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1章 鲸落

作者:念笯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说网..r,最快更新大魔王又出手了最新章节!

    刘仙女的歌曲一宣布上架,王家军立刻行动起来。

    “恭喜表妹,啥也不说,先听歌去先。”李克这次行动很快,第一个转发微博。

    “恭喜表妹,曲美词美人更美。”谭勇紧随其后。

    李克气得咬牙切齿,阿勇变了,以前只会买爱情,现在还会拍马屁了。

    “恭喜我们第二漂亮的表妹新歌上架。”单向男孩也转发微博,佩恩的骚操作。

    路易斯和哈里等人看到后,脸色微变。

    尼玛,佩恩是不是闯祸了。

    第二漂亮?

    伊凡卡表妹先不说,那是西方表妹。

    但平香表妹和结衣表妹是典型的东方表妹啊,两女都不比刘仙女逊色一丝。

    果然,平香流樱气势汹汹找来,微博上询问单向男孩:“谁是第一漂亮表妹?”

    佩恩连忙把手机扔给路易斯。

    这个我不回答,我只负责说刘仙女表妹是第二漂亮表妹。

    路易斯把手机扔回给佩恩:“滚,自己拉的屎,含着泪你也得给我们吃干净。”

    佩恩只得又把手机扔给哈里。

    哈里扬起手,准备扔出窗外。

    佩恩吓了一跳,哥,那是我的手机啊,不是公共财产。

    哈里最后把手收回来,偷偷在微博上打字:“佩恩说的,不关我们的事啊。表哥说了,表妹们一个比一个漂亮,至于谁最漂亮,我们随表哥。”

    佩恩觉得不妙,抢回手机。

    可微博已经发出去了。

    “哈里,你完蛋了,下次你上洗手间,我就跟你并排上,看你自不自卑,还能不能尿得出来。”佩恩气急。

    “是吗,那我也一起去,看你们谁能尿得出来。”路易斯说道。

    佩恩气愤道:“路易斯,你别太过分,学着表哥点,表哥从不炫耀。有本事你去跟表哥比。”

    哈里悄悄问道:“话说表哥是亚洲人,是不是变种人?不然何以……”

    大家一阵沉默,随后。

    “哈里,今晚的夜宵,你请客!”

    “不然……”

    “呵呵,你完蛋了!”

    网上。

    宋茜茜也出来帮刘仙女宣传新歌:“表妹加油,先干掉第十二名那首歌,哈哈。”

    第十二名那首歌,是宋世书的《与天齐高》。

    而宋茜茜的《挥着翅膀的女孩》已经进入风云榜前十。

    宋世书很郁闷,现在他的状况是,前进一名难如登天。

    而这个时候,刘仙女又凶猛杀来。

    宋世书叹气,一旦上风云榜,就不太一样了啊。

    曝光度剧增,虽然厮杀最惨烈,但好处自然也不用多说。

    “没有《夕阳之歌》和《千千阙歌》、《挥着翅膀的女孩》,我早就进风云榜了。”宋世书很蛋疼。

    在他看来,当初他要是不跟平阳王怼,平阳王可能不会选择那时候发新歌。

    最主要的是,吴韬那大水笔惹的祸,结果把他也坑了。

    宋世书越想越苦闷。

    唯一欣慰的是,堂妹够意思,虽然明着说让刘仙女的新歌干掉他的歌,实则是在帮忙推了一把他的歌。

    “哼哼,新歌来得好,我去学学。”吴韬卷土重来,第一时间去听刘仙女的新歌,一时的失意不算什么。

    她誓要模仿并超越平阳王。

    可听完《化身孤岛的鲸》后,吴韬沉默。

    风格变了!

    最近她一直在研究王子安写的歌曲。

    四个字:风格多变!

    且变来变去,完全没规律。

    如果只是一种风格,学起来,模仿起来还比较容易。

    可老变来变去,后面跟着的人很容易受到影响,静不下心来。

    吴韬就是这样,想学王子安的风格,可一去听他别的风格的歌曲,立刻又觉得那个好。

    最终结果是,根本沉不下心来。

    自己都对自己产生怀疑,还怎么进行下去?

    “什么玩意儿,又换风格了。”宁云冲听完《化身孤岛的鲸》后,很气愤。

    他是小鲜肉,但也是综合型艺人,唱歌,跳舞,演戏,都在同时开拔。

    他是高傲自大,但不是白痴,也想拥有一技之长。

    太多夭折的小鲜肉在前面铺路,后人都吸取教训。

    宁云冲在李艺红走后,开始正视自己的未来。

    帅脸是挂,但拥有这个挂的男人也不少。

    所以,不想只吃青春饭碗,就得努力。

    虽然努力也不见得有用。

    但有个念想总是好的,骗不了别人,那就骗自己。

    此时,各大音乐平台,短短半个小时后,《化身孤岛的鲸》这首歌下面的评论开始爆炸。

    “我去,国风啊!”

    “歌声温柔而干净,一个人静静的唱着,有一种坚强不放弃的感觉。”

    “仙女的声音干净柔美,之中又带着些许的刚毅,听仙女唱歌,总觉得她是在给我们将这首歌背后的故事娓娓道来,似有些超然物外却又难免动情落泪。”

    “我们都是52赫兹的鲸,渴望被人懂,却从未得到过真正的理解。”

    “这只鲸鱼唱歌的时候没有被听见,难过时没有被理睬。原因是她的频率有52赫兹,而普通的鲸频率在15~25赫兹。她的频率是错的,因而被错过……心痛!”

    “人心有时候就如同一座孤岛,期待有人可以靠近,又害怕给不了对方温暖的拥抱。”

    也有人来科普知识。

    “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它的尸体会最终沉入海底。生物学家赋予这个过程一个名字——鲸落。一头鲸鱼的尸体可以供养整套生命系统长达百年,这是它留给大海最后的温柔。”

    “研究人员发现,在北太平洋深海中,至少有43个种类的12490个生物体是依靠鲸落生存的。”

    “对这种新奇的生态系统深入研究,科学家发现,细菌会吃掉鲸鱼的骨头,这种骨头中含有60%的脂肪。随后,细菌会制造硫化氢,成千上万的海洋微生物再将硫化氢转为能量,供它们生养与繁殖。”

    当然,一些沙雕网友也来了。

    “如果灰姑娘的鞋真的合脚,那为什么在逃跑的时候会掉?如果王子真的爱灰姑娘,那为什么要靠鞋子认出?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不是因为有多幸运,而是因为它的爸妈本来就是白天鹅。保护公主的是骑士,可公主嫁的是王子。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窗,然后就洗洗睡了。都说童话里是骗人的,可我们不也是从小被骗到大吗?你需要的是清醒,而不是童话故事。转角遇不到爱,只会遇见乞丐。”网友爱神的影子。

    “妈妈花了九个月为你打造的心脏,不要让别人用十五秒就伤害了,陌生人,好好照顾好自己,毕竟世界那么大,总有人会在某处等你。加油,记得开心!”网友昂首莫回头。

    “我家楼下有一只流浪猫,每天我看见它时,都会给它吃的。有一天,我过马路,忽然觉得有东西在咬我裤子,我下意识向后退了几步,在我后退的一霎时,一辆失控的车从我面前飞过,那只小猫被轧死了,晚上睡觉我做了个梦,梦到小猫对我说:我有九条命,送你一条,谢谢你这几友御雪倾城。

    “和朋友去吃小龙虾,隔壁桌一个小女孩问妈妈:妈妈,小龙虾回不了家它妈妈会不会着急啊?她妈妈愣那了,我剥虾的手也停住了,再也下不了口。这时老板来解围:不会的,他们全家都在这。”网友老郭家郭胖胖。

    前世,《化身孤岛的鲸》这首歌改编自香港歌手谢安琪演唱的歌曲《我们都被忘了》,由沃特艾文儿重新填词。

    这首歌在网络中红极一时,很多人被细腻优美又充满意境的歌词打动,甚至连原唱谢安琪都对改编后的歌词大加赞赏。

    不才小姐姐的演绎是最成功的一个版本,她声音温柔而治愈,仿佛带人进入了浩瀚星空,宇宙之大,与蓝鲸一同遨游。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此,安静听一首缱绻缠绵的歌,享受静谧时光。”王子安闭着眼睛,躺在二楼阳台吊床上听歌。

    一旁的王依姗听着蛙声,看着满世界的萤火虫,欲言又止。

    表哥,我呢?

    你怎么把我忘了?

    其实王子安是故意的,因为本来是三人在楼上一起探讨音乐。

    结果新垣结衣有事跑下楼去了。

    楼下书房里,栗可欣把姚明月说哭了。

    姚明月已经离校毕业好几年,小学题不见得都会,更别说初中题了。

    这次不是姚明月气栗可欣笨,而是栗可欣嫌弃姚明月笨。

    栗可欣又不是姚明月家的孩子、妹妹,打不得骂不得,唯有哭。

    栗可欣是谁?

    这可是能把王子安气得毫无还口之力,只能动手镇压的小妞。

    姚明月那样的,怎么可能是对手,分分钟败阵下来。

    新垣结衣下楼去后,王子安不想单独跟王依姗相处,觉得挺尴尬的。

    “你也听听,挺好听的。”王依姗久了,王子安晾也觉得不好意思,跟王依姗提议道。

    王依姗一脸幽怨,黄廷飞去一楼看电视,二楼现在就我们两个,好不容易单独相处,啥也不干就算了,话都不多说一句。

    想当年,去度假住酒店,吊床上咱也来过成千上万回合。

    好怀念,现在就你在躺上面,我坐旁边。

    没多久,姚明明红着眼睛和鼻子上二楼来,很委屈。

    什么小仙女,简直是小魔女,气死人不偿命。

    但姚明月也不敢说一句栗可欣的坏话,忍着。

    “咦,结衣呢?”看到只有姚明月上楼来,王子安脸色微变。

    我擦,当真是再见前任2啊。

    两个前任。

    这不是刺激,而是尴尬,坐立不安。

    王子安暗暗叫苦,那可是前身的留下的坑。

    “结衣表妹在书房。”姚明月挤出一丝笑容,然后去洗手间洗脸。

    王子安连忙回二楼客厅,从钢琴架旁桌子抽屉里翻出一张歌谱,递给身后的王依姗。

    王依姗接过来一看:“英文歌啊?”

    上面的歌名和歌词密密麻麻全是英文,歌名赫然是。

    “对的,抛却过往,重新开始吧,跟我一样。”王子安说道。

    看到姚明月从洗手间出来,他熬不住了,直接喊新垣结衣上来。

    没一会儿,新垣结衣急急忙忙跑上楼来,后面跟着栗可欣。

    姚明月对栗可欣有些畏惧,不动声色躲到王依姗一侧,离栗可欣远点。

    栗可欣早就不跟姚明月计较,但也不多说,怕王子安问她作业的事。

    “结衣,我弹琴,你唱一遍《》。”新垣结衣和栗可欣上来后,王子安觉得踏实多了,对新垣结衣吩咐道。

    “好的。”新垣结衣清了清嗓子。

    她知道,王子安这算是开始调教王依姗了。

    五线谱只是一首歌的基础,在这基础上,是可以做改变的。

    王子安早就教过新垣结衣怎么唱。

    他要把这首歌交给王依姗唱,新垣结衣倒也不会不高兴。

    因为她跟伊凡卡她们一样,唱不了那么多。

    三三有时一天能蹦出好几首歌,没录出来的歌已经够她们一人一两张专辑了。

    三三也说了,还有更好的,只是一时还出不来。

    出来也不完整。

    “

    'br

    ……”

    随着王子安开始弹琴,新垣结衣轻轻吟唱。

    这是一首悲伤抒情歌曲,短短几句,细腻的描写了主人公对离开自己心爱之人的难过不舍及深情的爱意祝福。

    在音乐上,歌曲音乐从最初伤感悲哀的抒情再转而至高昂壮丽,令人陶醉,且深有感触。

    《》是前世美国女歌手惠特妮·休斯顿演唱的一首歌曲,歌曲由桃丽·芭顿填词、谱曲。曾作为电影《保镖》的主题曲。

    它是惠特妮·休斯顿在公告牌百强单曲榜上的第十支冠军单曲,在该榜共连续拿下连续14周排行榜冠军。

    歌曲获得第2届电影奖“最佳电影歌曲”大奖,第36届格莱美奖“年度最佳录制”和“最佳流行女声”两项大奖。

    “难度很高啊。”等新垣结衣唱完,喘着气,王依姗很惊讶。

    “对结衣来说有点高,对你这个靠唱歌吃饭的人来说,不是问题,还可以再升一个。”王子安说道。

    姚明月吓了一跳。

    新垣结衣的版本她就已经觉得自己唱不来了,再升一个,她肯定破音。

    王依姗眼中炽热,这样很有挑战,她喜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