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80章 谁也不能阻挡

作者:戍边铭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后金大营,汗帐。

    肥胖的皇太极端坐于宽大的御椅之上,面色平静,天生就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质。

    后金在随着皇太极不断取得不可思议的胜利之下,他的威信也开始水涨船高,已经慢慢的凌驾于其他三大贝勒之上,开始向后金第一人的位置不断前进着。

    就比如今日,原本还可以与他平起平坐的代善,却是主动的在其侧下方落座,没有与他共坐于一椅之中。

    不过相比于平日间几乎是一人堂的军议,今日的军议显得有些嘈杂。

    原因很简单,皇太极的策略有误,朔州明军并不是可口的点心,是一块硬骨头,论硬度,比起铁疙瘩也软不了多少。

    围绕着是战是撤,帐内众人也分为两派,争吵个不休。

    请战者自然不用多说,是以岳托、多尔衮为首的青壮激进派。理由也很简单,那便是将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撤退的人则是以代善等老成之辈为代表的老成守旧派,他们根本没有青壮派那般有野心,有进占汉人北地的野望。

    他们的思想还在停留在努尔哈赤时代,对自己的定位也十分的明晰,那便是后金并不是,也不会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大型的盗贼团伙,抢劫财富才是唯一目的。

    放着好好的大明不抢,跑来这儿啃这种硬骨头,他当然十分不爽。代善也有理由生气,他的正红旗损失惨重,正是需要人丁补充,而不是为了咬碎一块骨头,将门牙也崩掉。

    这一次,他并没有听从皇太极的建议,在皇太极于东门猛攻之际,全力攻打西门,也是存了这个念头。

    他是吃过李征的大亏,对于这个对手从来就不曾有丝毫的小视,皇太极初战失利也是在他意料之中之事。

    其他的蒙古人有代善撑腰,自然也是怨气颇重。

    在他们看来,后金放着好好的强盗的事业,带着大家发财的正事不干,偏偏要去当一个占地为王的恶霸,这岂不是太也主次不分了?

    他们蒙古人投奔皇太极,是来发财的,可不是来大明打生打死的。之前在大明抢的好好的,大家都是腰包鼓鼓,为何就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

    这也是蒙古人此次吃亏较大的原因,屡次碰上李征,都没有好事。

    这些蒙古人对于李征的观感,也就变成一个瘟神,是那种谁沾上谁倒霉的存在,没事最好别去招惹,免得惹得一身腥臊。

    对于这些蒙古人的不满,岳托表现的极为愤怒。

    大金可以带在这些人发财,那是建立在他们可以给大金以助力的前提下,眼下这帮人如此反客为主,岂是能够容忍之事?

    对代善,他没有办法,对付这些蒙古手下败将,还能任由他们放肆不成?

    “诸位台吉,你们与我大金在草原歃血为盟,共抗察哈尔与大明,今日却是这般消极避战,可有丝毫同盟之义?”

    岳托冰冷的目光缓缓扫过诸部蒙古头领,杀气腾腾的问道。

    “岳托,你这是何意?如此喝斥盟友,礼节何在?”

    蒙古人讪讪未开口,代善却是先行站了出来,扬声怒喝道。

    “阿玛,只肯占便宜,不肯吃一点亏,天下宁有此理?”

    岳托满心满脸的不甘,气愤的争执道。

    “放肆!你就这般跟阿玛说话的?!”

    代善猛的一拍桌子,戟指着岳托,目光中一片冰寒。

    这个儿子,怎么就这般跟自己相冲?

    “二哥莫要气恼,岳托年轻气盛,并无冒犯之意。”

    代善与岳托公开这般在外人面前争执,皇太极当然不能这般无视,开口调和道。

    “哼!今日我给大汗面子,岳托,这儿没你说话的份,给我回去思过!”

    代善冷哼一声,向皇太极随便拱拱手,向着岳托一挥手说道。

    看着岳托气冲冲的离帐而去,皇太极叹息一声,却也无法阻拦,毕竟他还不想现在就与代善翻脸。

    而帐中之人,更是令皇太极警惕,岳托被斥责离去,帐内竟然无一人出言相劝,可见所有人的态度已经十分明了,大半都支持代善的意见,不想再打下去了。

    “各位台吉辛苦了,且先回去休息。”

    眼见内部都无法统一意见,皇太极索性将蒙古人先赶走,自家人先关起门来商量出个对策。

    有代善在场,皇太极还做不到一手遮天,但他却不愿意改变初衷,毕竟于公于私,朔州城中的李征,都是必须要解决掉的心腹大患。

    可惜的是,如今的大金在节节胜利之下,却是丧失了他当初接手大金之时,那种旦夕存亡的紧迫感。

    那个时候,只有有条活路,哪怕道路并不好走,所有人也会拧成一条绳子,拼死来争取一丝生机。

    如今家大业大了,反而变得谨小慎微,害怕征战伤亡了。

    果然是光脚不怕穿鞋的,一旦光脚穿上了鞋,也就意味着开拓慢慢消失,保守得到的一切,才是第一要物。

    这个势头很不好,但皇太极却没有丝毫的办法,起码如今的他还没有办法扭转这种风气。

    “各旗损失如何?”

    等蒙古人依言告退之后,皇太极这才从容的询问道。

    “正黄旗损失步甲百二十人,重伤三十余……”

    “镶黄旗损失步甲六十三人,重伤十余……”

    “正白旗损失步甲百六十人,重伤十余……”

    今日参战的三旗旗主鱼贯而出,按照各旗的排名顺序,一一上前汇报了伤亡数字。

    这些步甲都是弓箭手,其中甚至还有数量不少的白甲兵,损失如此多,却没有丝毫的收获,已经足以令各旗都有些肉疼了。

    而且这还只是第一天,明军抵抗的如此激烈,若是想拿下这座城,谁知道还会损失多少人马?这种得不偿失的收益比,也是各旗都默认代善意见的重要原因。

    “损失颇多啊!”皇太极感叹了一句,随即扶着椅背站了起来,背起手来在汗帐内来回踱步,忽然开口道,“你们说说看,觉得明军哪方面最厉害?”

    “火器犀利,而且花样众多。前几天交手之时,这个李征还没有这么多的花哨玩意,今日攻城所用的东西,委实令我大开眼界。”

    代善第一个开了口,深深的看了一眼皇太极,道,“八弟,若是明军这东西管够,二哥觉得,咱们全部人命都扔这里,也不够填这个窟窿!”

    “而且这东西,你怎么知道就是那李征的最后底牌了?若是他再鼓捣出其他的物件,咱们又该如何自处?大明花花世界,子民兆万有余,迟早会出一两个强人,谁也阻挡不了!”

    听到这句话,皇太极肥胖的身体猛的一震,脑子里只是不断的徘徊着那句话,‘谁了阻挡不了!’。

    喃喃的重复了几遍之后,皇太极突然之间觉得脑袋嗡嗡直响,两道鼻血悄无声息的流淌而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