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13章 你再不陪我,我就长大了

作者:念笯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以前,校园很小,我能经常看到你。

    现在,世界很大,我再也见不到你。

    平香公寓附近的那所大学里,校花独自坐在操场阶梯上。

    她一身黄色连衣裙,脚穿灰白色休闲鞋,头戴白色鸭舌帽,身侧放着两杯奶茶。

    一杯插好管,喝了一小半,一杯还放在塑料袋里,未曾动过。

    即便王子安说他毕业了,请了个无限期的假。

    但校花依然每天下午都过来。

    不下雨的话。

    因为她知道,下雨王子安不会来。

    其实下雨的时候,她也撑着雨伞来过两次。

    “真是一个一生只能碰到一次的男人啊。”放下手机,看着人影渐多的操场,校花沉默

    她刚在看芝芝的直播。

    现在,直播结束了。

    她本来还不能百分百确定,那个有一段时间几乎每天下午都会来跑步的王子,是王子安。

    现在,她确定了。

    因为直播里,平阳王穿的衣服,跟王子穿过的一模一样,连鞋子都一样。

    虽然他骗了她,说他不是表哥,说他今年刚毕业。

    但她当然是选择原谅了。

    可惜她原谅也没用。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为什么当初不再大胆点,再主动点?

    大概那就是真正的喜欢,真正的爱情吧。

    因为只有在爱情面前,人才会失去理智,失去方寸。

    所以,如人们所说的,爱情美好,但它总是跟人擦肩而过。

    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承诺,被她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并不是他长得好看她才喜欢他,而是他给她一种所有人都给不了的感觉。

    “常记溪亭日暮……”校花又拿起手机,看已经传遍全网的这首词。

    你的过去,我无法参与。

    你的未来,我也没能奉陪到底。

    总说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

    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

    但做起来,很难。

    该感激生命中出现的这些人,还是怨恨呢?

    校花自己都无法给出答案。

    王子安这边,直播结束,他和龙校长一行人走了。

    去找地方休息,准备吃晚饭。

    平香流樱和新垣结衣半路离开,该去星城电视台录节目了。

    栗可欣没去。

    等平香流樱和新垣结衣录完节目,直接赶往一家娱乐会所。

    进包间后,看到里面灯红酒绿,白花花的腿坐满沙发,她们也没什么表示。

    就算王子安这一群人里面有女性,来这也少不了叫公主的环节。

    要是奔放点的富婆,还会叫男公关。

    栗可欣还小,见不得这种场面,吃完饭就被送回酒店做作业了。

    虽然包厢沙发上白花花一片,但画面并没有不堪入目。

    包厢公主只是帮忙倒酒水,陪吃陪喝,陪客人唱歌玩游戏。

    男士们都很绅士,没有酒不喝,游戏不玩,歌不唱,就光摸腿。

    王子安还没喝多,平香流樱和新垣结衣来后,他才放开喝。

    这不是高规格聚会,至少在平香流樱和新垣结衣这,并不入眼。

    爹妈的饭局她们参加过多次,那才叫高规格,来的都是商政两界的大佬。

    不过以王子安目前的交际圈,档次也就这地步了。

    平香流樱和新垣结衣今晚很开心,录节目的时候两女合唱一首歌把观众给震撼到了。

    听这首歌,观众感觉灵魂像是被洗涤了一般:海天一色,空灵如风,明媚如霞。

    平香流樱如妖似仙,新垣结衣清雅素洁,两人的相遇就像海浪温柔席卷鱼尾,而鱼儿不避。

    听完歌,听众已经被洗掉所有的思维情绪,画面感只剩一人阅尽冷暖独自留守,一人纯真懵懂误撞误遇。

    听众从没想到过,平香女王能唱这类哀伤凄美的歌曲,唱到令人沉醉,直击人心,并一击要害。

    连同台的艺人都希望娱乐圈能善待平香流樱和新垣结衣,不要玷污了这两个降临的天使。

    两女的声音纯净,天真,像是经过天使的洗涤。

    这首歌就叫《大鱼》。

    王子安给她们解读这首歌,讲了一个故事:

    【女主说她欠鲲一条命,她得还清欠他的,却不知道她欠湫的,远不止一条命。

    女主说她要送鲲回家,他的妹妹还在等他,却不知道湫没有父母,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她受苦。

    女主接受的是一个天神的爱,他背叛所有神灵去爱她,为她忍受一切痛苦,而她却爱上一条大鱼,爱上一个人类。

    他为了帮她找鲲,跳进臭水沟,和鼠婆跳舞,冰天雪地里将她和鲲带回家,毫不犹豫的用一整条命换回了她的半条命,法力不足还为她强行开启海天之门。

    她的眼里只有鲲,而他只有她。

    他后悔那一夜没有抱住她,却从未后悔过为她做的一切。

    他也想送走鲲后和她一起生活,可是他不能,因为他为她,付出的不仅是那一条命,还有灵婆那永恒的孤独。

    他愿意将她和鲲一起送到人间,因为他爱她,所以要成全她,哪怕是牺牲自己。

    春与秋终究是无法走到一起,可他愿意为她冲破一切束缚与阻隔。

    她从未能看到一直站在她身后的湫,他孤独却依旧伫立,他不能倒下,因为他身前还有一个她,他要为她挡住一切风雨,为她承受一切痛苦。

    如果不快乐,活再久又有什么意思。

    他本可以忘记这一切痛苦,可为了曾和她一起的那段美好回忆,他可以忍受这痛苦。

    他是湫叶,她是椿花,湫叶的飘落只为椿花开得更加绚烂,她只需要快乐地活着,一切的痛苦,都有他替她承受。】

    她们成功了。

    纯净空灵且富有张力的歌声,余音绕梁,最后的吟唱是点睛之笔。

    一词一句,美轮美奂,让听众的内心充满了无法抗拒的美好,完美至极的合作。

    唱出了大海,天空,宇宙,星河,星海的感觉。

    夜场结束,王子安和平香流樱、新垣结衣她们回到酒店。

    “好难闻啊。”在王子安房间守着,做作业,一给开门,酒味迎面扑来,栗可欣皱眉,拿手煽着风。

    “难闻就赶紧回你们房间去。”王子安今晚没喝吐,酒的度数很低,就是喝多尿频。

    推开栗可欣,他急急忙忙进浴室。

    后面第一个跟进来的新垣结衣,看到王子安进洗手间没关门就站马桶前脱裤子,连忙帮忙关上门。

    然后,她去给王子安准备换洗的衣服。

    “我不回,嘤嘤和结衣睡觉不老实,老是压到我。”栗可欣在洗手间门外央求道。

    “我睡觉有这么不老实吗?”平香流樱一脸迷惘。

    新垣结衣也努力回忆,但没回忆个所以然来。

    不知道栗可欣说的真假。

    “你以为跟我睡你没压到我吗?”上完洗手间,洗好手出来,王子安冷笑。

    “子安,你再不陪我睡,我就长大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