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39章 对我来说,人生最大的财富就是永不熄灭的激情

作者:念笯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天之后,王子安亲自飞往福南省星城,同行的还有金泰熙。

    周末,这姑娘没去练习。

    因为新垣结衣开始脱离助理岗位,单飞挣钱去了。

    平香流樱现在还没彻底闲下来专心备战《歌手》,她还有别的通告要跑。

    行程安排中,得到《歌手》开录的前三天,她才会跑完上半年通告。

    这么一来,新垣结衣和平香流樱没法跟着王子安,刘仙女在剧组拍戏,伊凡卡在美利坚。

    那只能临时抓金泰熙来当助理了。

    说是抓,少时的姑娘都是抢着来的。

    但王子安想了想,除了金泰熙,带谁出门,指不定谁当谁助理呢。

    有伙伴陪着,栗可欣早就没以前那样黏着王子安,几天不见就抑郁的情况出现。

    当天下午,芒果台大楼里。

    王子安顺利见到了《歌手》总导演李长寿,一个笑起来很温煦的中年男子。

    虽说明星的话语权早没了那个畸形时代的大和强势,但李长寿也没把王子安当普通的明星。

    看着王子安一旁的完美级女孩金泰熙,李长寿感叹。

    古往今来,有哪个艺人把当红明星当助理使唤啊。

    唯有平阳王!

    因为这些当红明星,都是他棒出来的。

    都说百密一疏,终有一漏。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但这个平阳王,去年复出后,可谓金身大成,浑圆一体,在造人造神上,百发百中,无懈可击。

    他缔造了准超一线平香流樱,捧出世界第一天团少女时代,造就时尚第一女神伊凡卡,推出开启烟嗓时代的李馨……

    要不是他网上怼人怼到举世皆敌,现在就是妥妥的超一线,最接近巨星的年纪最小的艺人。

    话说不是谁想举世皆敌就能举世皆敌,这个也需要技术含量。

    李长寿就自认做不到。

    更重要的是,举世皆敌,还没哪个官方明确表示封杀王子安。

    这个就让官方各个系统里的人摸不着头脑了。

    平阳王,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艺人。

    但不简单在哪里,大家又看不到。

    连号称能刨坟挖出艺人祖宗十八代的狗仔队和网友,都找不出王子安背后的“能量”。

    没有这个能量,王子安早就被点名封杀了吧。

    可他依然活跃着,没消失。

    李长寿办公室里。

    “李导演好!”王子安态度很友好,谦逊有礼,但精气神很好。

    “李导演好!”金泰熙也礼貌问好。

    “平阳王好!”李长寿跟王子安握了个手,然后看向金泰熙,笑道:“这位就是少时的金泰熙吧?闻名不如见面,果然完美,我家孩子可是你的粉丝啊。”

    “李导演过奖了。”金泰熙拘谨道。

    王子安没客气,说道:“没过奖,我们家的姑娘就是那么优秀,万中无一。”

    “平阳王,你还是那么有朝气和活力啊。”李长寿深感意外,以前的王子安,他是见过的,印象中有些高冷孤傲。

    这一年多来的王子安,则锋芒毕露。

    用网友的话说就是六亲不认,辣手摧花,心狠手辣,名副其实的大魔一个。

    因为姓王,还有人称他为大魔王。

    从前的王子安,和这一年多来的王子安,两者实在无法让李长寿融合起来。

    今日一见,原来是这样子的。

    很谦逊君子啊。

    不过这是对他自己。

    对自家姑娘,就有点飘了,一点也不含糊。

    “对我来说,人生最大的财富就是永不熄灭的激情。”王子安已经把长发剪掉,很短,显得很有神。

    “年轻就是好啊。”李长寿羡慕道,他跟以前未被雪藏的王子安算是认识的。

    茶水上来,喝了一口后,王子安忽然很不客气说道:“李导演,《歌手》办了很多届,越来越没看头了啊。”

    李长寿差点被嘴里的茶水噎着。

    刚以为你谦逊,彬彬有礼,没想到你立刻就翻脸……变脸。

    不过,人家说的是实话。

    李长寿很郁闷,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再这么下去,下季……

    没有下季了。

    虽说福南电视台半商业化了,可也更重视收视率和收益了。

    收视率不行,点播量不够,就没有金主赞助商,就没有收益,或者说是没有太大收益。

    这样的话,一旁虎视眈眈,一直在想破脑瓜子抢破脑袋的同僚,可是会随时拿出别的节目策划书,挤掉自己“养育”“呵护”了多年的《歌手》。

    当一档节目因为收视率点播量下降到一定程度,新的节目,不管好坏,都会先顶替其出一季看看。

    因为那是一种希望,或许能爆款,成为现象级呢。

    金泰熙坐一旁默默不语。

    今天过来,新垣结衣她们给她的主要任务是看着表哥,他发病,有幻听啥的,至少金泰熙知道。

    小丑出现?

    咳,平香流樱鼓励金泰熙用美色稳住三三。

    与其让三三祸害别人家姑娘,不如祸害自家的。

    安全,可靠,放心。

    反正关起门来,谁也不知道,没犯法之说。

    道德?

    也没有,因为没人知道。

    没人知道的事,还能是事儿么。

    再说了,平香流樱相信,金泰熙是愿意的,自愿。

    因为金泰熙太完美,平香流樱不好直接试探,欺负她,所以去找李孝利,说:“我的四十米大刀允许你先跑三十九米再回答。”

    李孝利说大姐你不用举刀,我求之不得。

    然后平香流樱问新垣结衣,三三的另一重人格,好色不?

    新垣结衣说不近女色。

    平香流樱就沉默了。

    敢情自己瞎搞了半天,啥用也没有。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平香流樱教了金泰熙半个晚上的猴子摘桃。

    还骗王子安进屋,拿他亲自演示了一遍给金泰熙看。

    结果是,昨晚她又在王子安房间门口跪了半个晚上。

    “咳,平阳王果真如网上表现的那样,咄咄逼人。”虽然王子安说的是实话,但李长寿也有点不高兴。

    我,李长寿,稳健,低调,不代表我没脾气。

    我可是曾经有过辉煌战绩,收视率点播量所向披靡的《歌手》的总导演。

    就算《歌手》一直在走下坡路,也无法磨灭我的盖世功绩。

    电视台综艺界,谁不敬重我李长寿?

    娱乐圈歌手,谁不讨好我李导演?

    李长寿的不喜,王子安自然看在眼里,毫不在意道:“李导演是想不承认自己和《歌手》在走下坡路了?”

    金泰熙坐姿端庄,目不斜视。

    李长寿想打人。

    我哪里不承认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想承认了?

    我……我只是……我们能换个话题吗?

    不换就一拍两散。

    算了,我的节目确实很需要平香流樱这样的歌手。

    因为平香流樱来了,肯定能把平阳王拖下水,把极少合体的少女时代拉来。

    平香流樱在《歌手》上唱平阳王原创,未出世的歌曲,后期和少女时代合体,这对观众来说,是多么大的期望啊。

    所以,李长寿承认了:“我承认,能不承认么?数据摆在那,我想骗自己都骗不了。”

    “这就好。”王子安说道。

    李长寿又想赶人,不,打人。

    好什么好?

    我哪里得罪你了,非得怼死我你才罢休吗?

    金泰熙坐姿依然端庄,目不斜视。

    “我一直觉得,《歌手》的模式有问题。”王子安又说道。

    “等等。”李长寿不服气了:“当年我去邀请过你,你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嗯?

    王子安一愣。

    邀请过我?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哦,很快,王子安想起来了,李长寿邀请的应该是他前身。

    前身的事,他不知道也很正常。

    “我当时怎么说的?”王子安好奇问道。

    李长寿说道:“你当时说,《歌手》的模式是最完美的,你很想来,但当时没档期,下一季吧。然后,你就退出娱乐圈了。”

    说到这,李长寿觉得自己长出了一口恶气。

    叫你气我!

    金泰熙坐姿端庄,目光微闪。

    王子安瞪起眼睛:“李导演,你说你是什么玩意儿,一邀请我,我就出事。说吧,你准备怎么补偿我?”

    金泰熙忍不住喝了一口水。

    李长寿傻眼。

    不是,还能这么碰瓷?

    “可不能这么讹人啊,我邀请过不少艺人,也没见谁出事。”李长寿不干了。

    “张宏窦。”王子安说道。

    李长寿一呆,然后脸色微红。

    “江玲。”王子安又说道。

    李长寿脸色涨红:“江玲……也算吗?”

    “吴韬。”王子安又说道。

    李长寿急眼了。

    说的跟真的似。

    不对,总感觉哪里不对。

    金泰熙喝了口水,但被呛了一下,俏脸通红。

    而李长寿,脸红脖子粗半天,忽然气愤道:“你说的那些歌手,大部分还不是被你搞的,关我的节目什么事?”

    王子安淡然道:“网友可不一定都这么认为。”

    李长寿呆了呆。

    然后想立刻把王子安赶走,人我就不打了。

    你大爷的。

    接客不看黄历。

    以后一定要告诫同行,最好别跟平阳王见面。

    这家伙不仅能把人怼死,还能把人坑死,忽悠残了。

    虽然李长寿觉得真不关《歌手》节目组的事,可王子安这么一说,就相当于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死了。

    金泰熙悄悄抹了把汗,跟着表哥,人生真是惊涛骇浪啊,太刺激了。

    “你走,我跟你无话可说了。”李长寿忍住一肚子的气。

    王子安很爽快,起身,说道:“那我走了,另外,因为你的态度,平香的事我就不插手了,你等着今年《歌手》寿终正寝吧。”

    金泰熙也起身。

    “哈哈,表哥,我觉得我有一肚子的话想跟你说,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那种。”李长寿拉住王子安。

    “这么巧,我也是,来来来,坐。”王子安反客为主,把李长寿按回椅子上。

    金泰熙紧紧抿着嘴,她觉得,自己迟早要被表哥带歪。

    一个小时后。

    李长寿面露难色:“表哥,你跟我兜个底,为什么你蹦达这么久,虽然正面大于负面,但造成的不良影响,也是不能忽视的,却还没被大佬们开口封杀?”

    王子安也是面露难色,你问我,我问谁去?

    伊凡卡是美利坚人,卡爹虽然也算厉害,但手伸不到大于来。

    平香流樱的妈妈,太阳省地下大姐头,但影响力只在太阳省,无法动摇中心大陆的意志。

    新垣结衣的爸妈,高丽省富商,影响力也是有,可依然有限,出不了高丽省。

    刘仙女……

    也不行的,她家里也只能竭尽全力保住她。

    一个外人,怎么可能让刘家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其实我也不知道,当年喜欢我的异性太多了,现在喜欢我的异性也不少。”王子安说道。

    李长寿胸口微痛。

    虽然我结婚了,连孩子都有了。

    但是,我也希望深受异性欢迎和喜欢啊。

    你这么说,跟插我一刀有什么区别?

    人比人气死人,谁都懂。

    但懂不代表也能免疫。

    人们还知道少年不知那什么珍贵,老来望那什么流泪呢,还不是年轻的时候无所顾忌或控制不住?

    “行吧。”李长寿说道:“不过到时候有大佬开口,我可是会第一时间给你打码,或是全部剪掉。”

    “我知道,人不可胜天,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王子安无所谓道。

    李长寿拍了拍桌子上的一份文件,又补充道:“说好了,打码或全部剪掉,这份文件还是我的。”

    “你的你的,我要了也没用。”王子安大气道。

    晚上,王子安和李长寿吃了顿饭,席间还喝了点酒。

    大概身体状态不怎么样,王子安的酒量也跟着下降了。

    李长寿刚坐车走,王子安就蹲路边树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吐起来。

    “表哥,漱口。”

    “表哥,醒酒药。”

    “表哥,我扶你,手放我肩膀这边。”

    “表哥,我们走回去还是打车?”

    金泰熙忙前忙后,眼睛泛红。

    原来,在她们一帆风顺的路上,背后的表哥,不知道为她们付出了多少。

    为了大家,性格绅士的表哥可以秒变成掉一地节操的无赖、流氓。

    这一刻,即便在外人眼中渣男的表哥,无论对自己做什么,自己都心甘情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