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章 一:风风火火闯九州

作者:逆天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王四睁开眼睛,看看天上的月亮,长叹一声,重新又把眼睛合上,叫了一声:“我的老天啊,哪么再早一会也行啊!现在搭膊被解了,丢在草地之上,月光如水,洒在身上,显然那书信已经被李吉那小子给拿了去了,这么晚了,李吉只怕早就到了华阴县了,我到哪里去追他啊。”

    这个王四本来是现代人,是个搞传销的,那天正在屋里给人上课,突然警察叔叔踹门进来,王四情急之下,顺窗户向外跳,他练过几年翻子拳,身体轻灵,本来想着从二楼下去没事,谁想楼下面有一个露天烧烤,看着那么多警察过来,只以为是配合城管联合执法,吓得转头就跑,偏他烤肉的大炉子给撞翻在地,王四一头扎下来,正好脑袋就撞在了炉子的锐角上,立刻就没命了,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一身的酒气,一股原主的记忆涌进脑海,这才知道,自己穿越成了《水浒传》里,开天罡地煞相合的第一人,那‘九纹龙’史进庄子上的‘赛伯当’王四了。

    这个‘赛伯当’和王四本人有一点相像,就是说谎不带折的,但是也有一点不一样,就是脑子不够,试想少华山匪人给史进的书信丢了,就是天大的祸事,岂能是向史进说几句好话就能解了的。

    这会王四也知道,就在地上躺着,也没有什么卵用,还是赶紧想想怎么办才好,他坐起来,拍着宿醉之后发沉的脑袋思考着,这会回去见史进,那就是死路一条,他记得自己看过不知道哪一版的《水浒传》,说是史进要杀王四的时候,陈达给说和开了,但是史进不肯算完,在围史家庄的官军谈判之后,还是把王四给扯到后院给砍了,那史进是个大虫,他要伤人,岂是别人能劝得住的。

    至于上少华山去投朱武他们,王四不过是过了过脑子,就给丢开了,那朱武虽然有些才华,但是见识不高,眼界不阔,很多水浒迷都说吴用打压他,实际上,就以朱武那点见识,能做到地煞之首,已经是不错了,不说别的,纵观全书,朱武除了一条苦肉计,再没有什么拿得出手来的谋划,而且史进这个人,才识低浅,只靠着一腔热血上头来做事,不过就是一个中二少年,却被朱武那般推崇,可见朱武没有争衡之心,也就没有上进的动力,就算是王四投了他,只怕不等官军史家庄,朱武只要知道了缘由,就会把他绑了送给史进发落了。

    王四想来想去,不由得长叹一声,道:“这却去什么地方才好啊!”此时月上中天,光华耀彩,王四背剪双手,对着那天上一轮明月,不由得……打了个一个喷嚏,临近八月十五,在北方已经是入秋的天气了,他喝多了酒在外面躺了半天,自然是感冒了。

    这一个喷嚏让王四下了决心,干吗要留在这里,跟史进那个老虎打转转,水浒世界,往大了说,算上正传;有‘六书’‘十五籍’大的吓人,就是往小了说,也有端宗前半朝广阔,凭自己的骗人……不是;纵横无双的三寸不烂之舌,还怕不能生存吗!

    想到这里王四站起来抚了抚身上,只是这一个子都没有,却是不知道能向哪里走,只得暗道:“我却先回史家庄骗骗那史大郎,然后再说别个。”

    想到这里王四重系了搭膊,就下了山,按着原来王四的记忆,一路向着史家而去,到了之后,就在庄门前,壮了壮胆子,这才走了进去。

    王四就来见了史进,史进早已经等得焦躁了,看到见王四回来,问道:“你缘何方才归来?”

    王四看看史进,就见他生的面似银盆,英武俊朗,不由得暗暗称赞,心道:“这样的人,才能担得上‘赛伯当’三个字,和那与李密同死的潇洒英武‘勇三郎’相等,我这獐头鼠目的,只配叫‘地里鬼’了。”

    史进眼看问了话王四不答,只是鼓着两只大眼珠子,叽哩骨碌的看着自己,不由得有些恼了,叫道:“你看甚么?还不回话。”

    王四咽了一口唾沫,倒也不害怕,就依着原书里说的那样,只说喝多了酒,没敢带书信下山,那原主不过就是一个没什么见识的长工(庄客指佃农和雇农,而庄主会在其中挑一些人,在自己家里做仆人,不卖身,类似后来的长工,不是奴隶),就把史进给哄得一晕一倒的,现在这王四大场面见得多了,哄一个史进自然不成问题,几句话就把他给栓住了。

    史进果然不怪罪王四,还被哄得开心,道:“既然如此,你明日就带人到县中,去买些果品按酒回来伺候。”

    这采买一事,原书中史进是给了别人的,这会却也给了王四了,只是王四知道,这里没几天安静了,当下就以自己染了病为由,给推了,史进倒也不坚持,就让王四下去了。

    王四回到自己的屋子,回想回想自己的记忆,就钻到床下去,掏出一个旧荷包来,打开之后,把里面的碎银子都倒了出来,这是王四这么多年的积蓄,其中几块大的,却是他最近出入少华山,朱武他们赏给他的。

    王四按着自己的习惯,在亵裤上缝了一个口袋,把银子都放到里面,然后把自己屋里的铜钱都塞到了荷包里,又从墙上,摘下一张软弓来。

    在古代那些兵器之中,学弓箭,一向是最容易又最难的,容易在于,易于上手,只要打过猎的,没有几个不会弓箭的,这东西贵的万贯是它,便宜的自己找根木头弄条牛筋也能做,射老虎不行,射兔子、射人却是没有问题,想变得和花荣、史文恭他们那么厉害不太容易,可是二十步以内,射人身体那么大的面积,还是可以的,史进好武,原来为了对付朱武他们,在家中编练庄客,王四也跟着学过一些,算得上是个中好手,这眼看着要出去闯荡,自然要把弓箭带上。

    王四等到月上三更,从屋子里溜了出来,就到外面的兵器架子上,捡了一口好朴刀带上,然后等到天色渐明,史家庄的大门打开了,王四就趁着没有人注意,扛着刀从史家庄里出来,一路向东而行,走到一个小村肆处,就出了钱,买了一些干粮,就着热水吃了,这里人早起就会来喝早酒,王四却是没有这个习惯,虽然这里酒味淡薄,却也没有喝得兴趣。

    吃了早饭之后,王四拿了一封信交给那店中酒保,道:“你也认得我是史家庄的,我这里有一钱银子给你,你把这封信送给我家大郎,我辞了他家庄客,却有些帐目不清,都在这里说了。”

    那酒宝道:“四郎只管放心,一切有我就是了。”

    王四把自己离开的原因,在信里说明了,他觉得自己既然到了《水浒》的世界,那就少不得和梁山泊这些好汉来往,还是不要和史进闹到不好见面才是,所以才写了这么一封书信。

    看着酒保把书住收好,有那一钱银子为保,这酒痹然会把信送去,至于以后如何,那就不关王四的事了,他扛起朴刀,就从酒肆之中出来,四下看看,大吼一声:“风风闯九州了!梁山,四爷来了!”然后大步而去→吟水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