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四七章 渊源

作者:戍边铭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从小年到除夕,食髓知味的李征,基本上就处于深居简出的状态之中。

    这是难得的一片平静的日子,陕西各地已经打成一锅粥。

    洪承畴虽然厉害,但是粮饷缺乏的他,根本没有能力动员足够的大军彻底剿灭高闯。

    他也只能如同赶羊一般,将高闯撵的鸡飞狗跳,却始终无法限制高闯在各地流窜的同时,不断的裹挟百姓入伙。

    而潞,泽二州,则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既没有什么头疼的政务,也没有什么外敌入侵。

    这种悠哉悠哉的咸鱼生活,一直持续到了崇祯五年的大年初一,这才算告一段落。

    虽然满心不愿意,但李征也不得不打起精神,向着各路大佬拜年祝寿。

    潞州府知府是李征名义上的老丈人,更是当地的一把手,这需要李征亲自前往一躺,至于泽州府的余行则与监军,打发几个亲兵就可以了。

    有鉴于之前婚礼上,周边和府都有人来贺,李征这次也是派出了众多的亲兵,一一上门拜年。

    见到卢怀真时,两人还有些唏嘘,这两年两人并不是太过于亲密,之意抬杠争斗次数也不少。

    如今成为一家人后,双方都觉得有些怪怪的。

    不过如今既然结为了儿女亲家,双方的关系明显缓和了许多,起码李征这边明显已经礼貌了许多,这拜年时磕在地上的响头可不是作假的。

    “起来吧!说起来,也真是缘分,吾与溪裳乃是世交。卢、武两家,都是浙江金华人,更是同乡。吾与其父武起潜更是同年。”

    看着恭敬磕头的李征,卢怀真终于满意的笑了笑,伸手扶起了他,慨然道。

    “只是起潜误入歧途,与阉党为伍,这才少了联系。”

    “三年前,吾听说起潜被罢官消籍,却是未曾回归故乡。还未来的及联络,却是听闻建奴入寇,遵化城破的惨事。”

    “原本还觉得吴家满门都殉了国,虽然可惜,却是以身报了国,什么罪业都可抵消干净了。”

    说到这里,又看了一眼李征,轻叹道。

    “未曾想,溪裳竟然活了下来,而且还被你带来了潞州。若非她登门造访,老夫至今还不知其情!既然是故友之后,更是阖家为国殉难,那老夫自然不会眼看着这可怜的孩子孤苦无依!”

    “溪裳也算本官看着长大的,命又极苦。不过她既然嫁了你,你当好好对他,否则老夫就是拼了这顶乌纱帽,也定不与你干休!”

    说到最后,卢怀真已经是声色俱厉了。

    “岳父大人放心,小婿并非凉薄之人!”

    虽然不觉得卢怀真会真的拿前程呵护武溪裳,但李征脸色也郑重了起来,十分诚恳的道。

    他自己的女人,当然不会亏待于她。他有些意外的是,原本以为收武溪裳为义女,是为了拉拢于他,却不曾想,这其中竟然还有这种渊源。

    如今李征与卢怀真也算是至亲了,见过了泰山,李征便随着家丁的引领,入内宅拜见了卢夫人。

    当他准备离去之时,卢怀真却是命人叫住了他,将他带入了书房之中。

    这里李征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比起前两次两人的明争暗斗,如今气氛倒是和谐了许多。

    “坐!”

    卢怀真指了指旧案对面的椅子,并没有令人上茶,而是自己提起一壶烧开的茶水,开始冲茶。

    这种待遇是李征从来没遇到过的,这个时代的文人大多喜茶艺,不比后世已经精简许多人的茶道,这个时代的茶道却是规矩极多,也繁杂很多。

    一番收拾之下,屋内已经茶香四溢。

    李征也是一个懂茶受茶之人,在后世之时也没有少过泡茶。平时休闲之时,泡上一壶好茶,看上一会儿新闻资讯,逛逛 贴吧,自饮自啄,倒也悠闲自在。

    只是嗅了一下味道,便认出了是铁观音。比起后世常喝的铁观音,这个无污染的时代出产的茶叶,明显品质更胜了一筹。

    不过李征并没有声张,如今他的身份是一个从底层爬起来的普通人,这种上流社会才能懂得的东西,还不是这个时代的他可以接触的。

    接过卢怀真递过来的茶水,李征看着茶水的色泽,忍不住眼睛一亮,情不自禁的用鼻子轻轻嗅了嗅,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一脸的陶醉。

    “好茶!”

    李征将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忍不住赞叹道。

    “贤婿也是茶道中人?吾道不寡矣!”

    卢怀真顿时眼睛一亮,轻扶短须兴奋的道。

    “懂一些。”

    李征点点头,并没有否认。

    “说来听听。”

    卢怀真轻轻抿了一口茶水,悠闲的靠在椅背上,平静的道。

    “一看二嗅三品。好茶色泽清爽,香味扑鼻,喝起来口齿生津,令人回味无穷。”

    李征想了想,老实的回答道。

    听着李征这入门级的回答,卢怀真眼中的光芒顿时暗淡了下去,暗道自己这也是有些糊涂了。

    这小子是穷大兵出身,能够懂得多少茶道。这显然不是一个可以真正分享茶道的对手,一念至此,顿时将茶道讨论的兴趣也消减了大半,将话题转移开来。

    “高闯如今在陕西闹腾的极凶,不知贤婿有何看法?”

    轻轻抿了一口茶,卢怀真平静的问道。

    “高闯在陕西肯定待不住,迟早会被洪大人驱逐而出。而且时间必不会久,快的话现在就已经出陕了,最慢也是三月之内。”

    卢怀真并没有在茶道上纠缠下去,也让李征松了口气,当谈到军事问题后,他原本悠闲的姿态顿时郑重了起来。

    “若是出陕,会向哪里?”

    卢怀真眉头一皱,他并不擅长军谋,而李征已经证明他名将的资格,所做出的判断,他当然不会等闲视之。

    “必是借晋地入豫无疑!”李征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入了晋地,东、南皆可渡河入豫,豫地没有强军,一旦借道晋地入豫,恐怕就会难以为制了!”

    “借晋入豫?坏了,这下祸事来了!”

    卢怀真轻叹一口气,重重的拍了一下桌案。

    “大人何出此言?我晋地如今大军云集,高闯若是敢轻易入晋,必然会遭各路大军汇剿,势必元气大伤。若是侥幸,说不定将之留在晋地也不是办不到!”

    李征却是有些不以为然,高闯看似兵强马壮,但在虎大威,曹文诏与自己联手之下,还真不够看。

    当然这一切还得建立在没有文官瞎指挥的前提之下,若是再来一个不动如山宋统殷,那神都没有办法打赢。

    “虎大威没和你说么?他的大军已经于腊月二十五便动身前去大同了,听说今年草原遭了白灾,牲畜冻死无数,北虏在边境可是不安定的很,随时都有入寇的可能!”

    卢怀真摇摇头,他当然明白李征的意思,但如今形势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乍闻这个消息,李征顿时愣住了,接着便是一口冷气倒抽而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