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三十九章:一代将魂!

作者:木羽澜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唰!

    在辰风愣神的一瞬间,男子已经反应过来,铁枪重新翻转,卷起强横的气劲,转向了辰风。

    狂暴的杀意将辰风包裹住,辰风这一次不得已只能后退出去,借助着那道气劲,落在了亭子边。

    噔!噔!噔!

    辰风后退了三步才化解掉这一击!

    可是他没有在意自己,脸上的神情只剩下了震撼!

    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看见这位如山岳般的传奇人物。

    那一代不灭的将帅英魂,在星空中照耀着华夏千百年,令人敬仰唏嘘。

    “好一个精忠报国!”

    辰风肃然起敬。

    男子背后的四个大字,便是那屹立千百年的不朽丰碑!

    那四个字苍劲有力,深入肤理,就好像四座沉重的大山,压在男子的背上,镌刻在了他的脊梁上。

    可男子没有被那四座大山压垮,他的脊梁永远坚挺着,撑起了万里苍穹。

    辰风在划破男子背后战袍的时候,被那四个字所震撼。

    他慢了一拍,没能直接毁掉那四个字!

    “那就是说,这个亭子是”

    辰风想起了什么,转头朝身边的亭子望去。

    方才在那个角度,没有看见亭子的正面,可是当他从这个方向去看亭子的牌匾时,“风波亭”那破败的三个字如此地醒目!

    就像是在诉说着一段难以被遗忘的过往,破败的亭子一时间变得冰冷无情!

    辰风已然明白了眼前的人究竟是谁。

    男子默不作声地看了一眼自己被辰风划破的战袍,手中铁枪在空中一横,指向了辰风。

    嘶!

    一片叶子在空中飘落,竟是直接被他的枪芒从中间切开!

    “为何不动手?”

    男子手中的铁枪泛!起了一道冷光。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资格该对那四个字下手。”

    辰风握紧御天尺,盯着眼前寞落却又威武的男子,竟是不知该如何应对。

    在这样一个英魂前面,便是他,也认为自己过于渺小。

    他总觉得自己毁去那四个字等同是亵渎一位不屈的英魂。

    男子沉默着,握住的铁枪缓缓地颤动着,身体四周的气息似乎因为辰风的话而在不安地躁动着。

    “原来还有人知道这四个字。”

    男子眼中闪着一丝落寞,神情黯淡。

    他背负了这四个字,一声戎马疆场,保家卫国,兢兢业业只为这四个字。

    “精忠报国这四个字,如雷贯耳,家喻户晓,岳飞一名,流芳千古,受天下人敬仰,又何曾被人遗忘?”

    辰风声音不大,却是字字肺腑。

    他向来敬重那些正直的英魂,无论是不事二主的文天祥,或是精忠报国的岳飞。

    他都心生敬畏。

    即便他们已经只剩下了复苏的灵器,却也难以抹掉他们昔日的辉煌与傲骨。

    “流芳千古么?”

    男子露出一个自嘲的微笑,似乎叹惋,眼底竟是如此地寂寥:“可惜生不能诛奸臣,壮志未酬,流芳千古又如何?”

    男子默默地看着辰风,忽然伸手一拽,将自身已经破损的战袍全部撕下,露出精壮如钢铁般的上半身。

    辰风瞳孔微微一缩!

    男子胸口的心脏处,赫然插着一枚朱红色的漆牌!

    这枚漆牌散发着一道红芒,就像是一把利刃,扎在了他的心脏,滚滚热血在他的身上流淌着,浸湿了那枚令牌,那般地触目惊心!

    可是这些血液却好像让他无法自控,虬筋般的肌肉几乎被这令牌折磨得快要崩溃腐烂。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却仍然敌不过小小的令牌。”

    男子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漆牌,声音沙哑而失落。

    那朱红色的漆牌让他的神情充满了痛苦。

    他痛的不是胸中罔流的鲜血,而是那破碎未收的疆土。

    十二金牌千里至,三十功名一朝毁!

    树林的风在微微拂动着,吹着岳飞和辰风的衣裳。

    肃杀的气息不断地交织着,犹如锐利冰刀切割着空气。

    树叶在林间飘荡,却没有一片叶子敢靠近他们身边。

    辰风看着那枚插在岳飞心脏上的令牌,沉声道。

    岳飞默然点头。

    本章

    “我不明白,是谁控制前辈要来杀我?”辰风又问道。

    “奸臣当道。”

    岳飞沉沉地吐出这几个字。

    辰风心中已经了然。

    “秦桧吗?”

    辰风问道。

    岳飞握紧了铁枪,眼中出现无尽的怒意。

    似乎愤慨与不甘,难以压抑。

    本可以重振河山,还大宋一个朗朗乾坤,却终究还是让一腔热血付之东流。

    “右移三寸!”

    一枪刺出,夹杂着千钧之势,再次朝辰风而来。

    这一枪,怒发冲冠,气势磅礴,似是要把他心中的愤懑尽数倾泄而出!

    唰!

    辰风身形轻跃,避开了这一击,再次落在了岳飞身后。

    他心里也是颇为沉重与愤怒。

    生前被奸臣所杀,死后竟然还被奸臣所制。

    秦桧老贼竟是将令牌插在了岳飞的心上,以此来控制他!

    “!你已经可以破了我的枪法,为何还不动手?”岳飞出声道。

    “前辈并不是我想对付的人,我想知道,如何才能解除前辈的控制?”辰风沉声问道。

    他没有见到秦桧,但他很清楚,秦桧在哪一个卦象。

    “你无法帮我,去找履善,离开这里,不要再进来。”岳飞低声道,“你只要在这里面,都不安全,秦桧那奸贼,已经知道你的目的。”

    铁枪再次爆发出恐怖的威势,直袭辰风面门。

    可是辰风再次闪避开来,铁枪瞬间击倒了他身后的一片树林。

    “前辈,难道在这个驿站里,秦桧才是最强大的灵器吗?”辰风问道。

    “不是他。”

    岳飞长叹一声,缓缓说道:“是我。”

    “那您是如何”

    本章

    “我再厉害,也终究只是被禁锢在铁枪中的一个魂魄而已,他手里握有十二道令牌,君命难违!”

    岳飞低沉道。

    辰风微微一怔!

    灵器终究是有自己的限制,任凭他们再强大,都逃不过生前的束缚。

    岳飞一生所向披靡,令金人闻风丧胆。

    他生前心中只有那个摇摇欲坠的大宋,忠杰气骨,铮铮铁汉!

    即便是死后化作灵器,岳飞仍然是一代忠臣。

    精忠报国。

    忠,是他的气节。

    却也是他身为灵器的弱点!

    (其实在“精忠报国”和“尽忠报国”两个词之间犹豫许久,最早出现的刺字记载是元朝编撰的《宋史》“尽忠报国”,清朝才写成“精忠报国”。当然,是否有刺字都是有争议的。但前面说过了,灵器的设定不一定是历史真实存在的。“尽”这个字显然更为有力,但精忠报国比较普遍,就用它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