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二十四章 出去?

作者:一块小抹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种东西自然不可能真正烂大街,在少女的印象中,也只有沐冥与余生拥有。

    但是在抹布心中,俩个人能拥有这股远超他们境界的东西,已经太不寻乘,他疑惑的看了一眼沐冥,小声的嘀咕道:“师尊,这难道又是你的手笔吗?”

    “师兄,你说什么呢?”

    抹布用灵力将那一小团不朽物质包裹,藏入体内,然后才对少女说道:

    “我说,咱们有出去的办法了!”

    乌月露出欣喜的目光,认真的看着抹布:

    “真的吗?”

    抹布从破旧的衣服当中翻出一块令牌涅的东西:

    “当然是真的,师兄什么时候骗过你?当初我被人抓进来的时候,留了一道暗手,这块令牌上占染了水泽那边的气息¢无之地最恐怖的除了吞噬之力便是一片漆黑,目不可见,根本辨别不了方向,我们现在虽然无惧吞噬之力,可一旦冒然进入,有可能一辈子在原地打转。”

    抹布似乎想到什么事情,顿了顿,继续说道:“先前是你们运气好,恰好从我附近飘过,被修炼中的我发觉,把你们捞了出来,不然,你们估计现在还在虚无之地飘荡。

    不过有了这个令牌就没问题了,只要跟着它走,就能回到天南水泽。”

    听到有回去的办法了,少女显得很高兴: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抹布摇摇头:“现在还不能走,得做点准备工作。”

    少女有些不解:“这还需要什么准备工作?”

    抹布不怀好意的看向沐冥,嘴角牵扯出一丝幅度:“这家伙的不朽物质太少,我怕不经用,我训练他一段时间。”

    随即他咧开嘴,对着乌月说道:“丫头,可不要太心疼咯。”

    沐冥正隐隐觉得不妙,忽然一道巨大的吸力传来,沐冥已经到了别人的手中。

    “这招是我在时之空隙这么多年悟出来的。和虚无之境的吞噬之力有异曲同工之效,想学吗?”

    还不待沐冥有所回答,抹布大手瞬间捏紧,那种生命力被抽离的感觉再次遍布沐冥的全身。

    “野人”抹布大笑:“想学就好好感受感受!”

    沐冥翻了个白眼:“????”

    时之空隙千篇一律,根本不知道过了多久√坐在那里的少女气息迅速敛尽身体,然后她吐了一口浊气,睁开眼睛,面色复杂的看向不远处的俩个男人。

    一个男人须发丛生,毫无形象,一直大手正捏着另一个少年的肩膀,那少年似乎生无可念,一脸的颓然。

    只见那野人一般的男人,从少年体内拘出一缕金色的物质,眼中的疑惑更胜:

    “所以这股物质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身体产生的吗?不对,凭借小伙的身体,还产生不了这么多不朽物质,那么这些不朽物质从何而来?”

    忽然,抹布像是想到什么,面露狂喜:“是了,道空境,道路成空,所以才要搭桥续路,神桥所搭建的桥,延生的方向必然就是不朽物质的诞生处,所以当神桥触及不朽物质领域,不朽物质顺着神桥过来,即可成就不朽。不朽境一定就是这么形成的。”

    “师兄,今天要不先到这里吧?”沐冥有气无力的说道。

    他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反正最近的时间里,自己总会被这个不修边幅的男人一把抓住,然后被吸取生命力,美名曰感受效果。

    可他如今把那招都学会了,仍旧逃脱不了抓住的命运。

    沐冥知道男人正处于关键时刻,一旦被他悟出点什么,假以时日,说不定真能完成他前生都没完成的事情,突破道空境。

    不过从他这些时间的碎碎念,沐冥了解到,早已经有人突破了道空境,到达更高的境界′然男人没有明说,沐冥隐隐怀疑是雪山之主。

    此时抹布也想通了一些关键,心情还算不错:“行,休息一下,呆会就送你们出去吧!”

    沐冥心细的注意到男人用的是“送”,难道他不准备出去?

    可能是知道自己用错了字,抹布正好迎向沐冥疑惑的目光,连忙对沐冥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远方的少女并未察觉任何不妥,而是沉浸在即将要出去的喜悦之中。

    沐冥走近抹布:“这些时间,是我见过乌月笑的最多的时候。”

    “好看吗?”男人忽然问道。

    沐冥认真思索了一番,像是认真拿面前的少女与记忆里的比较,过了一会儿才道:“都好看,只是这时候的乌月看起来更自在些。”

    抹布拍了拍沐冥的肩膀:“小伙子,加油!”

    乌月不知道二人正在讨论自己,最近一段时间她也收获巨大,得知抹布还在,酬以往的心结没了,一直亭不前的境界终于松动,前不久,十二道宫合一,正式踏入合一境领域。

    “师兄不给我点提示吗?”

    抹布一愣,心道这小子终于开窍了,终于开始找自己要泡妞秘诀了?

    不过当他转身那一刻,看到少年那张认真的脸,他意识到自己想多了,少年依旧是那个不解风情的少年。

    瞬间,他就知道少年的意思:“有些东西知道了对你们未必有好处,甚至会招来杀身之祸。”

    少年皱眉,紧接着舒展开来,笑道:“如此,我便知道了,师兄放心,我会小心雪山之巅的。”

    “师兄”这个称呼是抹布要他喊的,说是前辈听的刺耳。

    抹布有些意外的看了看沐冥,然后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啧啧啧,说你聪明吧,你木讷的要死,说你不聪明吧,你又确实聪明得超出了我的想象。”

    随后他收起嬉笑的表情,变得无比认真:“若是消三暖好,此事对她只字不提。”

    沐冥点点头。

    其实这段时间来,抹布尽量减少跟乌月说话的次数,他怕一不小心,大嘴巴说出些乌月知道后无利的消息,这背后的牵扯太大,他目前没有任何把握堡身边之人的安全,所以即便能出去,他也只能呆在这里,不然引起那人的反弹,他们都得死,或者说,比死更惨。

    然而,对这些事一无所知的乌月早已经在憧憬众人出去之后的事情了。

    “不知道娇纵、惊鸿她们看到抹布师兄的时候,会不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

    虽然自己和惊鸿当时都在被人追杀,但是对于惊鸿的安全她一点都不的,毕竟带着惊鸿的人,不是一个路痴且只有观想境的家伙。

    但是,乌月并不知道,她永远都看不到那一幕了,不是因为抹布决定留下来,而是他们进入封禁之地的时间太久了,久到某些人已经离去,久到某些国家已经岌岌可危,久到有三年之久。

    其实无论抹布还是沐冥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沐冥与乌月在虚无之境漂浮了整整三年,最后还是路过抹布附近,才被他捞到时之空隙,不然,他们不知道还要飘荡多久。

    在他们进入封禁之地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惊鸿被抓,第一杀手虽然厉害,可世家子弟也不是吃素的,加上惊鸿又不会武功,最后无能为力的隐卫只能转到暗处,任由惊鸿落在敌人的手中。

    或许是为了顾忌雪山上的那位,被抓的惊鸿处境还算不错,除了没有自由,其他都还好。

    第二月,除了戚国以活力空虚为由,只支持了40万新兵,并把王牌军队撤回。

    其他五国倾全国所有,一同伐楚,同时在楚国内部,反叛四起,各城城主纷纷投降,联合军一路南下,区区一个月不到,就攻到了楚王城。

    此时王庭近卫只余2万,魔术师率镇国军所属,正在天南水泽,脱不开身,此时的楚王庭能够出站的只有一位女将,娇纵。

    如此形势,在所有人眼里,楚国大势已去,然而故事一波三折,娇纵给了所有人一个响亮的耳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