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50,爱记仇的霍总,教训小婊砸

作者:苏子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婠婠腿怎么了?”霍老太太一惊一乍。

    苏婠婠是被霍竞深公主抱着进屋的,本以为今天工作日,又是饭点,家里应该只有两位老人,没想到……

    众目睽睽之下,她觉得自己像是在故意装柔弱秀恩爱。

    真特么的尴尬!

    好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啊啊啊啊啊!

    相较于她的面红耳赤,霍竞深却一派从容,他过去将苏婠婠放在沙发上,起身时,目光凉漠的扫过邢思情。

    彼时邢思情正恶狠狠的瞪着苏婠婠。

    她觉得苏婠婠简直就是一个表里不一的绿茶婊,但是男人偏偏就爱吃这一套。

    一想到刚才在998仗着有大哥撑腰就颐指气使,嚣张跋扈……简直想吐!

    现在还故意装柔弱让大哥抱,贱人就是矫情!

    于是当霍竞深看过来的时候,邢思情的表情根本就收敛不及……等那道视线离开,后脊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这个大哥实在是有点可怕,看似不温不火,甚至优雅温和,但经过998那一闹,她知道这些都只是表象而已。

    “刚才路上遇到思情,被她撞了一下。”

    霍竞深这话一出,邢思情心中想法被证实,一张脸霎时又红又白,“大哥,你,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又不是故意的。”

    “怎么回事?”霍琴语看着女儿。

    “妈,不是我,是她自己撞上来的。”

    “婠婠撞的你?”霍老太太语气怀疑,“那你怎么一点没事?”

    反倒是苏婠婠的腿上贴着纱布。

    “她本来腿就有伤。”

    “有伤你怎么还撞上去?”

    “我……”邢思情觉得自己被绕进去了,忙辩解,“她突然转身,把我给外公定制的玉雕……”

    “是这样。”霍竞深神色淡淡,“思情不知道婠婠是她的大嫂,所以出言不逊,产生了一些纠纷。”

    邢思情心里“咯噔”一下。

    霍竞深这话说的轻飘飘的,好似在解释,可分明又在给她下套。

    果然,霍老爷子眉头皱起,“思情,你跟你大嫂都说了些什么?”

    “我没有……”

    “思情。”霍琴语直接打断,“跟婠婠道歉。”

    “……妈?”邢思情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我说的话没听到吗?跟你嫂子道歉!”霍琴语又强调了一句。

    邢思情心底不服,怎么可能道歉,于是一时,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僵。

    直到霍老爷子猛地杵了一下拐杖。

    “思情!”霍琴语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厉。

    邢思情咬牙切齿,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苏婠婠眨眨眼睛,只好也说道:“没关系。”

    “婠婠是你的大嫂,以后不许再出言不逊,听到没有?”霍琴语还在训斥。

    邢思情不说话。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

    “妈。”邢遇云终于开口,“思情已经知道错了,以后应该也不会再犯的。希望大哥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她一般计较。”

    霍竞深掀起眼皮,波澜不惊的看了他一眼,“还是遇云比较懂事。”

    邢遇云:“……”

    被一个大自己五岁的兄长说懂事,除了听着,他还能做什么?

    “婠婠。”霍老太太在苏婠婠身边坐下,“医生怎么说,严重吗?”

    “没事的奶奶……”

    “可能两三天走不了路。”霍竞深语气淡然。

    那个妇科医生是这么说的没错。

    “这么严重!”霍老太太有些被吓到,对着外孙女又是一顿训斥,“思情,以后可不能这样冒冒失失的,你看看你这鞋跟,太高了,前面还那么尖,简直太危险了,以后别穿这种难看的鞋子了,听到没有?”

    邢思情气到快吐血。

    这个该死的贱人,不过就是被踢了一下,就故意在这装可怜,还几天都走不了路……绝壁是故意的!

    **

    一顿午饭用的心思各异。

    霍老爷子气场足,又一直秉持“食不言”原则,除了霍老太太一直张罗苏着婠婠吃菜,其他人也不敢多言。

    回到客厅,霍琴语笑着开口:“爸,今天还有件事要跟您说一下。”

    霍老爷子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一口,“又有什么事?”

    “思情七月份就拿到毕业证了,打算这几天就去霍元地产报到。”

    霍老爷子点头,“阿深,这事你负责安排一下。”

    “可以。”霍竞深答应的倒很爽快。

    就连邢思情都有些讶异。

    紧接着。

    “遇云,回头你带思情去售楼处报到。”

    “为什么是售楼处?”邢思情猛地拔高音量。

    “哦?”霍竞深薄唇轻谑,“你想去哪个部门?”

    刑思情捏紧手指,顶着压力还是说道,“我是学设计的,当然是去设计部门。”

    霍竞深挑眉,“知道霍元地产目前在做什么项目吗?”

    刑思情愣住。

    什么项目?

    她……答不出来。

    “知道现在我们的合作方是哪家公司?”霍竞深又问。

    邢思情再次:“……”

    “前两天,霍元地产开了一个工装项目的招标会,中标公司是哪一家,知道吗?”

    “……”

    现场一片死寂。

    邢思情一张脸已经通红到滚烫。

    女儿被一问三不知,作为父母的邢国志和霍琴语也觉得啪啪啪的打脸,好不尴尬。

    “什么都不知道,我要你这个设计师做什么?”霍竞深微挑起眉,语气温淡却很刻薄,“做花瓶吗?”

    ------题外话------我:霍总你也太爱记仇了吧?

    霍总:没发律师函已经很顾及手足之情了。

    我:呵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