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1章 呵护好人类的未来

作者:念笯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天,起床后,捏着有几个破洞的小裤裤一角,王子安走到垃圾桶旁,扔进去。

    谁言春梦了无痕,昨晚打下的江山版图,历历在目。

    下午,王子安继续跑去影楼,把定妆照等事情搞定。

    搞定后,当天晚上,跟刘仙女吃了顿她怎么劝他喝酒他都不喝的晚饭后,第二天,王子安打道回府,飞回邕城。

    一回到邕城,他就被栗可欣的补课老师打电话来教育了一顿。

    王子安骗小可怜回帝都住几天,结果当然不止这样。

    他让新垣结衣在那给小姑娘找补课老师了。

    补课费一交就是二十天的钱。

    交完他才让新垣结衣跟小姑娘说。

    小姑娘穷怕了,老心疼钱了,一看钱都交了,不补也不行了,便答应把这钱赚回来再跑,回来找他。

    他在哪,她就去哪找。

    “我问你,你是不是栗可欣的亲哥?”给栗可欣补课的老师是个女的,据说还是某年某省的状元,一打电话就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这个,是亲的,怎么了老师?”王子安脑袋大,小姑娘肯定把人家女孩子逼急了。

    “啊?居然还是亲的,你……你简直……我决定报警!”女孩子悲愤道。

    卧槽。

    王子安懵了:“不是,老师,您先消消气,咱有话好好说,说完再报警也不迟。另外,实话实说,我不是栗可欣亲哥,我妈领养的她,我妈不在了,我是她唯一的监护人。”

    女孩子更气愤了:“原来如此,果然如此,补课费我全额退给你,我要报警!”

    王子安郁闷坏了,小姑娘这是把对方咋了。

    看对方这架势,不共戴天似的。

    “老师,您先说清楚事情吧,别气。我人在外地,忙着给孩子挣学费挣生活费呢,回去后,我一定会对她严加管教。”

    女老师努力平复心情老半天,才继续说话,强忍着怒气的样子:“你上微信,我给你看点东西。”

    “好好好,我马上上去。”王子安跟女老师挂断电话,立刻登上微信。

    双方之前加过微信。

    一登上微信,王子安便看到女老师发过来一张图片。

    看完图片,王子安的肺也快气炸了。

    我勒个去。

    你们这帮熊姑娘,有你们这么坑我的吗?

    图片里,是栗可欣写的一篇作文。

    字迹是栗可欣的,但王子安敢肯定,内容不是栗可欣编的。

    另有其人。

    作文内容极度不成熟,不像初中生的文笔。

    小学生才能写得出来这种文笔。

    王子安第一时间给栗可欣打电话。

    “喂,子安,想了我呀?”小姑娘还什么都不知道,一接通电话很开心,没心没肺。

    “说,今天交的作文,是谁帮你写的?”王子安沉声问道。

    小姑娘吓了一跳,底气有些不足,弱弱说道:“我……我自己写的啊。”

    “你再说一遍!”王子安气了。

    小姑娘只得可怜兮兮说道:“伊凡卡写的,在网上给我发过来,然后我抄下来,交给老师。”

    本来暑假作业就不少,再补课,小姑娘的负担那是真的很重。

    去帝都没两天,她就跟没放假一个样了。

    白天补课,晚上做作业。

    王子安那个气啊,怒道:“你抄都不好好抄,不好好检查,就上交,我差点就要坐牢了你知道不?”

    “啊?这么严重吗?”栗可欣慌了。

    “再给我好好检查一遍,找不出问题,回来我把你屁股打开花。”王子安挂断电话。

    挂掉后,他又给伊凡卡打电话。

    没响多久,伊凡卡也兴高采烈接通王子安的电话:“三三,你终于主动给我打电话啦。”

    王子安气冲冲道:“我现在不止想打你电话,还想打你!说,为什么帮栗可欣写作业?”

    伊凡卡立刻苦着脸,还以为三三主动打电话是好事呢。

    结果一上来就劈头盖脸一顿骂。

    “三三,可欣的负担太重了,放假也每天不停地做作业,都没有时间玩,我看了都心疼。”伊凡卡替栗可欣说话。

    “你人在美利坚,你怎么看,你告诉我?”王子安问道。

    伊凡卡张了张嘴:“不是,三三,中文的‘看’的意思,不是还有别的意思吗?”

    “还有什么意思,你说说看。”王子安说道。

    伊凡卡傻眼了。

    这个问题可把我难倒了。

    “只可意味,不可言传?”她试探问道。

    “不懂就别装懂,你先看看你给栗可欣写的作文再说。”王子安气道。

    “哦哦,我看看,等等我啊。”伊凡卡乖乖去看她和栗可欣的聊天记录。

    很快,她找到聊天记录。

    一篇《我的哥哥》的作文发送记录。

    “三三,我找到了,然后呢?”伊凡卡小声问道。

    王子安也打开补课老师发过来的图片,里面是栗可欣写的作文。

    “中文都没学好,还敢帮可欣写作文,你给我仔细检查,看哪里出问题了?”王子安冷声道。

    伊凡卡连忙去检查。

    “我的爸爸和妈妈很早就去世了,是我哥哥把我带大的……”伊凡卡小声念着。

    听着,王子安一肚子气。

    “我的哥哥很辛苦,每天要送我上学,放学后又来接我。”伊凡卡认真仔细查看。

    她念到这,王子安立即竖起耳朵。

    “昨天我仔细一看,哥哥老了很多,蛋上也有很多皱纹,我心疼急了!我想说:哥哥,我爱你!”伊凡卡念得很自然。

    王子安青筋暴突,打断道:“停!”

    “哦,三三,这些内容有问题吗?”伊凡卡问道。

    何止有问题!

    你要是在我旁边,我非把你屁股打开花。

    王子安气血翻腾:“那什么皱纹,你给我说清楚!”

    “啊?”伊凡卡再次看了一遍,问道:“三三,我说得不对,过分了吗?”

    王子安沉默。

    这个对是对,但场合不对啊。

    “你见过?什么时候的事,我都不知道。”王子安问道。

    “我天天都见啊。”伊凡卡说道。

    “不可能,你再说一遍!”王子安气乐了。

    虽然不知道错在哪,但伊凡卡立即意识到自己错了:“三三,对不起,我这是艺术加工,说得有点夸张,你没那么老,也还没皱纹,很光滑……”

    王子安冷笑,呵呵,又信口开河。

    女人的话果然不能信,好假。

    光不光滑我还不知道?

    此时。

    微信上,女老师也怒气冲冲给王子安发信息:“做为家长,不要什么都让孩子看!”

    一边通电话,一边看着女老师发的信息,王子安更加郁闷了。

    总不能说是一个中文不好的外国妞帮栗可欣做了作业吧?

    “我没有啊。”王子安回复信息,很绝望。

    “做了还不肯承认是吧,那我报警了啊。”女老师怒气难平,很有责任心。

    王子安抓瞎了,差点就说凭什么你能看,别人就不能看?

    你不看你怎么知道?

    这时,检查完作文的栗可欣把女老师拉过来,说道:“老师,我这里,漏写了一个字:脸。是脸蛋。别的我就检查不出来了,还有问题么?”

    “啊?”女老师愣住了,瞪大眼睛。

    良久。

    看着栗可欣清澈如湖水般的大眼睛,女老师的脸唰一下红了。

    “那个,家长,没事了,误会,可欣写的作文……没问题,就是,听说你才二十来岁,脸上就那么多皱纹,一定要保重身体啊。”女老师给王子安发微信。

    正对伊凡卡一顿骂的王子安,看到信息后,呆了呆。

    咦,补上一个“脸”字,还真是天壤之别啊。

    中文当真博大精深,奥妙无穷。

    错怪伊凡卡,错怪小可怜了。

    原来有问题的是自己,坏的是自己,却说别人坏。

    对不起,我有罪。

    不过还好,发现得早,还有得救。

    有的人至死都不知道自己坏,那才可悲。

    他们死了是死了,一了百了,但他们还有后人,还有亲戚。

    别人怎么看待他们的后人和亲戚?

    当然,那样的坏人,可能都不在乎自己的后人和亲戚活在别人的异样眼光中。

    所以,看到坏人,能打就打,不能让他们活的时候太舒坦。

    “咳,一万啊,在那边注意照顾好自己啊。国外,嗯,美利坚的治安太差,远没大宇中心安全,所以呢,出门多带几个保镖,晚上没必要的话,别出门玩……”王子安态度转变得很快,甚至有些突兀。

    伊凡卡受宠若惊。

    三三真好,骂着骂着,就关心起我来了。

    中文有一句话说得太对了:打是疼,骂是爱。

    再嘱咐伊凡卡几句后,王子安挂断电话。

    而后,王子安给女老师回信息:“哈哈,其实可欣没啥问题,她说得很对,我确实老了,皱纹很多。”

    女老师正给栗可欣补课,说完一道题后,拿起手机查看信息。

    这一看,她又怒了。

    是加“脸”前说得对,还是加“脸”后啊。

    这个流氓!

    哼,栗可欣虽然还小,但是我见过的长得最惊心动魄的女孩子。

    这个流氓,肯定打栗可欣什么坏主意。

    太危险了!

    正考虑要不要报警,女老师忽然冷静下来。

    不行不行,是我成人了,变坏了,思想龌龊了。

    不是别人的问题。

    菊花只是一种花的孩童时代,一去不复返。

    女老师突然觉得有点伤感。

    看着认真补课的纯真少女栗可欣,女老师这才对人生又燃起信心。

    我变坏了,眼前的小姑娘还没有啊,她是人类的未来。

    呵护好人类的未来,赎罪去。

    邕城。

    王子安一回来,就有人在机场接他。

    接他的人,是单向男孩。

    这个四个大男孩,昨天就已经提前跑来邕城等他。

    行李,包包,全都有人帮忙拿。

    还有冰奶茶。

    “表哥,我们今天回家吗?”放好行李,上车后,佩恩问王子安。

    “今天不回,这次先录好歌,再跟我回家种地瓜。冬天的地瓜,烧红的红薯窑,啧啧……”光想着,王子安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冬天,收割过后的庄稼地里,拿泥块垒砌红薯窑,找柴禾烧红了,再扔一根根地瓜进去,埋起来,砸碎烧红的泥块……

    “表哥,地瓜在你们那有什么新的吃法吗?”路易斯眼睛发亮。

    要说吃,世界上数大宇中心的人最会吃了。

    会吃,当然就会发明出很多种菜谱、吃法。

    “当然,你们在街上看到的那些小吃,种类不足民间的十分之一。民间的菜谱,小吃,很多是不流传到市面上的。流传也是在附近区域,一是做法太考究,条件限制,二是成本高,自己吃还可以,真拿来做生意,划不来。缩减成本,机械化后又失去了味道。”王子安耐心跟这四个大男孩解释。

    “那种下我们后,冬天再来收获,吃了表哥,可以吗?”霍兰搓手。

    王子安无语,什么乱七八糟的。

    种下你们,冬天长出几十个,吃了我?

    车上,大家有说有笑,联络感情。

    王子安忽然问坐副驾驶座那里的哈里:“哈里话很少啊,最近状态不对?”

    哈里苦着脸说道:“表哥,这段时间我一直学中文,很刻苦,结果很惨。”

    “为啥?”王子安问道。

    呵呵,终于看到外国人被中文支配的恐惧了。

    “我前些天回国,一直住老家那里,表哥你是不知道,我家附近有个教堂,天天早中晚都有人祷告。”哈里苦不堪言。

    “隔音效果不好啊?”王子安问道。

    佩恩等人憋着笑,很辛苦的样子。

    王子安更加疑惑了。

    哈里气愤道:“那帮异教徒,可气死我了,一开始还好,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老在我耳边叫我哈里撸呀哈里撸呀。”

    王子安一愣。

    哈里继续说道:“有的女教徒声音蛮好听的,我一听到就老忍不住。”

    王子安深表同情:“哈里,你这中文可以达到八级了,十级也不一定。”

    佩恩等人也为哈里默哀。

    “不多说了,开始学歌,今天学一天,我去录伴奏,明天中午录歌。”王子安从包里取出打印好的歌谱,递给路易斯。

    路易斯连忙接过,分发给另外三个兄弟。

    “表哥,为什么是明天中午录啊?”佩恩问道。

    “这首歌只能中午录,因为早晚会火。”王子安说道。

    车上沉默。

    良久。

    “哈哈,我才明白过来。”

    “哈哈,表哥,你太幽默了。”

    “我还是听不懂啥意思,谁能告诉我怎么回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