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九九章 劫营

作者:戍边铭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流寇们目瞪口呆之下,之前冲阵还事的三百余骑重骑,此时折损已经超过八成,只有寥寥数十骑重骑还在前行。

    不过明显看的出来,这些重骑已经完全没有了速度,而且更可恨的是,这些重骑还时不时的轰然倒下。

    到了这一刻,就算傻子也明白,官军肯定是地上却了手脚。而最简单的办法,便是挖掘出无数的陷马坑。

    这些小坑不需要太大,只要深十到二十厘米,宽十厘米左右就可。

    而且官兵在脚下做这些小动作,工程量极小,动静也更小,最要命的是远远的还根本看不出来。

    不用说,之前那几百决死冲阵的流寇骑兵,一个也没有活着出来也是因为不想被泄露了机密。

    官兵下的本钱还真不少,之前还以为官军人人都有拼死之心,宁可伤亡多了一倍,也要将所有义军骑兵留下来。

    如今看来,完全是被坑了。

    场中仅余的三十余骑,还想摇摇晃晃的退走,但士气大振的官兵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数百人飞扑而上,将这仅余的重骑兵全部拉下马来。

    这些重骑兵如果在高速之中,那是人挡杀人,佛当杀佛的存在。但是失去了速度之后,他们笨拙的象刚刚蹒跚学步的孩童。

    几乎一瞬间,便被无数的人拉下马来,直接按死在地上。

    当流寇骑兵终于反应过来,数千轻骑策马救援时,一切已经完全尘颁地。

    不仅如此,已经稳定住军心的山东军更是整齐的后退百多步,留下了满地的陷马坑,警告着流寇骑兵莫要再赴后尘。

    随着重骑兵的覆灭,山东军的阵势摇身一变,迅速的坚固起来。

    在保持了安全的隔离区后,山东军也开始抽调人马,增援并替换前线苦战已久的前军。

    得到了生力军支持的前军,精神大振之下,快速将流寇锐兵杀的步步后退‘军更是如狼似虎,直接转守为攻!

    短短半个时辰,官军已经从之前的岌岌可危,变成再次占据战略优势。

    这一系列的变化,完全在高迎祥的眼中。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他明白,对方统帅的随机应变能力极强,对战场节奏的把控更是了得。

    只是一个小小的陷马坑,就将处于崩溃边缘的左翼重新拉了回来,更是趁势反攻为守,向着己方压制而来。

    左翼失守,中军失的胶着,右翼又被人压制,仗打到这个份上,高迎祥已经明白自己想要获胜,已经不太可能了。

    不过他更加不敢就此收兵,如今情形恶劣,一个不好,就可能全军尽溃←年纪已经不小了,承受不了几次这样的打击。

    好在距离天黑还有一个多时辰,只要咬牙坚持到天黑两家收兵,他还是可以从容整顿军队,全身而退。

    唯一可虑的便是李自成部,不过眼下骑兵已经无用,也是时候给李自成解围了。

    传令兵带着高迎祥的命令快速而去,不多时滚滚的骑兵便向着左翼汹涌而去。

    不过在这些骑兵到达之前,山西兵便接到卢象升的命令,有序的撤下军队,解开了包围。

    ……

    天色已黑,由于这个时代大多数人都因为缺乏营养,有着或轻或重的夜盲症。

    若非有什么重要的理由,因此基本上没有夜战的习惯,当夕阳西下之时,双方都默契的罢兵回营。

    死里逃生的李自成,带着自己已经两千不到的残兵败将回到高闯帐下后,他终于得到了他最满意的答复。

    连续为闯营卖命,数次抗起别人不敢担或者不愿担的重任,这次甚至不惜拼光自己的部下也要为闯营争取时间的做法,也终于获得众人了认可和信赖。

    在高闯直接拨下一千老营骑兵的表率下,无论哪位将军,都是或多或少的拿出自家的部分精锐队伍,补充给李自成。

    这样一番下来,李自成的本部又一次突破了五千。更重要的是,他不仅成功的树立起自己的威望,更是与高闯集团之间的捆绑已经牢不可分了。

    “今晚召大家过来,是想听听各位的意见,是战还是留!”

    众人来到大帐内坐下,高迎祥也不费话,直接提问道。

    “撤吧,这卢阎王也太邪乎了,必输的仗竟被他打了个翻身,眼下儿郎们士气已坠,这仗没法打了!”

    高迎祥的同族高一功第一个开口,十分沮丧的说道。

    “是啊!这一天下来,投奔的青壮少说死了过万,估计今晚又会跑了上万,咋打的下去啊!”

    河南本地投靠而来的刘国能也是一阵摇头,完全没有任何战意。

    今日他的河南老乡损失太重了,他带着的七万余人,如今事的只有五万出头,其中有战死的,但更多是打散逃跑的。

    其他人也没有意见,这打是打不过了,跑是唯一的选择。不过身为流寇本就是到处流窜,打不过逃跑也不丢人。

    “不过怎么撤也是个问题。官军肯定会紧盯着咱们,一旦咱们失阵脚,官军又猛扑上来,还是一场大祸。”

    革里眼贺一龙也同意撤军,但却十分的官军的反扑。

    “趁夜撤军是不可行的,晚上啥也看不见,一点小动静,就可能直接炸了营,弄不好还没被官军追上,就被自己人先踩死,杀死。”

    老回回马守应也是点头道,阵前撤兵本就是一件风险极大之事。

    “战无可战,退无可退啊。”

    高迎祥叹了口气,这环境是怎么办都是个死啊。

    “要不这样!咱只带老营,其他……”

    郝摇旗一拍大腿,粗着嗓子便叫道,但话还未说完,便被高迎祥瞪了回去。

    “说的什么混帐话!来投奔咱们的都是河南乡亲,哪能这般不管不顾的扔下!?”

    高迎祥一拍桌子,恶狠狠的骂道。

    郝摇旗猛的一愣,当看到帐内数个河南籍的义军头目愤怒的眼神,这才发现自己失言,顿时缩头不语。

    河南籍的流寇狠狠的盯着郝摇旗,不过高迎祥之前已经喝斥过了,也不便为此穷追不舍,只能忿忿的将骂人的话咽了回去。

    “闯王,俺有一个主意,也不知道可不可行!”

    正在帐内一片尴尬的时候,李自成站了出来,朗声说道。

    “自成又有什么好主意,快说来听听。”

    高迎祥呵呵的笑着,不管李自成是不是有好主意,这个时候能转移话题就好。

    李自成刚刚想要开口,外面却是传来天崩地裂一般的呐喊声,安静的夜空突然是就沸反盈天。

    “闯王不好了,官军劫营了!”

    一众人都有些慌乱之时,一个小头目快速入帐,急惶惶的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