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7章 要不是我家老师说不能乱扔垃圾,我早就把你们扔出去

作者:念笯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田园犬疯起来,那才是跟疯狗一样。

    这个世界,如果女人天生神力,比男人还能打。

    那在田园犬的带领下,还真没男人什么事了。

    王子安怎么怼回去?

    圈内外的人都在翘首等待。

    “来得好啊。”兰楠果对田园犬不感冒,但此时觉得那些女人还真是可爱。

    很快,王子安回复一些田园犬:“对,男人是条狗,谁有本事谁牵走……”

    特么的。

    一看第一句,一些男网友就郁闷了。

    什么男人是条狗,谁有本事谁牵走,这是帮我们男人说话吗?

    这是把我们也拖下水,一起骂了啊。

    我们不就是看戏看热闹的吗,飞来横祸。

    可他们又能怎样?

    田园犬的威名,那才是真的恐怖。

    女权们,一切得以她们为中心,她们能吃着动物肉,然后又可以为了一只小动物打死人。

    在她们眼里,动物的生命,比人的生命高贵、珍贵百倍千倍。

    不管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在她们眼里,都是垃圾一般的存在。

    大家再看下去。

    “你们就牵不走我,没那魅力。另外,告诉你们这些人一个事实,一个人发脾气的时候,其实是在向外界发出求助的信号,内心处于危机状态。”

    咦,炮王文明怼人了啊。

    “抱歉,别来找我,我帮不了你们。控制情绪、化解烦恼,只有正念强大的人才能做到,没有速成法,要靠平常一点一滴熏习、积累。现在是来不及了,但我觉得,千万别放弃治疗,还可以再抢救一下的。”

    噗~

    一些网友笑了。

    还能这么骂人有病啊。

    王子安果然是个有文化的流氓。

    可下一刻,大家觉得这个流氓有点赤果果了。

    “大晚上的,你们还这么活跃,是不是发现自从得了精神病,整个人就精神多了?要不是我家老师说不能乱扔垃圾,我早就把你们扔出去。”

    尼玛,又开始放毒了。

    这个王子安,骂人一如既往地狠。

    田园犬们急得只能骂生殖器,问候别人家人。

    王子安无动于衷,不悲不喜,话风忽变,像是一个老僧:“从现在开始,去学习,去修行吧,提升内心正念的力量。正好我有个表叔很会点化失去人生方向,内心充满怨恨的人。下面,让我们来听听我表叔的这首歌,可能对你们有所帮助。”

    微博后面还有一首歌。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呆了呆。

    表叔?

    怎么表妹完还有表叔?

    有能耐你再来个表哥或表弟啊。

    大家吐槽归吐槽,还是去点王子安微博发的那首歌了。

    反正大家都不怎么信他的话,说不定还是表妹的歌呢。

    这样就太好了。

    很多人还在一遍又一遍听伊凡卡的《老情歌》呢。

    兰楠果虽然讨厌王子安,但也不会跟好歌过不去。

    何况又不是听他的歌,给他付钱。

    于是,她跟成千上万的网友一样,点开歌曲。

    这一点,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圈内人,皆一脸恐惧。

    魔都。

    一个高档小区一套公寓内。

    平香流樱盘膝坐在沙发上,她个儿娇小玲珑,萝莉脸,但披肩长发,垂落到腰上,到沙发上,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子安君的变化有点大呀,我们快两年没见面了呢。”她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在滑动智能手机屏幕,看王子安在网上大杀四方。

    两年前,王子安前身回乡时,平香流樱去送的他。

    在王子安前身回老家去后,她又跑去对方老家一趟。

    但被王子安前身赶了回来。

    曾经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他,不想让一直崇拜自己,照顾他生活起居等各方面的女生看到自己的落魄样子。

    他性格懦弱,但骨子里很好面子,走投无路下,宁死也不肯向有些小钱的平香流樱开口。

    王子安觉得自己跟前身有很大不同,他虽然也要脸皮,但不会死要面子,更不会只顾自己的面子。

    假如是他走到前身那地步,为了栗可欣,他可以向命运,向面子妥协,寻求平香流樱的帮助。

    在前身的日记里,王子安看到一两个前身认为的真正的朋友,而且其中一个还肯为前身毫无保留付出。

    都说借钱是摧毁友谊的最好方法,但王子安发现,这个在平香流樱身上行不通。

    也可能是借的钱不够多。

    微博收入到账时,王子安在微信上试探过两个前身的“朋友”。

    平香流樱就是其中一个。

    他说他微博有收入,但一时无法到账,管这两个“朋友”借两万,微博收入到账后立刻还回去。

    平香流樱毫不犹豫地转账过来,还说不急还。

    另外一个“朋友”嘛,玩失踪整整三天。

    三天后才回复说最近没上微信,在赶通告。

    王子安说没事,依然管对方借钱。

    估计对方很郁闷,咋么还要借钱,不是说两天后资金就到位吗,我特意等第三天才现身的。

    最后对方当然没借钱,说自己手头也有点紧。

    王子安为前身觉得很不值。

    这个真正的“朋友”,是二线的艺人啊,又不是普通上班族。

    两万块钱都没有?

    平香流樱盘膝坐沙发上,努力弯腰拿茶几上果盘里的苹果。

    “噗通~”

    “当啷~”

    她摔到沙发下,但迅速爬起来,捂着后脑勺。

    半晌,她继续抓起果盘里的一颗苹果,皮也不削,张嘴就啃起来。

    而后,她跪坐沙发下,手机放沙发上,一边吃苹果一边继续看手机。

    忽地。

    她眼睛一亮。

    王子安推荐他表叔的歌?

    平香流樱毫不犹豫点开。

    开场震撼,有一种上马提枪般的风采。

    有点像男子演绎的征兆。

    女歌手不适合这种奏乐风格。

    真的是他表叔吗?

    平香流樱更感兴趣了。

    这一听下去,她能听出歌词的平真,却展现出不失做男人的霸气姿态,敢爱敢恨的大无畏。

    但这不是让平香流樱震惊的。

    听着听着,她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但哭得越凶,她咬苹果就越狠,一边哭一边吃。

    此时的兰楠果,也在听这首歌。

    歌词大气磅礴,豪情万丈,远非当今那些只会无病呻吟儿女情长的词人可比。

    这样的写词人,那才是真的有文化啊,有些歌词,跟诗似的。

    但这些,也不是让兰楠果震撼和恐惧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