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50章 再等我十年

作者:念笯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时间流逝。

    今年的《歌手》第二期如期播出。

    播出后,抛开一些网友针对王子安的网络暴力,在节目的模式和质量上,好评依旧如潮。

    第二期的收视率,大摇大摆挤进大宇今年真人秀节目收视率的前五。

    从前年开始,《歌手》的收视率就已经跌出前十。

    今年不但杀回前十,还攀升到第五。

    节目组上下,人心振奋。

    “平阳王还会搞综艺策划,不愧是状元啊。”

    “状元就是状元,做什么都比别人好。”

    “别胡说,跟状元的身份关系不大。”

    “是的,很多高考状元,毕业后在自己从事的领域里面也就普遍比一般人混得好而已。想达到平阳王这样的高度,远着呢。”

    赞助商也终于觉得,物有所值。

    仅仅一个星期,自家的产品,各地销售额都明显得到提升。

    这就是赞助热门节目的好处。

    “一如既往的好看!”

    “史上最悲催的歌手出世,还一下就七个!”

    “蝙蝠侠整得有点狠啊,不过我喜欢,哈哈。”

    “看到那些曾经对选秀歌手草根歌手指指点点,一副目中无人的成名歌手,在舞台上被蝙蝠侠搞,我就觉得大快人心,哈哈,你们也有今天!”

    “我觉得,换个人公布名次,也许收视率会更好,点播量会更高。”

    网上评论超多,《歌手》很快又上热门。

    这一期,平香流樱唱的依然是王子安给的歌,叫《ヤキモチ》。

    “ヤキモチ”在太阳语中有三层意思:

    一,烤年糕。

    二,嫉妒、吃醋。

    三,烧饼。

    很明显,在这首歌里面,“ヤキモチ”是嫉妒、吃醋的意思。

    它是前世日本《深夜食堂3》的片尾曲,日本创作歌手高桥优演唱的一首歌,词曲也是他本人所作。

    这么好的歌曲,前世当然也有中文版本。

    它的中文版本叫《起风了》。

    由米果填词,“买辣椒也用券”演唱。

    后来苏打绿乐团的主唱吴青峰也唱过这个中文版的《ヤキモチ》。

    中文歌名的由来,大概是因为作词人是宫崎骏的粉丝,所以沿用了宫崎骏的一部叫做《起风了》的动漫电影。

    宫崎骏这部《起风了》的动漫电影,有一句很出名的话: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下去。

    起风和必须活下去有什么关系?

    很多人不明白。

    其实起风是一种表现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一种新思想的涌动,一个新梦想的启程。

    并不是字面上的那种大概这样的意思:我今天出门,抬头一看,树欲静而风不止,风呼呼地刮,风有点大哦。于是,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要努力活着,不能被风刮走,死在路上。

    《ヤキモチ》的中文版《起风了》的歌词,就比较通俗易懂了。

    大意就是:

    年少的我,因为沉溺于世界之大,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无限憧憬与向往,便随风而动,一个人离开最初的地点,只身一人踏上征程。

    即使是赴汤蹈火,我也要在这个世界走一遍。

    于是,一路上,我一个人走走停停。

    在多年的漂泊中,我也得以见识世界之大。

    后来,起风了,我发现,自己虽然在内心深处仍对世界之大无比的留恋和向往。

    但青春不再的我,突然觉得,有点累了呢。

    大概是一个人走得太远了吧。

    我何尝不想让自己有所归依,可是世界之大,风景再美,都不曾是我的。

    纵然我在这个世界上看过太多太多的奇景,和太多太多的小姐姐玩过,也终究不过是一个过客。

    起风了,有点冷,也许家才是我最终的归途。

    那个最初离开的地方,每当想起,我又何尝不是怀有万般的留恋。

    特别是那个总是在回忆中措不及防闯入的她。

    一双鞋,刚买的时候,蹭上一点灰都要蹲下来擦干净。

    穿久之后,即使被人踩一脚可能也很少低头。

    人大抵都是如此,不论对物还是对情。

    最初,她皱一下眉,我都心疼。

    到后来,她掉眼泪,我也不大紧张了。

    多年不曾归去,不知道她还好吗?

    也许我纵然对她念念不忘,但我这些年为了追求自己的梦想,已将她辜负太深,现在对她纵有万般留恋,也终究是挽不回了吧?

    但不管怎么样,浪子回头金不换,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既然想家了,那就回去吧!

    于是,顺着少年时漂流过的痕迹,我踏上了归程。

    一路上看着自己这些年漂泊过的地方,有些动容。

    能随风而动,为这个世界走一遭,也算是不枉此生了吧。

    该做个好人了。

    当我迈出车站的那一刻,那种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踏上故乡的土地,我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想起多年未归,近乡情怯,无可避免。

    再次站在故乡长野的天空下,故乡的风依旧温暖如初,那片天空似乎还承载着儿时对这个世界的向往,让人怀恋。

    只是漂泊多年的我早已不复少年模样。

    好在,我终于回家了。

    世界再大,风景再美,也不及有家的温暖,还有那个念念不忘的她……

    带着满怀的期待,我走在乡间小路上。

    来到故乡的村口,还来不及多想,却在微醺的晨光里,村里头那棵在风中飘摇的老树下,看到了那一道陌生而又熟悉的背影。

    那一瞬,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看着她迈出蹒跚的步伐,缓缓转过身来,记忆中那个让我无比留恋的笑颜,就在那一瞬间触碰到了我的双眸。

    顿时泪水决堤,儿时的记忆瞬间涌来。

    那是你吗?

    那真的是你?

    那个在等风来的人真的是你吗?

    我看清楚了,我也感觉到了,那个等风来的人真的是她!

    那一刻,纵然有无数情绪交织,但我却真切的感觉到,她还在,原来她一直都在。

    起风了,我一直都想着离开,而她却一直在风中等着我的归来。

    恍惚之间,才发现一别多年,但那种熟悉的感觉还在,那个在晨光中对我笑靥如花的她,依旧如春风般让我心动。

    泪流满面,纵使渣男的我,这一刻也是哭了。

    我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还在等我,等风的归来。

    这些年我如此负你,而你却依然为我守候多年。

    不行,我要让你再等我十年,等我去医院检查一下,看我有没有得病。

    那病有7-10年的潜伏期呢。

    ……

    帝都。

    今天没有雾霾,万里长空。

    虽然有限行,但伊凡卡的专车还是去机场,把从美利坚飞回来的她接回来了。

    因为她有两辆接送专车,商务车。

    限行不耽误她的专车出行。

    起初,王子安问伊凡卡为什么买两辆,你一年大半时间不在帝都,又不经常用。

    伊凡卡说为了完美覆盖限行窗口期啊。

    王子安无语,说你与其多购置一辆来避开限行,不如需要的时候,限行就别管了。

    该上路就上路,罚就罚,反正受尾号限行的本地号牌在路上被抓到才处100元罚款,不记分。

    一周罚一次,一年也就六千块钱。

    你一年养一辆车不说六千都不够,还花了几十万买回来啊。

    伊凡卡想了想,说那些钱又不是我的,卡爹给的,没事。

    王子安沉默了。

    简直无法理解你们这些有钱人,和有钱人的女儿。

    不过今天等伊凡卡回来,回到平香公寓,王子安忘记一切,热烈欢迎这大妞。

    什么有钱没钱的,这妞跟我关系好,这就够了。

    芳芳自然也跟着回来了。

    出门的时候,芳芳都是贴身跟着伊凡卡的。

    跟伊凡卡拥抱过后,帮忙搬东西,王子安心里忽然产生一个奇怪的问题,问一起干活的芳芳:“芳芳,问你个问题。”

    “嗯?”芳芳抬了下头,看一眼王子安,示意他问呗,然后继续拎伊凡卡的行李走。

    王子安好奇问道:“你当过兵,嘤嘤练过武,你们谁打架比较厉害?”

    芳芳一愣,看了一眼后面,在客厅里和伊凡卡说话的平香流樱,郁闷道:“我打不过她,所以伊凡卡准备让我去职业保镖训练营深造一段时间再回来。”

    王子安惊讶:“嘤嘤每天那么忙,功课早就落下了吧,打架还这么厉害?”

    芳芳更加郁闷了:“我哪知道,她那个百惠子保镖,我才……我们差不多。百惠子说平香最近更加用功了,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

    王子安偷偷擦汗,没有搭错筋,那姑娘憋着一口气,想打赢她妈妈呢。

    也不知道平香妈妈是怎么搞的,四十肯定有了吧,还这么能打。

    打架果然不能只看身高,看力气,看年纪。

    收拾好东西,晚上大家没出去吃。

    王子安很反对动不动就下饭馆。

    如果人生忙得连做晚饭或刷碗的时间都没有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恭喜平香第二期排位赛拿到第二名,第一轮总票第一。”饭桌上,伊凡卡举杯,给平香流樱庆贺。

    《歌手》第二期,平香流樱唱《ヤキモチ》没能拿到第一名。

    第二名。

    但两期成绩汇总,她票数第一。

    七位歌手当中,出道时间倒数第二的她,能拿到这样的成绩,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

    她这两期唱的都是王子安给的歌。

    “谢谢!”平香流樱喜滋滋的。

    我,平香流樱,是最受欢迎的。

    新垣结衣,伊凡卡,刘仙女,都不是我的对手。

    两年之内,不行就三年,四年,五年,到时候,我要打倒妈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三三日后阴沟里滑倒,有我平香流樱在,什么也不怕,我会好好保护他,紧紧裹住他。

    金泰熙她们今晚没回来,明晚才回。

    饭后。

    洗完澡,伊凡卡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趁着栗可欣写作业,平香流樱躲他房间浴室里练歌,客厅没人,王子安询问伊凡卡怎么了。

    伊凡卡藏不住心里话,说道:“三三,我和结衣待你身边那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为什么你对平香却那么用力,不公平,我心里难过。”

    王子安最近为平香流樱做的确实挺多的,可谓全力以赴。

    而这一年,待在他身边,为他做得最多的,是新垣结衣,然后是伊凡卡。

    平香流樱可以说一直在外面跑,功劳相比新垣结衣和伊凡卡的确少很多。

    沉默了一下,王子安也不管伊凡卡刚才说话的语病,说道:“有些事,是靠运气的,恰好碰到,我也没办法,不是我偏心谁。要说偏心,我这一年还是比较偏心你和结衣的。”

    “真的吗?”伊凡卡脸上立刻雨转晴。

    “嗯,今晚,这几天,我要多在你身上下功夫。”王子安肯定道。

    伊凡卡立刻看向空凋。

    没开!

    为了省电省钱,为了不得空凋病,王子安在家,客厅是不让开空调的。

    开的是电风扇。

    “三三,我有点热了。”伊凡卡抖了抖胸口的衣服。

    “热就对了,可欣她们都马上放暑假了,这天气你还觉得冷的话,问题可就大了。”王子安说道。

    说着,他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登录美利坚人最常用的社交网络及微博客服务的网站之一r。

    他也注册认证过r了,在美利坚那边他还挺受欢迎的,粉丝好几百万,还绝对没刷过,几乎都是真人。

    只是完全不是伊凡卡的对手。

    伊凡卡的r粉丝数已经两千万了。

    不过,咳,有些水分。

    还没等伊凡卡说话,王子安又说道:“我这就替你处理一些r粉丝事务。”

    “美利坚那边有人打理我的r号的呀。”伊凡卡疑惑,打理我的r号,不是拿我手机比较方便吗?

    说着,她就准备把自己的r账号和密码给王子安。

    王子安却看着手机,念起来:

    【r,

    r。

    rr。

    ,“,’。”

    r,r?

    (亲爱的伊凡卡:

    我今年八岁了。

    我的一些小朋友说,世界上并没有圣诞老人。

    爸爸告诉我:“如果《太阳报》说有,那就真的有。”

    请您告诉我,世界上真的有圣诞老人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