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章 远窜

作者:戍边铭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官军来的如此之快,委实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两家刚刚罢兵不足一个时辰,距离常用的午夜时分劫营为时还早的很。

    但官军就是这个时候全线出击,而且更丧气的是,几乎所有流寇的大头目都不在各自营中,因为他们在中军大帐里开会。

    这种要命的时刻,白日被压制的流寇士兵一没有士气,二没有统帅的将领,完全就是一副被动挨打的局面。

    面对全线进攻的官军,流寇中能够反抗的几乎没有,完全就是一触即溃,完全成了赶羊。

    一座座营垒被官军踹平,一伙伙流寇被官军打散碾压。

    进展的极为顺利,也令官军原本因为白天苦战而心虚的情绪完全被打消了,无数的官军欢呼雀跃,奋勇向前冲杀。

    流寇毕竟有数十万之众,虽然变起匆忙,但敢于抵抗的还是为数不少。

    但这种自发性的抵抗,根本无法对抗滚滚而来的官军精锐,片刻间就会被淹没于人海。

    刚刚回帐没多久的流寇,纷纷被这杀喊声惊到,但往往他们刚刚爬出营帐,便见到官军骑兵那明晃晃的刀枪。

    大部分人都是十分自觉的转头就跑,跑不了的直接跪地投降。

    大军滚滚而前,连十数营之后,终于遇到成建制的流寇抵抗。

    这里已经接近高迎祥的帅帐,有着外面十数营杂兵的迟滞,高闯老营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不过这也仅仅是抵抗而已,当看到官军越杀越多,其他道友纷纷从身边逃窜之后,老营抵抗**根本就没有坚持多久,很快便随着大流撤退了。

    好在能够进入老营的,都不是软柿子。虽然是撤退,但也算井然有序,交替之间快速后退。

    当越来越多的流寇开始在自家统领回归后,压住阵角后,他们的攻击力也开始犀利起来。

    虽然依旧无法改变大方向上被官军压着打的局面,但与之前一触即溃的模样,却不知好上了多少。

    就在高迎祥慢慢沉着气,准备调动兵马慢慢围堵而前时,左翼那边又是天崩地裂一般的欢呼呐喊声。

    “莫走了闯塌天!”

    “莫走了点灯子!”

    高迎祥猛一回头观看,却是惊愕的发现,闯塌天刘国能部大营已经被官军攻陷,无数火把星星点点,不断的向着纵深挺进着。

    这不可能,官军怎么可能这般快击败了刘国能!高迎祥脸色铁青,刘国能部是河南诸部中人数最为雄厚,而且刘国能本身就是官军出身,他带着的队伍也是战力最高的。

    如今败的如此之快,肯定是直接溜之大吉了。

    “报闯王,闯塌天,点灯子,一条龙……数位当家,已经弃营逃了!”

    果然没多久,一个流寇骑兵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将高迎祥的猜测化为了现实。

    “竖子敢尔!”

    高迎祥猛的拨出腰刀,双眼都变得血红起来,狰狞的大骂道。

    有心派人追杀,但却又按捺了下来。

    毕竟今日郝摇旗提议抛下河南本地流寇再次流窜,自己虽然及时制止,但毕竟已经产生了嫌隙。若是时间久些,高迎祥还能化解。

    但官军直接攻了过来,却是让他措手不及,安抚更是无从说起。

    这会儿河南籍的流寇几乎跑了个干净,顿时让他有些抓瞎了。

    他麾下号称数十万的人马,其中河南籍的流寇就占了六七成。这会儿这些家伙们一跑,自己实力就出现了严重的缩水。

    只看官军火把已经渐渐将自己麾下包围,高迎祥也顾不得其他了,当机立断立即突围。

    好在高迎祥部下都在右翼一线,传达号令极为顺畅。

    甚至大多数人根本不用高迎祥传令,眼见无数火把已经从三个方向压了过来,都十分明白如今情形不好,多数人便直接开溜。

    至于目的地,在之前的会议中已经讨论过了,眼下官军云集于河南,河北,山西、陕西、山东五省,北方五省已经没有停留的意思,向南才是唯一的出路。

    向南撤退,说起来简单,但施实起来却并不容易。

    洛阳地方多山,向南转移,尤其是这个人心慌乱之时,更是难上加难,许多人闷头跑了半天,才发现自己只是在原地打着转转。

    如今流寇内部隐隐出现分裂,河南籍与陕西、山西籍流寇相互堤防,更是加剧了这种趁势。

    没有本地人带路,这种黑灯瞎火的情况下,速度根本别想快的起来。

    好在官军比起他们更加不熟悉地形,等高迎祥等放弃营帐,一头扎向原野之后,官军推进的速度便慢的如同蜗牛一般。

    一片漆黑之下,除了咬住流寇尾巴追击的官军,大部分迂回的官军都是一脚深一脚浅的行走着。

    晕暗的火把根本照耀不了太远,大战过后纷乱的战场上,更是障碍物极多,一不小心就会滑倒载个大跟斗。

    若摔在地面,顶多就是鼻青脸肿,但一不小心摔倒在遗失的武器上,那乐子就大了。

    因此,在官军追杀出营帐一定距离后,便即兴高采烈的再次转了回来。

    这一次虽然还是跑了流寇大佬们,但这一战却是直接踏破了流寇大营,杀伤流寇数量极重,缴获的物资更是多的数不过来。

    甚至当卢象升望着流寇大营中,那来不及焚烧的粮山时,就算镇定如他,也只觉得一阵阵的眩晕。

    只是高闯老营,粮食怕就不下十五万石之多。

    想起当日自京畿南下,粮草接济极为困难之时,为了几百石粮还要用督师之名压制的惨境,只觉得恍然如梦。

    这么多的粮食,就算自己手中这几万大军,也是足够吃上数月之久而无虞粮草之忧了。

    至于银两,缴获的数量却是少的可怜,各部报上来的都极少,最多的就是本部天雄军,不过也就二千余两。

    对于这个问题,卢象升则假装完全相信了各部所言。

    毕竟水至清则无鱼,尤其是天雄军,每月饷银都是卢象升东拼西凑的,而且从来都没有达到应发的半数。

    但就算窘迫至此,天雄军却是始终追随着自己不断征战,从来没有丝毫的抱怨。难得有一个发财的机会,与情与理他也不可能去过问真实数额。

    此役斩杀流寇数量还未统计,但肯定是个不小的数字。

    至于俘虏的流寇,数量也肯定不少。最为令卢象升头疼的是,对于这些俘虏,他应该如何处置?

    放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再次为盗,但全杀了,卢象升还没有暴虐到坑俘的程度。

    仔细想了许多,卢象升这才愉快的决定将这个难题直接给洛阳府,而且这也是洛阳府应该操心的问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