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七十八章:上校【三】

作者:封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特别篇-上校】--华夏中心基地第三区前沿阵地总指挥官王晓鸽,编号:-04754124,军衔上校,华夏级作战部队第一师第三旅旅长,有三次违抗命令前科,于末世纪元0002年四月,配合执行“安全区扩张-代号-003”任务时不幸阵亡,虽有违抗上级命令之嫌,但其表现突出,凭借一己之力力挽狂澜,记华夏特等功一次,其晋衔审批刚刚通过,追晋军衔为少将,编号-04754124,英雄虽逝,但其精神长存- 华夏中心基地 末世纪元0002.4.24. 密级-

    距离末世爆发三十年前----

    “王小个,就你这个头还来参兵啊,能不能行啊。”一个体格健壮而且身高比王晓鸽高出一个脑袋的人靠在旁边跟王晓鸽开着玩笑,此人是王晓鸽的连长,名叫燕正飞,军衔上尉。而现在的上絮晓鸽仅仅是一个大头兵,世界的战争已经爆发,虽然华夏还没被波及,但是征兵令已经下发,华夏各地的有志青年义不容辞的扛起了枪杆子,王晓鸽就是其中一位。

    “我不叫王小个,我叫王晓鸽!”上校的本名叫王晓鸽,如今的他还只是一位大头兵,他愤愤的看着自己眼前的上尉,明明前一年两人都是新兵,第二年自己刚刚晋升上等兵,这个家伙居然直接上任了连长,肩抗上尉军衔,说起来,这人也是王晓鸽最好的兄弟。

    “王晓鸽,王小个,王小个,王晓鸽,没什么区别啊。”虽然军衔比王晓鸽高到天上去了,但是燕正飞并没有拿什么架子。

    王晓鸽翻了一个白眼,继续做自己的引体向上,汗水从自己的后背上流下,末世爆发三十年前的王晓鸽正是青春年少的时候,刀削一般的脸庞,仿佛藏着刀子的眼神,棱角分明的肌肉,被汗染湿半边的军绿色衬衫,简直能让每个女人为其心动,除了他那略有不足的身高......

    呼!王晓鸽艰难的做完最后一个后手臂完全失去了力气,宛如两条挂在身上的鲶鱼一般:“累死了,累死了,真羡慕你这样直接上任连长的,肩膀上抗的是什么军衔啊,上等兵?”虽然燕正飞嘲笑王晓鸽的时候要比王晓鸽嘲笑燕正飞的要多,但是这并不妨碍王晓鸽开燕正飞玩笑。

    “呵!这可是上尉军衔!我从军......一年半,从来没有人能给我连降三级!”提起他的军衔,燕正飞就骄傲的昂起了头。

    “呸!一年半你还好意思说,多少人十几年都呆在一个位置,快给我讲讲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学习学习!”王晓鸽催促道,人非圣贤,看到和自己朝夕相处了一年的燕正飞忽然成了自己顶头长官的顶头长官,王晓鸽真是又嫉妒又羡慕又爱又恨。

    “哪那么容易啊,我可是高中就念了军校,研究生硕士学位!你哥哥我可是念了七年军校,高中也是全校第一的种子选手,哥哥我从初中开始就为了当兵而努力的,抱着只要不学死,就往死里学的念头苦读了十三年,哪有那么多捷径可走。”燕正飞说的都要哭出来了,王晓鸽若有所思的点头,一时间,他觉得燕正飞肩上的上尉军衔更闪亮了。

    “不说这个了,走,哥请你搓一顿,看这个!”燕正飞漏出了手上的腕表,这是华夏腕表的第一个版本,里面只有一个芯片,记录着所有者的个人信息和信用点余额,当时的信用点和人民币的比率是1:1000,而且只可用信用点换人民币,不能用人民币换信用点,购买力也是末世之后的十倍。而末世之后则反了过来,人民币可以换成信用点,比率是1000:1,而在末世之后的华夏中心基地,还有普通平民不愿意购买更高级的腕表而选择这种免费的第一代腕表。

    “这是......啥玩意?”王晓鸽好奇的戳了戳燕正飞的腕表,现在的腕表甚至不能被称之为腕表,因为上面根本什么都不显示,如果非要较真的话,到是可以称之为手环。

    “这个是......军官才给配备的东西,里边的东西能当钱用,走吧,哥带你去吃好吃的。”燕正飞骄傲的说道,炫耀之意都写在了脸上。

    “不去。”王晓鸽摇了摇头,松了松肩膀,又攀上了单杠。

    “y?”燕正飞说了句简单的外语,王晓鸽虽然听不懂,但是能感受到燕正飞疑问的语气。

    “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说话之间王晓鸽已经做了四个引体向上了,诚然他没有像燕正飞那样的毅力去念十三年的书,但是现在努力还不迟,朝夕相处的人已经当上了上尉,他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好吧,好吧。”燕正飞靠在了墙上,继续看着王晓鸽做引体向上,以他在书本上学的知识,现在的战争都是飞机火炮洲际导向性飞弹......哪里还用拼单兵的身体素质,但是燕正飞没有说出来打击王晓鸽。

    因为他知道,王晓鸽和自己都是一路人,都是为了一个目标能够一直努力奋斗,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自己能刻苦学习十三年当个上尉,未必王晓鸽就不能刻苦训练十三年也当个上尉,就是起点晚了些,毕竟自己十二岁就开始为这个目标努力......

    半年后,第一次突击战斗在边境处打响,一个处于战争中的岛国开始试探性的骚扰华夏的边境,这惹怒了华夏,无论是苍蝇还是老虎,只要敢踏入华夏领地一寸,绝不姑息!

    而燕正飞的一连驻守的位置,正是边境摩擦最严重的位置。

    “妈的!这哪是摩擦,对面的迫击炮都轰到我们驻地里来了!”燕正飞骂骂咧咧的对着对讲机说,因为其他地方的情况没那么严重,所以反击的命令还没有下达,而一连的位置正好处于国和国三方交战的作战处,作战之中国有意无意的波及到了华夏。

    “等待命令,维护华夏领土。”虽然说是等待命令,但是一连的枪早就已经架好了,如今的王晓鸽已经俨然度过了新兵期,肩膀上的下士虽然没有上尉那么打眼,但是也足以把他和新兵区分开来。

    “班长,小四的腿被飞弹炸伤了,怎么办!”一个新兵慌慌张张的跑道王晓鸽的面前报道,此时的王晓鸽正在狙击镜里瞄的聚精会神,,两国在这里的交战还处于初阶阶段,据情报员观察双方各有三千人左右,是两个师队在打仗,这中间有一个重要的城市据点,易守难攻,两方都想把这个位置给拿下。

    (飞弹即为da弹,da弹为屏蔽词,所以用飞弹或者导向性飞弹来代替。)

    王晓鸽直接站了起来,狠狠的踹了这个新兵一脚:“怎么办?怎么办!战友受伤了你特么问我怎么办!送到后方医院去,自己长点眼力见!”

    新兵立正说是,就要回去执行命令,但是又被王晓鸽叫住:“炸伤小四的飞弹,是哪个方向射来的?”

    新兵被问的一愣,因为这都是情报员的工作,而情报员是不会汇报给王晓鸽的,战事逼人,王晓鸽也不能不识时务的去问燕正飞。

    “回答我的问题!”王晓鸽怒吼一声,现在可没时间让这个新兵犹豫。

    “是国!国!”新兵立刻回答道,随后逃一样的跑回了小四那里执行命令。

    “好你个国!”王晓鸽继续端起了他的***,国与华夏的关系始终不好,就在几十年前还与华夏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战争,可惜华夏碍于装备不精,勉强才获得了战争的胜利,可也付出了让后人刻骨铭心的代价!而国则一直与华夏保持过不错的关系,甚至在华夏战争时期跟华夏情头手足,宛如兄弟。

    “全体听好!”肩膀上的通讯器响起了燕正飞的声音,作为这一处临时驻地的最高长官,一连的一切行动都直接听从燕正飞的指挥。

    王晓鸽搭上扳机的手指不由得又紧张了几分,只要燕正飞一声令下,他一定第一个开枪,拔得首功!

    所有人都在等待命令,但是在沉默了大约有五秒钟后,燕正飞才继续说道:“保持防守姿态,除非有人越过边境线,否则任何人都不允许开枪!擅自开枪者,以违抗命令罪论处!”

    一连的人大部分都是新兵,就连燕正飞和王晓鸽也是第一次参加这么大规模的战争,虽然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这就导致了许多人对命令布满。

    “敌人的飞弹都打到我们家里来了,难道我们还不能还手吗?!!”

    “就是!就是!”

    一连的战士对这条命令十分不满,尤其是一些自己战友受伤的战士,只恨不得报仇雪恨,可如今开枪都不让。

    战场距离这里也就三四公里的距离,燕正飞接到的任务是守住华夏边境,不得让任何人跨越边境,但是不许开枪,在这个混乱的时代,任何和有可能将华夏卷入这场非理智战斗的举动都是不允许的。

    “军令如山,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违抗命令者按违抗命令罪论处!”燕正飞心里同样不甘,但是他并没有解释,而是强调了一遍纪律。

    轰!轰!轰! 又有几个飞弹落到了一连,徒增了几个伤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