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17章 梦到自己坠楼,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坐在床边,难过了好久

作者:念笯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允儿的消息一出,群里一片安静,无声。

    这话犹如一盆冷水浇灌下来,众人头顶熊熊的热情都被灭掉一大半。

    同时,大家很心痛。

    心痛不是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小仙女拿林允儿的号怼他们。

    也不是因为小仙女经常这么干,怼得大家习惯吐血。

    而是,栗可欣说的,是事实啊。

    快奔三的人,还有什么青春?

    如果看起来有的样子,那一定是化妆、美颜过的。

    恰好,群里除了少女时代那后面七位姑娘,谁不是在奔三的路上,或是马上就上路?

    谭勇有一种悲伤,好像梦到自己坠楼,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坐在床边,难过了好久。

    好想绝尘而去,仗剑天涯,做一名了无牵绊的浪子,在不知名的酒馆,找几个小姐姐,推杯换盏,把所有烦恼一饮而尽。

    如果这样烦恼还没驱除干净,那一定是小光头的锅,让小姐姐们洗干净就好了。

    宋茜茜摸了摸自己的脸。

    已经不光滑了,一年比一年没手感。

    如果不继续坚持做保养,经常敷面膜,抹护肤品,会衰老得更快。

    素颜的自己,是远没镜头里的自己那么光彩夺目的啊。

    少时的姑娘们,素颜下,皮肤都比自己抹粉底要粉嫩好看。

    黄廷飞正好有空,上群里来看看。

    一看到王子安的文艺句,再看到林允儿的信息,他蠢蠢欲动的表达**匍匐下去,还是继续窥屏吧。

    不窥也不行,受伤了,先养伤。

    还能说什么?

    说多都是泪,群里他年纪最大。

    林允儿在徐珠贤手机上看到小仙女拿自己的号发言,怼倒一大片群员,也不急。

    反正大家肯定看得出来不是我干的,虽然在这之前,我看谁不爽,也怼过两句。

    但锅都在小仙女身上了,没人……应该没人能看得出来吧?

    林允儿忽然有点心虚。

    因为她怼人水平可没小仙女高,也没小仙女狠。

    想了想,她抢过徐珠贤的手机,准备拿对方账号发言。

    “我是允儿,我手机不在我手上。”编辑好文字,林允儿又犹豫了。

    这么一来,以后我每次都得这么干才行啊。

    不然忍不住学小仙女怼人,锅就不好扔小仙女身上了。

    这时,群里。

    “瞎说什么大实话!”王子安发言:“都说过了二十五,就正式走上奔三的道路。姑娘们,你们操场上,那夕阳下的奔跑,正是我逝去的青春啊。”

    表哥没训斥小仙女,群里的人松了口气。

    每当小仙女不老实的时候,大家还挺担心表哥生气的。

    也是,大家都多少知道一些,表哥跟外婆家那边几乎断了亲情关系。

    王家亲戚这边,也没好到哪去。

    而栗可欣,唯一的亲人,更是只有表哥。

    两人相依为命,表哥不宠小仙女宠谁啊。

    “表哥,我的青春还在,我把我的青春献给你,你把你的存折交给我,中不?”徐珠贤发消息。

    正下楼去公司练习的路上,看着群消息的杰西卡,回头看了一眼后面。

    ╭(╯^╰)╮傻瓜林允儿,你以为你能把锅甩给小仙女,或是猪猪?

    幼稚!

    我们看穿不说穿。

    少时的姑娘们是看得出来,但群里的人看不出来,都迷糊了。

    这不太像小仙女的风格啊,也不像徐珠贤的风格。

    李孝利?

    李贞贤?

    算了,不能研究少时。

    越研究越爬不出坑来。

    天使之城,深夜。

    “三三,明天去风城,这里我就住一个晚上,时候不早了,那边的房间,我就不回去了哦?不然还得整理。”新垣结衣小心翼翼跟关上电视,大概要回屋睡觉的王子安说道。

    “这样的吗?”王子安漫不经心问道。

    “嗯嗯。”新垣结衣连连点头,很激动。

    王子安说道:“那你选一个,床,或者沙发。”

    眼中失望,新垣结衣低下头。

    王子安笑道:“开玩笑的,我先回去躺着。”

    说完,王子安回卧室。

    新垣结衣又一下开心起来,连忙去关窗,拉窗帘,关灯。

    搞定客厅后,她踩着小碎步,进卧室。

    看到新垣结衣进来,刚躺下的王子安很想拍拍身旁的床跟她说,昨晚刘仙女就睡这呢。

    但最后,王子安没说。

    只是让刘仙女在一旁睡了一晚,这姑娘就跟结了婚似的,跟他结的,高兴得不得了,也大方得不得了,主动提醒贝尔称呼新垣结衣为表嫂。

    至于王子安,他发现,身边有人,睡觉的时候特别踏实。

    感觉很好!

    结婚或有女朋友,果然对身体很有好处。

    要是特别懒,身体还会发福,长胖。

    新垣结衣不是没跟王子安睡过,但都是因为特殊情况,凑合着的。

    像今晚这样,清醒,不是非不可的状态下事前说好,还是第一次。

    所以,躺下后,她心跳比以往更加剧烈。

    关灯。

    黑暗中。

    “结衣。”王子安侧过身躺着,面对新垣结衣。

    “嗯。”新垣结衣没敢侧身,直直仰躺,闭眼。

    空调被下,王子安伸手,握住新垣结衣有些潮湿的手掌。

    新垣结衣立即也抓住王子安的手,似乎怕没了。

    “如果热爱与众望所归背道而驰,我觉得我已经做出了选择:我所热爱的一切。”王子安低声说道。

    新垣结衣心中一颤,差点忘记了,三三这几个月因为小丑的角色,过得很痛苦。

    她侧身躺着,双手握住王子安的手掌,拉到自己心口上。

    “三三,我们就是你的众望,我们的众望,从来就不曾与你的热爱背道而驰,至少我的不是。我的道,只为你开。人间繁花似锦,很美好。”握紧王子安的手,新垣结衣说道。

    “这世界,除了繁花盛锦,还有人间冷暖。”王子安说道。

    大概是因为身影没入黑暗,新垣结衣发现,三三的内心无限坦白、脆弱。

    “原谅我没你想的那么勇敢,总有悲伤和愤怒无法抵挡。”王子安低下头,在找安全感,安全地带。

    新垣结衣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紧紧抱住怀里的那颗脑袋。

    当一个自己满身灰暗,还总想给别人一些光的人彻底堕入无边的黑暗,任何言语对其都无效,救不回来了。

    那么,只能这样,默默陪着。

    死死抓住对方的手,不撒手,不放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