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九章 本性

作者:戍边铭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咚咚咚……”</>

    沉闷的聚兵鼓再一次响起,正在热火朝天训练的潞州营士兵们顿时一凛,便在各级官长的带领下,快速的向着校场集结而来。</>

    李征黑着脸立于游击大旗之下,一言一发,只是盯着快速集结的部下们。</>

    营门口的物资车辆,李征已经查点过了。</>

    虽然银子并不是上好的雪花银,粮食更是粗粮居多,但数量却是与自己要求的分毫不差□至给的量还是按李征说的千人规模来算的,足有银一千五百两,粮食八百余石!</>

    这他娘的就尴尬了。</>

    卢怀真这物资和开拨银运来的时间不早不迟,在魏可星刚刚开始膨胀,就将东西送了过来◆是时间早一点,李征这两百人马可以轻松的将魏可星打的怀疑人生,若是时间再晚一点,等到魏可星真的成了气候,李征也有借口对方人数众多,野战不利于官兵,从而惬意的退回长治守城。</>

    但这个时候催促李征出兵,却是将时间点卡在了最精彩的地方。李征就算再神速集结,他到达长子县也需要三五天,三五天之后,鬼知道魏可星已经膨胀到什么地步。</>

    估计一千变五千都有可能,甚至人数会多到李征绝望!到时候无论李征是赢是输,他卢怀真都是赢家。</>

    李征输自然是不用多说,只能说明其狂妄自大又能力不足‖乌合之众的流民都打不赢,收拾起这种人估计谁都不会折睛,估计圣上听说这事都会龙颜大怒,他更可以轻松将李征收拾掉。</>

    若是李征真的创造了奇迹打赢了,那也没有多大关系,几千人的流民一拥而上,李征这二百人就算吃下来估计大牙也能崩掉←这两百人还能事几个?</>

    到时候只要他上报一个李征以千人破三千流民,这种功劳根本就不会值得一提。而且这个哑巴亏,李征还不能不吃,他不可能上书说自己实际上只有两百人,要不然他这功劳还不够这吃空饷的罪名大。</>

    到时实力大损的李征,还想在自己面前翻起多大的风浪?要人没人,要粮没粮的李征,就算不情愿也得跪在自己面前摇尾乞怜!到那时候,自己受的这些鸟气,还怕不能翻倍的找回来?</>

    若是李征此时按兵不动,那罪过可能更大』旦流民势大,所有的罪责都会被盖在自己头上‘粮开拨银都已经到位,你却死活不出兵,最后失去战机导致流民席卷,这锅你这个地方军队最高指挥官不背还有谁背?</>

    在集结整队这片刻工夫,李征已经将卢怀真的小九九分析个清清楚楚。但明白归明白,他依旧没有任何办法去改变,因为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任谁都说不出话来。</>

    你若说卢怀真耽误战机,那给你凑这么多钱粮和开拨银不需要时间么?至于情报问题,那就更赖不了府尊大人了,你身为游击将军,镇守一府,居然连敌情还需要知府给你通报,那你还当什么将军?!</>

    虽然很不爽,但李征却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前进一条路可选。</>

    “报大人!潞州营集合完毕!”</>

    正在这时,下面的队列已经集合完毕,李悦一马当前,高声汇报道。</>

    “长子县有乱民滋事,府尊大人有令,潞州营即刻出兵荡平乱民!”李征定了定神,静等下面官兵弄明白情况,他再次扬声喝道,“王永何在?!”</>

    “标下在!”</>

    王永半膝跪地,高声道。</>

    “命你带上所有夜不收为大队前导,探查敌情‖时负责袭扰乱民,令其不得有片刻安宁!”</>

    李征已经回过神来,不再为自己的失误而动摇,声音镇定如恒。</>

    “标下遵命!”</>

    王永应了一声,带着自己的夜不收队伍二十余骑当先冲出营门。</>

    “李悦!带本部兵马先行,直奔长子!”</>

    “陆平、苏浩、张大井!带本部兵马随本将为中军,急行军长子!”</>

    “陈五带本部为后队,召募夫子军运送粮草辎重!”</>

    “全军午时食饭,午时三刻全军开拨!”</>

    一连串命令下来,原本平静的潞州营顿时喧哗起来。出乎李征预料的是,这些士兵们脸上并没有多少惧意,相反个个都兴高采烈,看来这两个月来不间断的艰苦训练,已经让他们焦燥不安已久,如今能有几日休息时间,他们无不欢欣鼓舞。</>

    是的,包括李征自己在内。</>

    数个月艰苦训练之下,李征都觉得自己有一股子戾气,有一种渴望杀戮的**。否则他也不会这几天因为卢怀真没了动静,而有些坐立不安。</>

    ……</>

    潞州府衙。</>

    卢怀真此时正在招待几位长子来的缙绅代表,这几位都是长子地界的泰山北斗,不仅家大业大,家族中读书种子更是绵延不绝。</>

    “诸位员外,想必此时钱粮已经送抵那武夫营中了吧∏武夫绝对嚣张不了几天了!”</>

    卢怀真满面春风,这或许是这数月来,心中最为畅快之时。</>

    李征你这粗鄙武夫,不敬府尊,毫无礼数,今日终于有报应了吧?老夫这一计推波助澜,必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府尊大人果然好计,这等跋扈武夫,若不及早铲除,日后必为大患!”</>

    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手扶着胡须,附和着笑道。</>

    “阳谋最难破解,至少学生这里,完全想不出如何破解!学生现在才懂什么叫做学富五车,谋略过人!”</>

    另一个中年人也是爽朗一笑,举杯向着卢怀真致意。</>

    “这也多亏了几位员外出面组织募捐,这才解了本官最大的难题,让这匹夫自蹈死地!痛快!”</>

    卢怀真哈哈一笑,杯中美酒一饮而尽,十分愉悦。</>

    几人陪笑了一阵,相互对视之际,眼中却是另有深意。几番对视之后,头发花白的老者微不可察的点点头,似乎这一番对视之中,几人已经商议好了协议,这默契程度委实令人叹为观止。</>

    几人的异动自然瞒不过久经‘沙场’的卢怀真,不等老者开口,他便从袖中取出几张银票,客气的道,“此番募捐几位出力不小,些许心意,还请诸位不要嫌弃!”</>

    几人一愣,对于府尊大人如此善解人意也是大为赞赏,当看到银票上五百两的字样时,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其是那老者,脸上的皱纹似乎都减少了许多。</>

    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潜规则,官府有什么募捐,则会提前通知当地大户∩大户出面组织,作为表率当先捐银,一般他们当场捐出的数量都比较大♀样带动了其他中小地主们投身其中,在募捐到足够的钱粮后,几个出面组织者所捐钱粮自然原封不动退回,官府还会多付一些钱粮作为感谢。</>

    如今还只是崇祯三年,大明朝的中小地主还没有被大批量的祸害,因此一旦组织起来,那力量绝对强大。</>

    在地方大户的带动下,其他中小地主或痛快或肉痛的捐出数量不等的钱粮′然每个人捐出来的并不多,但集合在一起时,数量还是不少的,原本需要的两千两银子一千石的粮食,最后已经收到近五千两银,和一千八百石粮食的惊人数字。</>

    这一次,卢怀真从中分润极多,因此给予这几位组织者的数量也极为惊人。</>

    总之这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游戏,几人不动声色的收好银票。酒宴之间的气氛顿时更加的热烈起来,一片杯筹交错之间,浑然如同进入了太平盛世,五六十里外的长子县乱民之变,竟然似乎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