,我和爸也说了一声外婆来市事儿。”顺便把瑟瑟当时处境也透露了两句。

    秦瑟:“爸?哪一个?”

    秦爸还是叶立柏啊。

    叶维清没吭声, 抬眼看了她一眼。

    秦瑟忽然明白过来。

    他好像很少叫叶立柏爸爸。一般和叶立柏说话,他都直接说事儿,不太带称呼。

    反而对着秦爸秦国富时候, 那一口一个爸叫得那个亲啊……

    秦瑟正想仔细问问叶维清到底和秦国富说了什么。这时候电话铃响了。

    搭眼瞅了下刚好就是秦国富。

    秦瑟:“爸?”

    秦国富:“瑟瑟啊。你们在哪里?我在科技楼这边。你们开车来接我一趟吧。”

    不怪秦国富跑到科技楼那边等着。

    实在是, 大占地广, 面基太大了。他晕头转向地找不着地儿。

    也就科技楼, 又名国富楼,是前些年他投资建造。所以能够找准地方。

    秦瑟没想到她爸效率那么高。

    几乎就是赶着外婆下一班飞机来市。

    叶维清开车往科技楼去时候,她隐隐觉得叶维清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这么着把她爸找来了,忙压低声音问:“坦白交代。怎么把我爸也弄来了?”

    叶维清目视前方,好半晌才慢吞吞说:“我这不是想着,万一事情有个差池,你怎么也能多一个人撑腰么。”

    秦瑟面临撕书事件,说大不大,说小还真不小。如果不能一次性彻底解决,对秦瑟声誉很有影响。

    其实叶维清很有把握能够一击即中。

    但是吧,什么事儿都有可能会和预计有偏差。

    秦国富久经商战,是个很沉得住气。更何况他和校高层领导关系不错,有他过来陪着瑟瑟话,终归是多一分保证。

    “本来还想着要不要请妈来一趟。”叶维清笑:“爸说妈来了后恐怕会添乱。哄着妈去照顾外公了。”

    他偏头朝她一笑:“爸还和我说,千万别告诉你。我想着你不会和妈告状。对吧?”

    秦瑟也笑。

    而后又忍不住轻轻叹息。

    听了叶维清话,她心里头百般滋味涌起。

    她知道,他万事都是在为她考虑着。她却不知道为他做点什么好。

    这样想着,她就也这样说了。

    叶维清微笑:“你什么都不做,只陪着我就很好。”

    虽然他说真是他心里话、大实话。

    秦瑟却暗戳戳考虑着,到了圣诞节和新年时候,好歹她要上心些,多给他准备点用心小礼物。

    秦国富这趟过来,倒是很开心。

    女婿出钱请老丈人过来看女儿,和朋友们说起来,倍儿有面子!

    当天晚上,叶维清在雅明大酒店找了两个套房,请了外婆和岳父大人入住。

    第二天时候,白天秦国富准备带着丈母娘龚语珍四处转转。晚餐则打算聚一聚。

    这次聚餐倒也不是很简单。

    因为出席除了他们几个人外,秦国富还邀请了何家人。也就是何洺,和他妈妈卢美英,爸爸何忠田。

    这是柳悦电话里特意叮嘱过。

    “卢美英照顾瑟瑟那么长时间,我们也没办法感谢感谢她。你趁着还在岍市,不如就请他们吃顿饭吧。”

    照着秦国富看来,有女婿叶维清在,基本上就把瑟瑟照顾得非常好了。

    何家人哪里出什么力了?

    但是老婆大人话,他是绝对不能反驳。

    所以秦国富连连说好。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下来。

    早晨用完早餐后,秦国富开着叶维清那辆保时捷就出发了。

    其实叶维清说过他可以开迈巴赫。可是外婆觉得保时捷小样子更漂亮,不喜欢迈巴赫。秦国富考虑了下决定尊重老人家选择,毅然决然开走保时捷。

    因为和外婆多说了会儿话,秦瑟和叶维清上学有点晚。到了学校时候,刚好擦着上课铃前那一刻进教室。

    她刚坐下,就听身后有人重重嗤了声:“拽什么拽。不就是有人撑腰么?还真当自己清清白白了。”

    这个声音,秦瑟已经非常熟悉。

    对方有事没事总喜欢找茬。想不熟悉都难。

    “裴乐乐。”秦瑟见老师还没来,索性回头和对方说了句:“好心眼儿人,自然看谁都觉得好。总是揣着坏心思人,总是用有色眼镜看人,总觉得别人和自己一样阴暗。”

    裴乐乐气得脸通红:“你什么意思!”

    杜青就在秦瑟身边,看不过去了,也回头去说:“不就是吴凡阳被警察带走了,你生气吗?你犯得着迁怒瑟瑟?本来就是吴凡阳不对。你可要搞清楚点。”

    裴乐乐还想反驳。

    这时候老师拿着书本聪明进了屋:“对不住对不住。今天有点堵车,老师来晚了。”紧接着就开始上课。

    裴乐乐满肚子话就没能立刻发泄出来,憋得她一节课都没坐安稳。

    虽然裴乐乐没能嚷嚷出什么来。

    但是,杜青话给秦瑟提了个醒。

    杜青说:“瑟瑟你当心裴乐乐。自从吴家出事,她整个人怪里怪气,难搞得很。”

    “谢谢你。”秦瑟:“我会小心裴乐乐。”

    裴乐乐是吴凡阳女朋友。

    以前时候,裴乐乐拽上了天,也是因为有吴凡阳给她撑腰关系。

    当时裴乐乐,男朋友帅气又有钱,疼她。最关键是,男朋友家很有能力,她有点什么事情都能够很快得到解决。

    几乎是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

    从吴春雷入狱开始。

    她那风光无限男朋友和她总是被别人嫉妒爱情,就直接成了笑话。

    好在吴凡阳自己也很争气,在大研究生部算是个小才子。

    可是昨天事情给了裴乐乐更为沉痛一击。

    她那‘虽然家里遭遇变故却依然坚强才子男朋友’吴凡阳,居然被人查出做出了那种事情。还被警察带走了。

    以前时候就有出入办公楼女生反应,被人偷拍过。从厕所门下面可以看见手机伸过去。

    只是没有切实证据。而且,那些女生所反应时间太过零散,没有什么特别时间段,十分随机。

    后来事情就不了了之。

    现在吴凡阳落网,真相大白。

    很多人再看吴凡阳女朋友裴乐乐时,眼神都不太一眼了。

    这些人就好像在说,‘你男朋友做了这种龌龊事情,你就也不干净’似。

    裴乐乐昨天晚上直接没睡着。今天是顶着黑眼圈和满眼血丝来上课,精神状态极差。

    她三番五次地想找秦瑟麻烦。

    都被早有准备秦瑟巧妙躲过去。

    裴乐乐气得肝疼。

    她下午放学时候想要堵了秦瑟,讨个公道回来。谁知在最后一节课楼下守了好半天,左等右等都不见人影。

    直到迈巴赫冲出停车场,她才知道,秦瑟已经被老公接走了。

    裴乐乐看着迈巴赫,怔怔地出神很久。

    晚餐聚会酒店距离大不算太远,二十分钟左右车程。

    现在学生们放学了,但是上班族还没有大批量地下班。路况不错,叶维清他们俩用了二十三分钟直接来到酒店。

    他们到时候,秦国富正在大厅里等着。见到孩子们,他就跑了出来。

    正巧遇上了刚刚下车何家人。

    当年卢美英和柳悦是好闺蜜,都是几十年前事情了。两人当时还是大学生。而两人结婚,都是在大学毕业后。

    所以何忠田和秦国富不是很熟悉。

    何洺倒还好了。之前去过岍市,与秦国富一起待了不少时候。

    两家人在酒店里见面。

    何洺甜甜地叫着:“秦叔叔好!”

    秦瑟:“何叔叔、卢阿姨好。”

    叶维清只笑着略打了招呼,并没有像他们一样,以晚辈自居身份来寒暄。

    没办法。

    身为雅明集团董事长,他和何忠田前段时间见过几次。两人是以商业大佬身份互相打招呼,忽然变成长辈晚辈,他适应不过来。

    不过何忠田也不会和他计较这个就是了。

    毕竟雅明集团在国内影响力非常大。而叶维清,又身份不一般。何忠田就算是豪富,社会地位却远不如叶维清高。

    简单寒暄后,大家准备往里走。

    谁知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在不远处喊:“瑟瑟!”

    一听这声音,秦瑟和叶维清就回头看了过去。

    就见叶枫正从马路另一边朝这儿大步跑来。

    之前秦瑟曾经邀请叶枫同来就餐。可是叶枫不想来,拒绝了。所以他是知道他们这个时候在这儿吃饭。

    “你终于想通要一起过来了?”秦瑟含笑问他:“快一点,赶紧进去吧。”

    叶枫摆摆手停住脚步:“不是。我打算立刻回岍市去,所以来和你们辞行。”

    他指着马路那边士:“我想着电话里和你说不太好。正好要经过这里,临时停一下和你说声。正好看到你在外面,倒是省了我事了。”

    原本叶枫早就可以回岍市去了。他是担心秦瑟事情发展有变,特意留下来陪着。

    今天看看没什么事情,他放心下来,所以决定离开。

    秦瑟知道他好意,见他执意离开,只能叹息着点头:“多谢你这几天留下来帮忙。回头找你玩。”

    叶枫笑着说好,打算转身走。

    却被叶维清叫住。

    “你既然是度假酒店员工了,那么,每个月可以有一次来市汇报工作机会。吃住行酒店机票公司报销。”叶维清淡淡地说:“这个机会,你可以选择要,或者不要。在你。”

    秦瑟一听就知道这是睁眼说瞎话。

    叶枫一个基层员工,哪里来什么汇报工作机会?

    很显然,叶维清是想给叶枫机会来市找宋芊芊。只是这家伙死撑着要面子不肯说白了而已。

    不过,叶枫很明显知道了叶维清好意。

    他犹豫了半分钟,最后低着头,嗯了声:“好。那就麻烦你和莫经理说一声了。”又很轻声地道:“谢谢。”

    说罢,叶枫终是没有再停留,摆摆手快步离开了。

    等到士扬长而去,一行人打算去包间用餐。

    卢美英频频地朝着那出租车离开方向看。

    “刚才孩子是谁?”她望着早已看不到车影那边,问。

    秦国富说:“维清哥哥。叶立柏家老大。”

    “哦。”卢美英回答时候有些心不在焉。

    没几分钟大家就在包厢里落了座。

    孩子们平时在学校里就会经常会遇到,彼此之间很熟悉了。所以凑在一起反而没有多聊天。

    学校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有话在学校里说就行。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浪费吃饭时间。

    三人都是上了好几个小时课匆匆赶来,饿得很,先吃为敬。

    几位长辈相谈甚欢,说倒是比吃多。

    不知怎么,就聊到了车子问题。

    “小洺终于考过了驾照,我打算给小洺买一辆好点车。”卢美英说:“不太招摇,但是性能好。我看兰博基尼不错,很多好朋友家孩子都在开。不如就那个吧。”

    秦国富点点头:“可以。”

    龚语珍有些不太赞同:“小孩子家不需要那么奢侈浪费。不如先买一个百多万代步,以后再换好点。”

    卢美英微笑:“其实我看小叶买那辆也不太便宜。就想着给小洺也买个好。”

    这话有点不太对劲。何忠田赶紧瞪了自家妻子一眼。

    ——再怎么说,龚老也是好心劝说而已。卢美英没必要顶嘴。

    叶维清买好车,是因为他本身身份不一样。身为雅明集团老总,没个好座驾话,真就太称不上身份。

    而何洺还是个学生。学生太奢侈了不好。身为学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是正经。

    卢美英拨了拨眼前碗中饭粒,没说话。

    何忠田以为这样就作罢了。

    毕竟大家已经开始说起了别话题。

    谁知过了会儿,卢美英突然又冒出来一句:“我还是觉得兰博基尼好。就定个最新款吧。毕竟小洺喜欢。”又挽着何忠田手臂说:“老公,你就听我吧。别人怎么说都无所谓,你得听我才行。对吧?”

    何忠田没想到卢美英居然较劲儿上了。非要这个时候和龚老抬杠,怒瞪了她一眼。

    之前他就觉得,卢美英情绪就有点不太对。这个时候尤其明显起来。

    龚语珍倒是无所谓。

    她本来就不是斤斤计较脾气。更何况到了这个年纪,早已看淡世事。

    晚辈和她意见不同而已,她根本不在意。

    “想买就买吧。”龚语珍笑着说:“孩子喜欢最重要。”

    何忠田忙说:“龚老说得对。小英,孩子不需要直接买那么贵重东西。你换一个吧。”

    卢美英顿时觉得下不来台。就朝何洺笑:“小洺啊,我给你定你最喜欢那个新款,好吧?”

    何洺低着头没有说话,闷头吃饭。

    卢美英加重了语气:“我和你说话呢!你听见了吗?定你最喜欢新款!”

    何洺突然踢开椅子站了起来。

    椅子蹭过地面发出刺耳刺啦声。

    “我吃饱了。”他说:“出去透透气。”又和卢美英笑:“哪个最新款?我怎么不知道?妈你到时候买了和我说说,我看看是哪一个款式。”

    语毕直接朝外跑去。

    谁知旁边有个花架,架子上有个侧边不知被什么东西给弄坏了点,稍微露出来一点尖刺。他跑过去时候没注意,衬衫蹭过那个尖头,划开了个口子。

    卢美英气得不行。

    她没想到一向乖顺何洺居然当众给她下不来台。没有留意到何洺衣服上破口,气道:“什么叫你不知道?自己说还给我讲不知道?”

    何洺夺门而出。

    叶维清和秦瑟对视一眼。

    秦瑟起身:“我去趟卫生间。”随后跟了出去。

    何忠田刚刚还提着心,看到这一幕暗松了口气。

    他不擅长和何洺这个孩子沟通。秦家姑娘和小洺认识久了,说不定可以劝劝。

    那孩子脾气怪怪。他说不上来哪里不好,就是,总觉得怪怪。

    何洺一口气跑到了走廊尽头露台才停了脚步。

    他低头看了看要后侧衬衫破口,拧眉盯着,嘴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

    “已经坏了。”秦瑟走过去:“要么买件新换上。要么需要缝一缝。”

    她抬眼望向何洺:“你选哪一个?”

    何洺有些犹豫。

    “买吗。”他语气非常茫然:“我明白该怎么做。可是我不想,怎么办?”

    秦瑟知道,何洺曾经在孤儿院待过。

    她自己也在孤儿院待过。所以可以理解何洺心情。

    虽然这件衣服破了,但是吧,还能穿。当然,现在可以选择把它扔掉。再另外买一个新换上。

    可……如果稍微补补。说不定这件就撑过去今天,可以多用几个小时。

    秦瑟还记得何洺在何家设宴时候,独自在旁边花坛哭泣情形。

    她知道平时何洺零花钱多,花钱大手大脚。

    所以,她隐约觉得,现在他在茫然,不是想不想换新衣服事情,而是和刚才卢美英在那边炫富有关系。

    只不过她想不通前后因果是什么。

    “你如果需要补补衣服话。”秦瑟伸手量了一下那个裂口:“我或许可以帮忙。”

    何洺正拧着眉一脸严肃地盯着那个破口。

    听了秦瑟话后,他眼睛一亮:“你会手工缝纫?”

    秦瑟点点头。

    何洺笑得眉眼弯弯:“哎哎呀你可真厉害。我就只会用机器来缝,自己动手是不行。”

    秦瑟很快问服务台要来了针线,等何洺脱下衬衫后开始动手。

    何洺暂时穿着酒店服务员拿来一件宽大披衫。

    “你知道最近我们这个学院学生,要陆陆续续开始去企业开始锻炼吧?”他问。

    “嗯。”秦瑟盯着针线。

    “我想你应该知道繁星。”这是国内有名成衣品牌,“今年开始,繁星也有意加入到和我们学校合作中。”

    这个消息让秦瑟意外,抬眼看了看何洺。

    “我听说‘繁星’董事长原本有意让你去公司试试看。”何洺这是忽然压低声音:“但是,最近裴乐乐动作很频繁。又是去繁星总部,又是请繁星秘书部吃饭。”

    他撇了撇嘴:“虽说她一直都是在耍手段。但是,如果被她抢走了原本属于你名额,可就不太好了。”

    秦瑟明白。

    何洺与她关系,说远不远,可说近却绝对不近。

    他这么透露消息纯粹是谢她这次帮忙缝衣服。

    “多谢你了。”秦瑟用小剪刀把线头剪断:“已经好了,你试试看。”

    何洺立刻穿上。居然和没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看不出线痕迹。只是划到破洞最初始那一端,破口略大一点点。秦瑟用了白色线缝个迷你小叶子在上面,很漂亮,像是专门刺绣。

    何洺谢过她后,穿着衣服欢欢喜喜进屋去了。

    秦瑟正要把针线包还给服务台。

    冷不丁,叶维清从包间里跑了出来。

    他拎着原本穿在身上外套,指了指某个位置:“扣子,掉了。”

    秦瑟诧异地看着那里。

    这家伙基本上不穿旧衣服。这件明明是今天才上身新衣服啊!怎么就扣子掉了?

    她琢磨着现在衣服质量怎么成了这样,随口说:“要不我现在陪你买一件新吧。”

    这是叶维清一贯做法。

    她自问这么说完全没毛病。

    结果她都走出去五六米远了,才发现叶维清没有跟上。一回头,他还在原处站着,拿着外套正神色复杂地盯着她。

    秦瑟茫然:“怎么了?”

    叶维清瞪着漂亮眼睛,不敢置信地望向她:“所以,你压根就没打算帮我缝扣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