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七章 再次相遇

作者:鸣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伏延部只是半依附于秃发部的一个小部落,再联合其它五部,不过有兵一千八百余骑,人丁七千余人;而秃发部作为河西第一大部,有兵近四千骑,人口一万五千户。

    双方实力相差悬殊。

    贺兰山以西的诸部以秃发部为首,他们和实力同样强大的郁兰设部结盟,威压其它诸部,俨然成了新的霸主。

    伏延部的背叛是不能被原谅的。

    秃发拔能在得知斛律敏儿的消息之后,又得知伏延部要联合几部东归大隋,当机立断,立刻下令部下攻击位于?鹈泉南的伏延部。

    一场草原的狩猎行动正式拉开了大幕。

    此时作为猎物的伏延部浑然不知所觉,还与其他五部沉浸在前往丰州的喜悦之中。六部势力弱小,为避免大部落侵袭,因此结营自保。

    这次秃发部突然杀向伏延六部,六部措不及防,被秃发部狠狠地插入腹部一刀。整个六部互不统属,战力又弱,这种情况下宛如乌合之众,根本无力组织反击。

    这不是一场战争,而是一场屠杀。秃发部本来就希望以此战来威慑周边部落,如何能不下狠手。秃发若能对众将宣布,全部杀光伏延六部的叛军,其他人辨做奴隶,只留下斛律敏儿一人。

    伏延旺荣见此情形,知道部落凶多吉少,再待下去便要被对方全歼了。

    伏延旺荣也是个有决断的,知道这时候该壮士断腕,立刻下令部落丢弃全部辎重和财富,全力向隋境而去。只要到了隋境,秃发部必不敢越境,他们有斛律敏儿相助,便安全了。

    夜色浓郁,静谧的宛若一幅巨大的屏幕。而杀戮在此悄悄展开,热血洒满了整片草原。

    伏延旺荣众人一路狂奔,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野望,只把活着当做最大的奢望。整个六部各自散乱,部落组织已然崩溃。

    而身后的秃发部没有获得想要的猎物,自然对伏延部是穷追不舍,双方都是各不停歇,而伏延旺荣所部眼看就成了强弩之末,成为对方的刀下亡魂。

    眼看穷途末路,伏延旺荣胯下的战马忽然一个趔趄,居然摔倒在地。伏延旺荣精神有些恍惚,没有发现战马异常,立刻被甩了出去。

    众人赶紧下马把伏延旺荣扶起来,伏延旺荣站起身来,有些恍然。他看着身边只有大小猫两三只,一个个狼狈不堪,再想想失陷的族人,自己竟落魄至斯,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我愧对诸位,我愧对伏延部的祖先。今日伏延部山穷水尽,即将灭亡,皆是我之过。”

    众人也忍不住跟着放声大哭,一时间哭声震天,惨烈无比。

    伏延旺荣被众人扶上马,刚才那一摔可能伤了他的内脏,浑身都跟碎了一样,勉强在马上支撑住。

    眼看再往东就到了汉人地界,麾下勇士人困马乏,已经无力再逃。

    伏延旺荣吊装马头,抽出弯刀大呼道:“我伏延部勇士宁死不屈!”

    “杀!”

    忽然南方马蹄声震耳欲聋,伏延旺荣吃了一惊。

    南方的天空,一杆高高的大旗迎风飞扬,斗大的黄字震慑人心。

    对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静静地望着他们。那一排排如山一般的铁骑,威压众人,仿佛天与地与山一同向你压迫过来,让人感到绝望与窒息。

    “隋军,是隋军!”

    伏延旺荣看了一阵欣喜,自己有救了。

    黄明远在已经在草原上寻了斛律敏儿五日。

    茫茫草原,没有参照物,更没有人烟,在这样的地方找一个失踪之人无异于大海捞针。黄明远在草原上费尽心思,可是无论是鹰击军还是北斗并不能给他们太大的帮助。

    在草原上没有传信工具,也没有掩护,想定位和侦察真是太难了。

    第五日,黄明远终于决定返回丰州。

    虽然斛律敏儿很重要,但他是丰州之主,他已经做了所有该做的和能做的,如果斛律部还有其它想法,只能听天由命了。

    黄明远从不畏惧任何挑战,甚至是背叛。

    或许是老天爷都希望黄明远见到斛律敏儿,所以在靠近隋境约二三十里的地方,黄明远遇到了如狼奔豕突一般的伏延部。

    虽然对方人数众多,虽然地方不知是敌是友,但两百名狼牙铁骑,足够一战。

    黄明远让部下各持马刀,整戈待发。

    伏延旺荣本是一喜,可是见到隋军的杀气便知道要遭。他知道他们跟隋军又不认识,看隋军这架势,若是他们直挺挺地冲上去,怕是会被前后夹击,死无葬身之地。

    伏延旺荣马上派人前往隋军之中表明身份,又让人带上斛律敏儿,做个证明。

    伏延部的信使高举着旗号来到隋军之中,对方见到隋军领头的韩浚,赶紧表明身份和来意,求隋军拉一把他们,伸出援手。

    韩浚不置可否,让部下紧密监视这群忽然,自带着斛律敏儿前往黄明远所在的中军。

    而此时的斛律敏儿都惊呆了,她不敢相信时至两年之后,她又一次见到了黄明远。

    看到黄明远威风凛凛的样子,斛律敏儿忍不住哭了出来,仿佛这些日子所受的所有委屈与悲伤都溶进到眼泪之中。

    黄明远看着可怜兮兮的斛律敏儿,小脸脏兮兮的的如一只小花猫一样。黄明远跳下马来,走到她跟前,给她擦了擦脸。

    斛律敏儿突然一把抱住了黄明远,哇哇大哭起来。

    黄明远拍拍她的肩膀,没有说话,她还是个孩子,虽然给自己弄出这么大麻烦,但也没必要斥责。这个时候什么斥责、安慰都比不上一个肩膀,一份倾听,一个依靠。

    直到斛律敏儿哭得没劲了,黄明远才把她扶起来,交给身边的一个亲卫,让他将斛律敏儿送回丰州。

    这里离丰州最近的边塞有二十里,已经算安全了。

    斛律敏儿扯着黄明远的袖子,恋恋不舍的不愿意走。只是战场上刀剑无眼,黄明远不愿意多分心照顾斛律敏儿,所以并不为所动。

    “这里是战场,不是你该待得地方!”

    斛律敏儿哀求无果,黄明远并不允许,她只得苦兮兮地跟着护卫恋恋不舍地前往丰州。

    他不爱她,所以不愿为了她去破例;他不爱她,所以她的哀求对他并没有效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