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56章 阿巴泰

作者:戍边铭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地上的追逐战,直接爆发。

    撤退命令一下,这些原本只是来抢劫的强盗,在碰到亡命之徒之时,也只能选择逃遁而去。

    能将不可一世的建奴追的上窜下跳,那可是极稀罕的事情。

    明军骑兵无不欢呼雀跃,努力纵马在后,拼命追逐,这可是能给子孙吹嘘一辈子的事情,可遇不可求啊!

    被追逐的牛录额真心情就很不美好了,他们之前与明军斥候追逐战斗了许久,这个时候马力都不可避免的开始衰竭了。

    虽然他们的战马质量更好,但在生力军面前,就有些不够看了,在狼狈逃回应州城的路上,不断有马力耗尽的建奴骑兵惨叫着被围杀。

    虽然大家都听的到,但却根本无人肯回头看上一眼,只有不断挥舞着的马鞭,以及狂跳的几乎要跳出喉头的心脏。

    一马当先的牛录额真局面尚好一些,直到看到巍峨的应州城在望,他还在想一个问题。

    这些明军骑兵为何如此的悍不畏死?

    对,就是悍不畏死!

    这些明军在作战之时,根本就没有格挡闪避的意图,往往都是你砍我一刀,我回你一枪的态度。

    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不闪不避,只为了以更迅捷、最稳定的姿态挥刀砍向自己,试问哪个能不畏惧。

    这也是他这次骑战之时,战果只是寥寥几个的最大原因。每次都要先格挡,再用丰富的马上技战,迅速的反击。

    这事说着简单,但若是没有几年马上战斗的经验,根本就干不了这种活计!

    明明对方都是些受过几个月训练,作战经验极其不足的菜鸟,却打的这么糟心,委实令人憋屈不已。

    明军的将领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让士兵们在战场上完全漠视了生死?

    更操蛋的是,他此战一个俘虏也未抓到,更别说审问对方军队出处的情报了。

    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他唯一知道的情况,也仅仅是对方打的旗帜是四边旗,这么一个不算情报的情报。

    但此刻他已经没有工夫再多想了,身边还活着的族人已经不多了,应州城在望,他也几乎快成了光棍司令。

    麾下几乎死光,就算回城估计下场也不会太好,不过能活一会儿,还是要多活一会儿的,总好过立即被人割了脑袋回去请功。

    当最后数骑几乎吓破胆一般狂冲入城中之后,追逐的明军也终于恢复了理智,并没有跟着冲进城池之中。

    直接尾随入城,虽然够气派,但更大的可能是被堵在城中,杀个片甲不留,没有后援的王永自然不敢犯这个二。

    不过他很快便寻找到另外的目标,城外众多还在押运物资入城的建奴步兵。

    自家的斥候被人追在屁股后面杀入城内,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警报和准备时间,因此当明军骑兵突然出现在面前之时。

    许多建奴步兵还以为是自家的骑兵,毕竟一个多月来,明军成建制出现在野外的军队早就绝迹了。

    当还在滴血的马刀斩到头上时,这些人也顿时明白了情况不对了。

    不过这个时候再想列阵已经完全来不及了,百多骑虽然数量不多,但对上没有阵势,更没有组织的建奴时,表现出来的杀伤力还是极为可怕的。

    一路奔驰,根本就就有任何可以抵挡他们前路的存在,无数的建奴如同他们曾经追逐过的明军一样,哭嚎着将自己的后背扔给明军骑兵,惨叫声直接在应州城外响成一片。

    当应州城内建奴将领终于得到消息,并且集结部队出城之时,城外早就变成了屠宰城,数百猝不及防的建奴步兵们死了一地,连脑袋都被人收割一空。

    至于肇事者,此时只能看到远远的西方还未散去的烟尘,一路将他们的行迹标示出来。

    若是换了其他大明的军队,也许就会自认倒霉,然后重整军队,并作好防御的准备。

    但建奴八旗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忍字,尤其是这种骑在头上拉屎的行径,更是让他们一刻也坐不住。

    被人打上门来羞辱,这已经是多少年没有发生过的事了?

    这种耻辱如何能够忍受的住?不用对方的鲜血来洗刷,那就是人生的一大污点。

    尤其是对于身份尴尬的阿巴泰而言,更是如此。

    他出身于镶蓝旗,却被皇太极极其恶心的调入正红旗下,在代善眼皮下当皇太极的钉子,自然是尝尽人间冷暖。

    更坑爹的是,皇太极对他还根本不信任,这番插钉子更象是流放。

    这种两难局面下,阿巴泰别说有什么地位,能不被人针对就已经可以烧香拜佛了。

    皇太极半个月前还在应州坐镇,如今已经移驾向东攻略宣府,代善父子又统大军去了大同监视最能折腾的曹文诏部,顺便在边界护送被掳掠的青壮出塞绕道送回辽东。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独当一面的机会,却又遇上被明军打脸的糟心之事。

    做人为何这般难呢?

    对皇太极,他无法反抗,对代善,在屋檐下的他只能低眉顺眼。但他看不起的明人竟然在他头上动土,那就是完全不能忍受之事了。

    为了不跟丢这伙大胆的明军,阿巴泰直接命令五百骑兵出发跟踪,能够尽歼他们自然最佳,但最起码的要求是不能跟丢对方。

    阿巴泰长久形成的谨慎性格还是发挥了作用,十分郑重的要求带兵的甲喇额真一定要小心行事,毕竟这伙明军处处透着怪异。

    不过看那甲喇额真眼中深藏着的不屑,还有骑兵们那滔天的愤怒,阿巴泰却也没有办法确保他们能确实的落实命令。

    毕竟这些都不是他的部众,他还没有那个威严可以确保命令会被严格执行。

    打发了先头部队之后,阿巴泰便将那个倒霉的斥候头子唤了过来,一番耐心的询问之后,发现对方竟然一问三不知。

    阿巴泰顿时爆跳如雷,直接令人将逃回的六人装入麻袋,在出征大军的前面乱马踏成肉泥。

    应州城内本来有二千三百余正红旗兵力,不过城外明军那一通乱杀,委实帮助后金成功减丁了近两百口,并且还增加了三百余的伤兵。

    明军向来有马三步七的传统,如今虽然这个传统基本上做不到,但马二步八还是可以达到的。

    这就说明,这伙明军至少有二千人的兵力。不过单从对方敢悍然攻击战无不胜的后金八旗来看,对方的兵力显然不会只有两千人,可能会更多。

    本着料敌从宽的谨慎原则,阿巴泰几乎将可战之兵召集一空,只留下百多名精兵守城并照料伤员,拼凑出了近一千三百余人的大军,浩浩荡荡的随着前锋杀向西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