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58,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公举

作者:苏子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夫妻俩对视了一眼,然后由萧德鹏开口,“我明白的,董事长您放心,我和丽雅一定会对当年的事情避的。”

    “我是念在夜白和你们的那一层血缘关系,才会一次又一次的帮你们,但是这一次,我消是最后一次。”

    萧德鹏忙点头,“这次我也是没办法了才来找董事长的,您放心,我们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

    “是啊是啊,这次真的是生意上出了意外,我们实在找不到人帮忙啊。”张丽雅也说道。

    墨耀雄松开手。

    萧德鹏终于拿到了支票。

    他睁大贪婪的双眼,仔仔细细的数着上面那几个零。

    墨耀雄低冷的声音却再度响起,“我还有两个要求。”

    “董事长您说。”萧德鹏点头哈腰,只要拿到钱,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第一,我要你们拿着这笔钱走得远远的,永远都不要再来南城。”

    “放心吧董事长,等知微的身体好了,我马上就带她回桐城嫁人。”

    “我们会拿着这笔钱走的远远的。”

    “我们说话算话。”

    夫妻俩不停地堡。

    “第二。”墨耀雄说道,“等会,我会让壁带你们出去,可能需要你们吃一点苦头。”

    一听到这话,张丽雅脸都皱起来了,刚才那个壁拽的她胳膊都要疼死了……

    萧德鹏却一口答应,“好的好的,没问题,我们也会对今天的事情守口如瓶的。”

    他明白墨耀雄的意思,不然也不会偷偷带他们来这里给钱。

    墨耀雄点头,然后,又长长的叹了口气,“自从唯一母亲出了意外,我就发过誓,不会再做以前的那些腌攀虑椤5恰?

    书房的灯光太过暗沉,他抬起眼皮,看着眼前的这对夫妻俩,声音低的就像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一样,“用一点小手段,让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对我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张丽雅只觉得后背有一阵阴风吹过,她账一下眼睛,忙抓住丈夫的胳膊。

    **

    另一边。

    因为墨唯一的坚持,最后还是来了一趟医院。

    墨老爷子扔的玉雕砸得挺重的,萧夜白额头上的伤口有些长,缝了五针,最后还贴了一块纱布。

    墨唯一都要心疼死了,等包扎完伤口,她立刻说道,“小白,以后你不要自己单独回老宅了。”

    “怎么了?”萧夜白的声音很淡。

    “你看你最近都受伤三次了。”墨唯一看着他,原本完美无缺的俊脸,此刻贴着碍眼的纱布,之前额头上的疤还能看到呢,真是旧伤没好又添新伤。

    萧夜白撩起眼皮看着她,“心疼了?”

    年轻的女孩子皱着细细的黛眉,嘴唇也撅着,白嫩的脸蛋上有着很明显的纠结。

    墨唯一毫不犹豫的点头,“小白受伤了我当然心疼啦,就像我受伤的时候你也心疼我一样。”

    萧夜白勾了勾薄唇。

    只是那笑意太浮于表面,就连墨唯一都有些看出来了。

    但是她也没多想,以为他还在生爷爷的气,于是软绵绵的说着好话,“好啦,爷爷他就是这个臭脾气,所以我不在的话,你最好不要单独去见他,也不要用话刺激他←现在啊,真的和暴君没什么区别,爸爸和石伯都管不住的。”

    萧夜白“恩”了一声,从座位上起身,“走吧。”

    **

    宾利缓缓开出医院门口,老刘的车则跟在后面。

    快到丽水湾的时候,墨唯一突然说道,“小白,等会儿去门口的花店逛一下好不好?”

    萧夜白看了一眼乌沉沉的天气,“要下雨了。”

    “就10分钟,我想买一束香水百合,江婶给我买的全都是玫瑰,难看死了。”

    萧夜白想到某人连送两天的999朵玫瑰,眉骨微微跳了一下,然后他说道,“好。”

    宾利在丽水湾外面的一处花店门口吐。

    墨唯一坐在轮椅上,老刘推着她去选花,萧夜白则拿着手机在路边打电话。

    “卧槽,这么快就打电话来了,你知道我刚才完成任务了?你这小子,刀子嘴豆腐心,明明这么关心哥哥……”

    “帮我查一个事情。”萧夜白冷不丁打断。

    “草!就知道你找我又没什么好事,知不知道老子现在受伤了?我是国家一级保护伤员,你还要让我做事!简直太残忍了……”

    “伤到哪了?”萧夜白终于关心了一句。

    那边却支支吾吾,最后说道,“放心,反正死不了。”

    萧夜白也没多想,他一边说话,一边余光看向了花店。

    墨唯一的轮椅旁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男孩,两人正在说着什么。

    结束通话后,他迈着长腿走了过去。

    “不用找了。”

    “谢谢漂亮的小姐姐,小姐姐你人真好!”

    小男孩的嘴巴很甜,将手里的那一束花送到墨唯一怀里,拿着一百元纸币蹦蹦跳跳的走了。

    萧夜白看着那束白色桔梗花。

    小小的白色花骨朵耷拉着,明显都已经蔫了。

    和老刘手里那一捧新鲜的百合花形成鲜明对比。

    “什么时候喜欢这种花了?”

    因为帮助了人,墨唯一很开心,笑容也很甜,“马上要下雨了啊,他说卖不掉花要被妈妈骂,我就买了。”

    她低下头看着怀里的花,“唔,虽然有点蔫了,回去装进瓶子,应该都会开花的吧。”

    萧夜白声音淡漠,“他是骗你的。”

    墨唯一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什么意思啊?”

    萧夜白说道,“他是这家花店主人的亲戚,每天在这里帮忙。”

    “你怎么知道的?”墨唯一愣愣的看着他。

    “偶然经过时发现的。”萧夜白说道,“而且你从来没有在这里买过花。”

    墨唯一:“……”

    怎么会这样?

    “可是他说自己九岁,这个年纪怎么会来打工呢?”墨唯一还是不敢相信,“而且就一百块钱,至于吗?”

    那个小男孩一口一句“小姐姐”的,叫的可甜了,再说了,就一束花而已,至于因为这个骗人吗?

    “一百块钱。”萧夜白念着这几个字,低低的笑了一声,“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能那么幸运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语气嘲讽,镜片下的那一双暗眸,更是透出一股子的凉薄冷意。

    但是很快,那抹情绪就被掩盖住了。

    萧夜白扶住轮椅,声音如常,“走吧。”

    ------题外话------

    小公举真是不食人间疾苦啊~

    求票票~

    下午有二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