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81章 偷袭

作者:戍边铭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一片惊叫声中,皇太极却是再一次稳住了身体。

    挥手制止众人传萨满巫师的叫嚷声,皇太极再次坐回御椅之上,伸手撕下两片棉布,熟练的堵住了鼻孔,将头后仰。

    一套动作干净利落,显然久经考验。

    过了好一会儿,觉得鼻血已经止住后,皇太极取下棉布,随从的太监立即上前,用专门的工具,将皇太极鼻孔清理干净,这才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二哥,你说的正是我最担心的。既然阻止不了,那便见一个灭一个就是了。我大金兵强马壮,为何不能仿效先祖,进关划黄河为界,与南蛮分庭抗礼,为何要要辽东忍受那无边苦寒?”

    皇太极稳定了一下心神,十分恳切的说道。

    “入关划黄河而治?”代善却是大摇其头,十分肯定的道,“这是一条死路!当年的大金,起初不也是兵强马壮,更据江北望江南,最后还不是落个身死族灭的下场?”

    “汉人有言,胡人没有百年运。当年的蒙元,声势何等浩大?也不过百年,便被逐回漠北,黄金家族更是差点被连根拨起!前例在先,为何要苦苦追寻苦恼?”

    代善也叹息一声,说实话,他也想入主中原,但一想到之前的胡人入中原后的凄惨下场,他就完全没了任何心思。

    见皇太极似乎还要说话,代善伸手制止了他,语气也十分的低沉,“我明白你担忧什么。不过就算他来日能称雄大明,将来前来讨伐与我等清算旧账,却也无需过多担忧。辽东地形开阔,适合我大金铁骑纵横,而且辽东苦寒之地,就算胜他不得,但只要我等依托地形与他周旋,他又能耐我何?听二哥一句,早点撤兵吧!父汗留给咱们的辽东足够大了,够子子孙孙们逍遥快活过了!”

    “你也说那李征擅长奇淫巧技,怎知他来日不会有什么新东西弄出来?若是他解决了后勤粮草运输问题,千里辽东终究是一片大坟场罢了!”

    皇太极叹息一声,语气也有些萧索。

    若非当年努尔哈赤在辽东杀戮过盛,自己又数次兵寇大明,双方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他又何必冒着众人都不愿的现状,非要灭了这大明的未来之星?!

    “其实要灭了这李征,也并非只有刀兵一条路。当年的熊廷弼、毛文龙诸辈老汗都无法耐何的家伙,大明朝廷还不是帮咱们收拾了?”

    见皇太极始终不能放下灭掉李征的打算,代善转换了思路,从另一个角度开解皇太极。

    “大明朝廷能收拾的,也只有死忠之辈。这李征虽然我从未接触过,但只看这半月来,这厮的所作所为,只怕难称忠臣吧。若是逼的李征反了大明,若是他能被大明收拾了自然是上好,但万一其打出一片局面,反而彻底解开了他的手脚,只怕更是祸事一件!”

    皇太极闭上双眼,对这个提议并不抱太大希望。

    李征这家伙战场上嗅觉十分灵敏,依靠大明那些军队的尿性,估计送人头的可能更大一些。

    更可虑的是,李征掌握如此多的犀利火器,若是与流寇合流,大明境内只怕没有任何城池可以阻挡他们的脚步。

    若是流寇无限制的膨胀开来,恐怕不等自己筹划成功,大明朝就会自己更换门庭。

    反正皇太极是绝对相信,无论是谁换了如今大明这个庄家,都不会比如今的大明更容易对付。

    哪怕新朝只是废除了白痴的加赋政策,新朝就会消弭了内乱,而团结一致对外的新朝,哪怕只守不攻,大金就注定会碰的头破血流。

    “好了二哥,你无须多说了,我一定要任性这么一次,不破朔州决不收兵!”

    皇太极伸手制止了还要进言的代善,平静的道,“若是本汗能够让各旗麾下奴才不折损过百,还有没有人反对出兵?”

    不折损过百?

    众贝勒贝子闻听此言,个个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皇太极会如何做到这点。

    不过既然皇太极已经让步如此之多,众人包括代善在内,也无人再掣肘,全部附地赞同。

    ……

    一连数日,建奴一直没有进兵的意思,甚至连例行的骚扰都看不到了。

    立于城楼之上,李征却是看着无数的建州八旗与蒙汉八旗不断的分兵四出,却始终看不到有人回返。

    难道是建奴的粮草出现问题了?这是要分散四处筹粮?

    李征有些怀疑的看着眼前这离奇的画面,心中却是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不过很快便被他直接推翻了,建奴这次纵横两省,破城十数座,单单一个应州,便存粮数万石之多,根本不存在缺粮之虑。

    但是这般频繁的出动人手,而且每次出动一路便是数千之多,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

    李征很快打定主意,以不变应万变,任你千变万化,我只坚如磐石便可!

    平静的日子会让人产生一种岁月静好的幻觉,令人分外懈怠,包括建奴在内,这几日的严密警惕也一天比一天走形式。

    崇祯七年十月底,在围城第五天深夜,城内一直龟缩的明军却是突然发力了。

    曹文诏带着城内全部的骑兵,一共两千五百人,在夜色的掩护下,直接杀入了建奴大营!

    完全没有防备明军竟然敢出战偷袭的建奴大营,顿时被连天的喊杀声,震的天翻地覆。

    两千五百余骑兵,悄无声息的拉倒营墙之后,便在曹文诏的带领下,一往无前的杀入大营之内。

    燃烧的火把不断的引燃一座座帐篷,篝火旁打着瞌睡的哨兵,甚至都没来的及举起兵器,便被疾掠而过的骑兵砍翻在地。

    熊熊燃烧着的营帐,无数人浑身是火的嚎叫着冲出,但他们的嚎叫声却被后续的骑兵给完全掩没。

    人影绰绰,刀光如冰,人如虎,马如虎,如入无人之境!

    连续攻破数座大营之后,眼见前方火把已经密集的亮了起来,知道已经到达极限的曹文诏直接掉转马头,带着大军向回便溜。

    果然没有几分钟,已经集结到位的建奴骑兵铁蹄声便从后方震天般的响起。

    城门遥遥在望之时,两翼也隐隐听到战马奔腾的声音,不过却也为时已晚,明军骑兵鱼贯而入城,城头上更是铳炮齐呜,发力拦截。

    黑暗之中,面对着已经杀出威名的强敌,建奴骑兵难得的没有尾随追入城内,甚至不敢过于迫近城墙,只能悻悻然看着明军回返城池。

    这一战,杀伤并不多,毕竟建奴多次分兵,许多营帐都是不满员的,但对于士气的提升,却是无以伦比。

    令李征意外的是,吃了这么大的亏,建奴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击样子,只是戒备明显加紧了许多。

    平静的日子一晃就是三天,第五日一早,当李征看到城外的景象之时,却是双目一寒,将拳头攥的格格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